楚先生,赌爱不成婚 苦艾酒 著
1.99万字 | 4013总点击
连载 签约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我曾天真的以为,哪怕是块石头也会有焐热的一天。
但现实这样的爱情只是一场注定败北的豪赌。

后来,我无论如何都要离开。
“楚奉尧,我甘拜下风,收回我所有的不自量力。”
他却不肯放手。
“不到最后,你怎么知道究竟谁会赢?”

多年后他告诉我,赌注,是我们的一生。
...

最新章节
第18章:偷听别人说话好玩吗
出了医院上车后,楚奉尧始终沉默着,我自然不会自找麻烦,老老实实坐在他身边。 车在路面上行驶了约莫半小时,我才发觉这根本不是回别墅的路。 我看着车窗外有些熟悉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总裁在上,女佣在下 猫咪不舍 | 完本

    无比奢侈豪华的五星级高级酒店,专属于总裁冷凌傲的VIP贵宾房间里。一张散发着欧式风格的豪华大床上,两具裸的身体,紧紧的纠缠在一起,激烈的来回翻滚着。时不时的,还会听到女人那愉悦的呻吟声,与男人那发泄的低吼声。

  • 幸孕暖婚:悍妻有毒 纳兰若华 | 完本

    初次相见,他成了她的猎物。 她认出了这个是G市商业界的罗刹,眼光精准的猎人,跺一跺脚就会让华南商界颤抖的商家掌权人。 本以为从此相见是路人,却是事与愿违。知道他被母亲逼婚,她似笑非笑的说:"你要娶,我要嫁,不如我们就凑一对。" "就凭你。"商祁华冷笑:"爷我图你个子够矮,飞机场够平?" "还是说我图你瑕疵必报,表里不一。" 她娇媚一笑,给了他一记心照不宣的眼神:"就凭我能征服别的女人所不能征服的。"

  • 鬼君甜宠:大人,请轻吻 风青青 | 连载中

    甄家幼女,自幼跟随奶奶一起长大。对鬼魅有所了解。大学学的殡葬专业,在殡仪馆实习,发生了一系列奇怪的事情。玄阴之体,被姬离尘看上逼迫为其生孩子。

  • 圈宠为牢:腹黑总裁请自重 公子荷华 | 完本

    七岁那年,鹿蔚白有了名义上的主人。 二十一岁后,她却困在摆脱主人追寻自由的路上,狠狠栽在顾锦衍的手里。 - 那夜买醉,醒来只有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后来,她名义上的主人回家,小鹿为自己的自由开始发愁。 “想知道如何讨好一个男人吗?” 那个陌生电话后的男音低声细语地引导。 “拿着你最好的资本,去讨好他,你不亏的。” 于是那夜,小鹿穿着一身妩媚长裙视死如归地来到顾锦衍面前。 “顾先生,我想要自由,你放过我吧。” 回应她的,却是顾锦衍讳莫如深的笑。 男人细慢轻佻地开口—— “听说你心里藏了不少男人,不知有没有我这个主人一点位置?”

  • 冷少强爱:萌妻,不服来战 落雨微凉 | 连载中

    某男凶巴巴的将她壁咚在门板上,一脸严肃的说,“你救了我,那我以身相许好了。” 羽念惊的心肝颤了颤,睁着一双惶恐的大眼睛摇头,“不、不用了。” 被人下了药,他及时出现,结果她把自己珍贵的初夜糊里糊涂的献给了他。 “你睡了我,你得对我的后半生负责。” “不...” 某男神色一凛,低头看似无聊的摆弄着手里那把削铁如泥的小刀,“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了不起?睡了别人就不想负责?” “...”羽念紧张的盯着他手里的那把小刀,低声下气的和他商量,“是我不对,我可以用钱来弥补...” “操!有钱了不起?”男人不悦的咒骂一声,他挥手将那把小刀插进她身侧的墙里,吓得她身体抖了下,眼皮直跳。 男人欺身靠近,“哥喜欢以牙还牙,你睡我一次,我就变本加厉的睡回来。”

  • 薄情总裁的神秘游戏 闾阎 | 完本

    她心甘情愿的嫁给一个并不爱她的男人,宁愿知道她在外边有别的女人。 他没碰她 她却怀孕了…… 这场婚姻游戏,还怎么进行下去? 她终于决定放手…… 他却暴怒的不肯离婚,怒斥:你休想我成全你们!

  • 甜心可口:颜少,轻点 花魔之泪 | 完本

    可恨继母将她卖给糟老头,她却被别的男人夺走了身体,无奈跟家里面断绝关系,继母却让她拿出二十万。没办法,她只能当上了他的情妇……

  • 爹地勾上门:单身妈咪哪里跑 花稚 | 连载中

    天将神蛋,防火防狼防歹徒?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颗蛋不仅会说话还喊她妈妈?自此,多变帅哥竟然对她温柔无比?冰冷学长竟然主动接近?层层迷雾背后,真相只有一个——她叉腰怒吼:“放开那颗蛋,冲我来!”

  • 一胎双宝:夫人哪里逃 | 连载中

    一朝被闺蜜谋害,身份被抢,孩子被夺,记忆全失,甚至自己的娃还认了闺蜜当妈。 再次归来,她成了孩子的伯母。 “安安是我的儿子,闹闹也是我的儿子!”顾墨琛像是盯上了猎物,纠缠不放。 韩西雅表示很头秃,自己这个小叔,自己有儿子,怎么总是虎视眈眈要抢自己儿子? 还未深想,却又见男人一-勾唇畔:“而你,是我儿子们的妈!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楚先生,赌爱不成婚 苦艾酒 | 连载中

    我曾天真的以为,哪怕是块石头也会有焐热的一天。 但现实这样的爱情只是一场注定败北的豪赌。 后来,我无论如何都要离开。 “楚奉尧,我甘拜下风,收回我所有的不自量力。” 他却不肯放手。 “不到最后,你怎么知道究竟谁会赢?” 多年后他告诉我,赌注,是我们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