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爹地放肆宠 柒舞 著
102.44万字 | 26148总点击

四年前,他亲手把她送进监狱,她以为他恨她入骨,出狱后却频频“偶遇”他。
她被经理为难,他从天而降,经理带着所有人向她低头哈腰道歉。
她被油腻男揩油,他从天而降,直接打的油腻男满地找牙。
她被绿茶婊羞辱,他从天而降,把整栋大厦过户到了她名下。
她忍无可忍,“姓池的,你这样多管闲事你老婆知道吗?”
他把结婚证拿到来,“这个就要问你自己了!”
她看着结婚证让俩人的名字,怒不可遏,“我明明是单身狗,什么时候已婚了?”
他把她强...

最新章节
第511章 大结局
看到恢复正常的数字,客服满意的走了。 没多久,沈竹韵就在服务生的搀扶下往客房部而来。 服务生边走边问,“沈小姐,需要给你准备醒酒汤吗?” 沈竹韵摇摇手,“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追妻不晚:傅少的心尖宠 沧海明月 | 完本

    莫名其妙和傅大总裁有了婚约,顾骆琳只想逃得远远的,却被那个腹黑的男人设计得下不了床! 被有权有势的总裁老公追着开启宠妻模式,顾骆琳表示腰酸背痛……

  • 名门夜宴:少爷太无赖 肉馍馍 | 连载中

    浓情蜜意的男友,谈笑风生的闺蜜,物欲横流的富二代人生终究不能持续一生! 她被设计陷害,又被男友和闺蜜同时背叛出卖,更是家道中落宣布破产! 而那个给她带来救赎的,夜场少爷竟然是幕后黑手! 她既敢爱也敢恨,却不料他将她囚禁禁锢在身边,让她成为只属于他的宠物! 当拨开层层迷雾,当两人共赴生死,她已不再是,曾经那个单纯而毫无心机的小白莲…… 【五个玉环、披萨加一更,不设上限,并会在章节尾部标注赠送用户名称,只要敢捧场,我就敢爆更!!!】

  • 盛世婚宠:心尖宝贝,休想逃! 愤怒的莲藕 | 连载中

    撞破未婚夫与亲妹妹的私情,她选择了优雅转身,投入另一个更为优秀卓绝的男人怀里…… 未婚夫却厚颜无耻,不肯放手,与人联手陷害于她,而这个口口声声说她是他的心尖宝贝的男人,却不相信她,被伤的体无完肤的她,带着一身伤痕与仇恨,远走异国。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四年后,她脱胎换骨,华丽逆袭,所有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特别……是他!

  • 噬骨谋情:逾妻不候 断言 | 完本

    嫁人豪门,守着有实无名的婚姻,前夫出轨,暗中谋划将她送给别人,却便宜了前夫同父异母的兄长,这个是她惹不起的总裁,却霸道的给她带上幸福的结婚戒指。慕子兮娇媚,发颤道,“先生,快救救我。”李弘霖嘴角勾起邪笑,“别急,我来救你了。”李弘霖将她扔到床上,开启床咚模式。

  • 狂少霸爱,总裁的蛮横娇妻 果然 | 完本

    以你之名冠我之姓。洛依然少年时一个错误的决定,让他们之间多了许多隔阂。 他在外招蜂引蝶,她常驻酒吧舞厅引他注意。 她以激怒他为兴趣,以伤害自己为必要条件。 “洛依然,这辈子你都别想再爬上我的床。” 那是他对她说的最狠的一句话,却又在顷刻间被她破解。她了解他的一切,他亦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她。 “谭洛轩,瞧,没有你我依旧可以过得很好。” 她笑魇如花,对他微微一笑,却不知他内心煎熬伤痛。 他们成了豪门纷争下的牺牲品,却一直坚守着自己最初的那份爱情,究竟孰是孰非,早已是说不清道不明。

  • 团宠妈咪:我有六个糯米团子! 毛毛的麻麻 | 连载中

    一胎生了六个糯米团子,三个天才儿子三个萌萌女儿,夏星辰觉得自己有这六个小包子一生足矣,至于老公,不要也罢。 司夜寒:“你敢?!” 夏星辰缩了缩脑袋,委屈的低下头。 司夜寒还没有行动,六个糯米团子就齐齐挡在他们妈咪面前。 “有什么不敢?!” “你动一下妈咪试试?!” “去跪搓衣板!” …… 夏星辰抬起头愉快的哼起歌儿,抱着团子亲了又亲,被团子们宠的感觉可真妙啊!

  • 危情掠爱:傅少总想要复婚 洛清雪 | 连载中

  • 背你走过山川河流 川流 | 连载中

    沈棠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倒霉的事,就是遇见蒋纪年。 为了他,她亲手葬送了自己前半生。 当她从轮椅上站起来那一刻,美得多么惊人。 沈棠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蒋纪年。 她逃了,他又追。 “蒋纪年,我们断了!” “不,儿子不允许。” “……” “蒋纪年,我们真的断了。” “不,女儿也不允许。” “……” “蒋纪年!” “还想生个龙凤胎?” “……” 他有多傲娇,不堪一击好不好?

  • 影后 | 连载中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全世界只有你和我 柒舞 | 完本

    我以为我生来便是风尘女子,从来不知道我曾被最爱的人,毁了容貌,改了记忆,挖走了心……

  • 后来你好吗 柒舞 | 完本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害死我母亲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又把晴晴害成了这样!”景司墨把宋斯曼压在身下,双手在她身上肆意蹂躏。

  • 我不在乎等多久 柒舞 | 完本

    睡梦里,安晚被一只冰冷的大手撕去了睡裤,压在身下狠狠索取。 钻心的疼痛让她蓦地睁开了眼睛,“正南?” 惊喜之余,她的心怦怦狂跳起来。 只是……他三个月前已经去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梦!一定又是做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