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爹地放肆宠 柒舞 著
102.44万字 | 34840总点击

四年前,他亲手把她送进监狱,她以为他恨她入骨,出狱后却频频“偶遇”他。
她被经理为难,他从天而降,经理带着所有人向她低头哈腰道歉。
她被油腻男揩油,他从天而降,直接打的油腻男满地找牙。
她被绿茶婊羞辱,他从天而降,把整栋大厦过户到了她名下。
她忍无可忍,“姓池的,你这样多管闲事你老婆知道吗?”
他把结婚证拿到来,“这个就要问你自己了!”
她看着结婚证让俩人的名字,怒不可遏,“我明明是单身狗,什么时候已婚了?”
他把她强...

最新章节
第511章 大结局
看到恢复正常的数字,客服满意的走了。 没多久,沈竹韵就在服务生的搀扶下往客房部而来。 服务生边走边问,“沈小姐,需要给你准备醒酒汤吗?” 沈竹韵摇摇手,“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代孕迷情:总裁诱爱小娇妻 舞涩 | 连载中

    在豆蔻一样的年华里,她选择给陌生人做了代孕妈妈,一夜涟漪。 神秘男人把她抵在墙角,欺身而上“你在紧张?” “疼吗?” what?她只是答应做代孕,为什么还要负责回答这么多的问题?! 数月后,她才苦逼得知居然一炮三响?抱了三! 我策,大金主,你猛! 多年后,她抱着当年私自带走的两个天才萌宝归来,不为别的,她要把三宝凑到一块打麻将! 谁知落单的萌宝找来了,顺带还招来了当年神秘的恶魔,要把她跟三个萌宝都收了! 从此卧室两人么么哒,外面萌宝喳喳喳!!!

  • BOSS凶猛:总裁私宠小甜妻 阿文 | 连载中

    遇到体力充沛的凶猛BOSS,许念念欲哭无泪…… 那谁,能不能不要每天都在床上度过!

  • 假戏成婚:总裁的暴力千金 似雪无痕 | 完本

    刚开始凌夏以为他是个徒有虚表的衣冠禽兽,在一次狠狠地教训之后,她丢了工作。凌夏拉着旅行箱两眼有些迷茫地走着,过了许久,凌夏感觉到自己眼前的一抹光影,她抬起头,看见他那张可恶的脸,正想绕道走开。 “如果你不跟我合作,我会让你在S城找不到工作!”洛夜一口带着威胁的口气说着。 凌夏抿着嘴,嘴角边露出一抹讥笑,像是在听一个笑话,似乎又有些哭笑不得。 她恨不得找个机会狠狠地报复她,想到报复,她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她抬起头,“好,我答应你。”

  • 顾少的天价萌妻 安歌 | 完本

    季颜得知继母的妹妹即将嫁入豪门,她嫉妒,她眼红,她要替母亲报仇,所以,义不容辞地去勾搭名义上的”姨父“。

  • 左少宠妻太凶猛 冰茶 | 完本

    “喜欢开灯,还是关灯?”21岁那年,走投无路的她签下一纸生子协议, 于是,未经人事的她被蒙上眼睛送到他的床/上。事后多年,一场意外她被金主——左蔚,百般纠缠。每个海城女人的梦中,皆有一个成熟冷漠的左蔚。他拥有至高权势与取之不尽的财富,他发誓要给她想要的一切,除了婚姻…可她唯一想要的,不过是一生为一人。这一场穷途末路的爱,真的能够全身而退吗?

  • 一夜成婚:慕少难伺候 周萌萌 | 完本

    倒霉的简瑶总是碰上扎心的事情,被前男友劈腿,被后妈赶到阳台上睡觉,求职屡次碰壁…… 郁闷至极的她,去酒吧买醉,不料献上自己的贞操。 在一次争执中,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和慕林煜闪婚后,爱跟情仇由此展开。 究竟是虐恋情深还是天作之合? 他们一次又一次的错过,一次又一次地相遇,命运之手会将他们推向何方?

  • 婚途有你:首席特别爱 葫芦蛋蛋 | 连载中

    她是豪门养女,却一直都想逃离那个华丽的牢笼。原本以为养父母的亲生女儿找到了,自己也该自由了,谁知又被关进了另一个牢笼。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每天捆着她,绑着她,最后还爱上了她!

  • 宠妻入骨:亿万总裁轻轻吻 景小雅 | 连载中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某集团总裁却狠狠地抱住了她。景素素越是挣扎,章若昀就抱她越紧。 “叔叔,这样不行,你不要……” 章若昀邪魅一笑:“叔叔?我都不知道你还喜欢那种调调!”

  • 名门禁宠:总裁的失心小娇妻 必爱 | 完本

    贵族小天才重生为乡村少女童希,被渣父母卖去冲喜,- -夜荒唐 后被送出墨家遇到高冷总裁。 高冷总裁墨尘:“奶奶胡闹,我不需要女人冲喜。 后来墨尘摸着脸,嗯,真香,奶奶真有眼光。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全世界只有你和我 柒舞 | 完本

    我以为我生来便是风尘女子,从来不知道我曾被最爱的人,毁了容貌,改了记忆,挖走了心……

  • 后来你好吗 柒舞 | 完本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害死我母亲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又把晴晴害成了这样!”景司墨把宋斯曼压在身下,双手在她身上肆意蹂躏。

  • 我不在乎等多久 柒舞 | 完本

    睡梦里,安晚被一只冰冷的大手撕去了睡裤,压在身下狠狠索取。 钻心的疼痛让她蓦地睁开了眼睛,“正南?” 惊喜之余,她的心怦怦狂跳起来。 只是……他三个月前已经去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梦!一定又是做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