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爹地放肆宠 柒舞 著
102.44万字 | 20870总点击

四年前,他亲手把她送进监狱,她以为他恨她入骨,出狱后却频频“偶遇”他。
她被经理为难,他从天而降,经理带着所有人向她低头哈腰道歉。
她被油腻男揩油,他从天而降,直接打的油腻男满地找牙。
她被绿茶婊羞辱,他从天而降,把整栋大厦过户到了她名下。
她忍无可忍,“姓池的,你这样多管闲事你老婆知道吗?”
他把结婚证拿到来,“这个就要问你自己了!”
她看着结婚证让俩人的名字,怒不可遏,“我明明是单身狗,什么时候已婚了?”
他把她强...

最新章节
第511章 大结局
看到恢复正常的数字,客服满意的走了。 没多久,沈竹韵就在服务生的搀扶下往客房部而来。 服务生边走边问,“沈小姐,需要给你准备醒酒汤吗?” 沈竹韵摇摇手,“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萌宝攻略:总裁爹地宠宠宠 小鳄鱼 | 完本

    他旧爱归来,墨宫洺将乔琳琅逼得净身出户。 五年后重逢,这个男人又将她抵入墙角。 “你这些年藏哪里了?” “没藏,在别的男人家里。” 气得墨宫洺强吻了她。 “你这些年有没有想我?” “没想,男人太多顾不上。” 气得墨宫洺强行将她掳回家。 “你爱不爱我?” “抱歉,先生,我们认识吗?” 气得墨宫洺要把她扔了,不要了! “爸比,你不能这么放弃,你要宠妈咪!” 两只小宝揪心出招。 乔琳琅:“藏好!谁让你们出来的!” 墨宫洺笑问:“既然不爱,这两个孩子怎么解释?”

  • 蜜宠小萌妻 琉璃盏 | 完本

    她十八岁时,走投无路,无奈之下,一纸协议她成为代孕妈妈。 谁知道她产下一对双胞胎……于是她偷偷的藏了一个…… 几年后,阴差阳错,她发现一个跟她儿子一模一样的男孩。 而男孩的父亲,竟然是富可敌国的滔天人物!

  • 教我怎么不爱你 柚子加糖 | 完本

    她和他的大婚之日,但婚礼上宾客琳琅他却没有出现。 只有在交换戒指的时候他才叫助理来拿戒指,她一下沦为全城笑柄。 被欺负,被嘲讽,她都默默地忍了下来。 只求他能看她一眼就好。 终于他的心被融化,保护欲被激发。 这段虐恋情深,究竟会以怎样的方式继续下去?

  •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二口太太 | 完本

    她是宁氏千金,盛世容貌,家境优渥,偏偏遇人不淑,在难产之时被至亲害死。 重生归来,她势要手刃仇人,将人渣抽筋剥皮、扔进阿鼻地狱! 然而,成为自闭症少女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还有一个老男人的未婚夫?什么,老男人是名动京都的神秘荣七爷? 荣西臣,B市最传奇的男人,出身世家却又白手起家,在商界呼风唤雨,然而在她面前却只会……翻云覆雨? —— “荣先生,外面的人都在说你老牛吃嫩草呢,你认吗?” 荣西臣淡淡的目光从小娇妻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脸上缓缓向下移,落在胸前那莹白上,勾唇浅笑:“嗯,确实很嫩。” 发觉他目光的宁汐瞬间炸毛,眼含薄怒冲上去啃住了他的喉咙…… 于是,第二天媒体传闻,荣七爷的小娇妻其实十分彪悍并且占有欲极强!

  • 总裁的独宠娇妻 婉木清华 | 连载中

    某个不近女色的总裁历爵竟然有了小孩,这让所有的人都大惊失色,他不是传说中的GAY吗?怎么突然间就有了小孩?

  • 步步逼婚:许你余生共情深 一曲静长歌 | 完本

    一别数年,宋暮语却卑微如蝼蚁的祈求着他。 陆臻寒:“宋暮语,你背叛了我们的爱情!” 宋暮语:“我没有,不信的话,你去做亲子鉴定!” 宋雨菲:“臻寒,别信她,她不知道跟哪个野男人生的孩子,我才是你的妻子!”

  • 夜夜不休:总裁独宠小娇妻 萧萧 | 连载中

    一场阴谋,她成了豪门弃妇,尊严被狠狠践踏的女人化身修罗恶鬼,势要让伤害她的人血债血偿! 可没想到,还没开始大干一场,就被某男给圈养了! 自从把她强抢回家之后,禁欲系总裁变了个人:“我媳妇是世上最可爱的!”“只要媳妇要的,上天入地我也得给她弄来!”

  • 双顾倾城 周北北 | 完本

    当高冷失忆女遇上腹黑贵公子,“我何止是不怀好意。我这叫,图谋不轨。” 在一次绑架中,顾明月亲眼目睹了身为缉毒刑警的父亲顾植被毒贩残忍杀害,原本娇俏明朗的少女一夜之间成长,变得高冷淡然。顾明月被看似清雅出尘,实则一肚子坏水儿的顾家大公子顾西楼救走后,为了探明父亲死亡真相,她假意失忆,与顾西楼合作,走上为父亲洗刷冤屈之路。

  • 捡到一个老婆 阿南 | 连载中

    捡到一个老婆是什么体验 谢邀,刚到农村,我老婆乖巧,听话,会生孩子,会做美食,会赚钱养家糊口,家中家财万贯。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全世界只有你和我 柒舞 | 完本

    我以为我生来便是风尘女子,从来不知道我曾被最爱的人,毁了容貌,改了记忆,挖走了心……

  • 后来你好吗 柒舞 | 完本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害死我母亲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又把晴晴害成了这样!”景司墨把宋斯曼压在身下,双手在她身上肆意蹂躏。

  • 我不在乎等多久 柒舞 | 完本

    睡梦里,安晚被一只冰冷的大手撕去了睡裤,压在身下狠狠索取。 钻心的疼痛让她蓦地睁开了眼睛,“正南?” 惊喜之余,她的心怦怦狂跳起来。 只是……他三个月前已经去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梦!一定又是做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