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上司好凶猛 柒舞 著
80.54万字 | 66180总点击

跟相恋七年的男友一同走进婚礼殿堂的时候,甄百合才明白: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而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我跟你一起走上红地毯,你是新郎,我却是伴娘!
失恋不可怕,可怕的是,参加完前男友的婚礼却在陌生男人的房间醒来!
更可怕的是,还遇到一个热心肠泛滥又没心没肺的二货闺蜜,二到卯足劲把她拐到了自己老爹的身边。
她从不相信一见钟情,却渐渐在顶头上司霸道的爱情里沉沦。
她不愿给最好的闺蜜当后妈,却始终挣脱不了他的温柔陷阱。
她说:“我不会再相信承诺。”
他笑:“你只要相信我就行!”
是什么样的爱能让绝望的她怦然婚动?可却在全身心给予信任的时刻,再次坠入悬崖?

最新章节
第385章我愿意
过客? 留言? 怎么可能,那个主页,是我花了几千块钱在网上买的地址,全世界除了我和卖家知道有那个网站之外,没有人知道。而且,我也从来没发现过有人给我留言过,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一夜沉沦:总裁轻轻爱 甜瓜 | 完本

    闺蜜为抢走她的男人算计了她,害她醉酒失身! 两个月后,她查出有了身孕,机缘巧合下,又发现孩子的爸爸,竟是她的新任顶头上司,她闺蜜的哥哥……她一跃成为了渣男贱女的嫂子?

  • 神秘前妻:难驯服 月儿青涩 | 完本

    宋若初有一个霸道、帅气又贴心的老公,会在她难过安慰呵护她一整夜那种! 她做梦也没想到,一场自己本以为可以全身而退的婚姻里她却染上了一种毒,无药可解。 切菜切到手,他紧张的把自己的手指放到嘴里,眼神幽怨又怜惜。 走路崴到脚,他看着红肿的脚裸,为她轻轻点上药水。 但当一切浮出水面,她才发现婚姻里最大的失败者不是他,而是她! 一纸离婚协议书,她潇洒的签上字,对过往笑着含泪。

  • 婚不由己:老公是恶魔 苏沫 | 连载中

    被自己养大的母亲卖给了有钱人,她以为自己的一生就这样在取悦老男人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 不料这才是刚开始,结婚不久,她被查出身孕,然后被她的好老公给赶出了家门。 千辛万苦以为自己终于逃离魔爪的时候,他又找上了门。 “蔺大少,你是不是忘记了,我已经被你赶出家门了。” 司白鹭眼神晦暗不明,看着她的前夫蔺南炙。 “赶出家门?我要是早知道你床上功夫这么好,别说赶出家门,就是赶下床都不可能。”

  • 总裁蜜爱:贴身小助理 瑟瑟 | 完本

    从一送外卖的到大总裁的小助理,她只花了一中午的功夫。 别人烧香拜佛求被上的男人到了她眼里却成了各种嫌弃,“滚开。” 他邪魅冷笑,睡都睡了,想逃?门都没有

  • 久恨成婚:早安,顾先生 文刀木杉 | 完本

    他为复仇而来,她就眼睁睁的让他看着自己在逆境中如何挣扎生存,只等他看够了她的挣扎与绝望满意离开。没想到,还有一种复仇方法是在床上进行的。“顾秉谦,你不是恨我入骨吗?”“是,所以你要拿一辈子来偿还!”

  • 宠妻有度:总裁大人矜持点 妻奴 | 完本

    “给我滚!” 他心心念念赶她走,她明知无果,还是一如既往。 等到最后,她要走了,他却死皮赖脸地说什么白头。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那我就再混蛋给你看看……”

  • 婚途有你:首席特别爱 葫芦蛋蛋 | 连载中

    她是豪门养女,却一直都想逃离那个华丽的牢笼。原本以为养父母的亲生女儿找到了,自己也该自由了,谁知又被关进了另一个牢笼。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每天捆着她,绑着她,最后还爱上了她!

  • 狼性夫君请克制 七彩棒棒糖 | 连载中

    “不要……疼!”她身体后躲,满脸抗拒。 “乖,马上就好!”他疼惜的吻过她的脸颊,咔嚓,脱臼的手臂复原了。 他没醒悟时,她是人前光鲜亮丽,人后形单影只的陆家少奶奶;他醒悟后,白天他陪她作天作地,打脸虐渣,晚上她陪他努力造人……ps:老公体力太好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 盛世豪宠:靳总的小娇妻又翻墙了 唐炒栗子 | 连载中

    【霸道总裁强势爱+甜宠虐渣】城堡内一处卧室的大床上,纠缠着两具身体,空气里充满火热、暧昧的气息。 覆在女子上方的男人的眼神却格外的冰冷。 ‘嘶’?的一声,他无情的撕毁女子身上的最后一个屏障,低下头吻上女子。 “夏惜柔,记不记得你的身份?!你该知道反抗我的下场是什么!”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只有相思无尽处 柒舞 | 完本

    他是骁勇善战的御前大将军,她是倾国倾城的丞相嫡女。 年少相识,许下一生一世,曾以为可以共白首,新婚夜却成了她噩梦的开始……

  • 全世界只有你和我 柒舞 | 完本

    我以为我生来便是风尘女子,从来不知道我曾被最爱的人,毁了容貌,改了记忆,挖走了心……

  • 后来你好吗 柒舞 | 完本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害死我母亲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又把晴晴害成了这样!”景司墨把宋斯曼压在身下,双手在她身上肆意蹂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