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协议:溺宠甜妻一拖二 西至西 著
81.38万字 | 32887总点击

为了给妈妈治病,闺蜜许安安给她找了一份当luo画模特的工作。
“可以开始了吗?”
“不开灯吗?”
“那你怎么……” 画?
第二日,当她沉浸在对丈夫的愧疚中时,却不知,已经落入了他的圈套。...
许安安以为这是爱情,他却转身拉出来一个白富美未婚妻。
他想亲手把她溺死在柔情里,让他满世界的去找。
画?
第二日,当她沉浸在对丈夫的愧疚中时,却不知,已经落入了他的圈套。

最新章节
第295章 不再放你走
沈凉好已经懵了,在看着秦晏北就这么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 她一直站在原处,直到东尼提醒的时候,才稍稍的回了一点神,看向了秦晏北。 此时的秦晏北看起来十分的虚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嗜血总裁,暖个床吧 秀儿香香 | 完本

    秦芯怀着乔辰深的孩子,却选择离婚,他们的婚姻到底遭遇了什么……

  • 军婚萌妻:上将,轻点宠 白十九 | 连载中

    少尉苏浅在完成A级任务时,不小心惹火了慕容上将,稀里糊涂成了上将的夫人。 “慕容上将,你不能这样做,好痛!”苏浅红肿着眼,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是很抗拒的。 “那你教教我,该怎么做,你才舒服?”慕容谦冷峻着脸,淡漠地望着她。 “我,我觉得不合适,你还是放过我吧。”她一脸清纯无害的样子。 “快点,坐上来,动起来!”他没有丝毫耐心。 “你的马连个马鞍都没有,怎么坐都不舒服!” 【这是一只披着绵羊皮的狼,和一只禁欲老虎,斗智斗勇的故事,全程爆笑宠甜。】

  • 危情总裁:猎心小甜妻 北潇潇 | 完本

    一夜之后,她丢了贞洁…… 她被强制卖进慕家,和死人成婚. 一次次的逃离中,她发现自己竟然爱上了这个囚禁她灵魂的人。 “你干什么?”慕云汐冷挑眉角。 娇羞的她用双手遮住身上的茱萸,泪水从眼角滑落。 慕云汐一把扯过纯白的浴巾,吻上那抹鲜艳。 “该看的都看了,还遮遮掩掩的干嘛?”

  • 契约萌妻:帝少的心尖宠 水银灯的惠 | 完本

    一纸契约,她的户口本上由未婚变为已婚。 夜里缠绵,她面对强势的求爱难以承欢,忍不住抓紧身下的床单:“......那个,后悔了,还来得及么......” 他:“闭嘴,专心造人!”

  • 秘密恋人:我的明星男友 花之心恋 | 完本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脱口秀舞台上,主持人八卦的询问他的私生活。 目光望向舞台下面此刻有点在发懵的助理,他笑着回答:“我喜欢我助理姜小儿这样的。” 被点到名字的姜小儿惊慌,开玩笑的解释:“他可能是想找个保姆。” “听说你跟文俊凯现在姐弟恋,目前正在交往中。” “这听起来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面对传言他们在交往的恋爱绯闻,两人总是默契敷衍。 姜小儿单独去妇幼医院检查被偷拍到,当天立马登上实时头条。 隔天,他从国外赶行程回来在机场大厅被娱乐记者包围,面对记者们的追问,他全程保持沉默,没有人发现,他嘴角带着微微上扬的笑意。

  • 偏执大佬他又凶又黏人 非黑即白 | 连载中

    病娇+偏执+腹黑+疯批+甜宠+1V1+双洁 刚出狱的沈音被好友扫地出门,找了个家政的工作。 夜里被男人叫去充当按摩小妹,她不解的问:“我的工作范围是哪些?” 男人:“伺候我不比打扫整个宅子轻松?还有更轻松的,想听吗?” 沈音:“不听!”

  • 总裁爹地天天求复合 爱吃桃子 | 完本

    夜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去世后,夜总就从良了。 他冷落白月光,认真带儿子,弥补自己犯下的滔天大错。 直到有一天,见到了为他治疗失眠的医生。 “夜总,虽然我长得跟你夫人有点像,但我真不是你夫人!” “你就是那之前抛弃妈咪的粑粑?扁他!” “你是粑粑?可妈咪说粑粑坟头草早就三尺高了啊!” “妈咪,你去法院起诉他!我不想跟老男人生活!” 当晚,夜总忍不住闯进医生的卧室,红着眼哭诉: “云菲菲!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好继承我的亿万家产!” “……咦?竟然被发现啦!”

  • 你要的不是我 笑语 | 完本

    我以为我生来便是风尘女子,从来不知道我曾被最爱的人,毁了容貌,改了记忆,挖走了心……

  • 傅爷,夫人又被求婚了 喵五 | 连载中

    靳月是被卖给傅卿的。 她知道他心底藏着白月光。 婚姻三年,她扮演着温良恭顺大方得体的傅太太,任凭他在外面酣歌醉舞朝朝暮暮,从不过问。 结婚他防,“别对我存不该有的妄想,我不爱你。” 离婚她守,“你是我不敢有的妄想,咱不合适。” 此后,云城突起传闻,靳月给傅卿下了降头,为她守身如玉,面子不要是非不分,是祸水。 靳月看着某人冷笑,“分明是我这红颜被你这祸水残害,他们瞎了吗?” 某人低笑,“乖,你的祸水要泛滥了,快拯救下苍生。”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亿万协议:溺宠甜妻一拖二 西至西 | 完本

    为了给妈妈治病,闺蜜许安安给她找了一份当luo画模特的工作。 “可以开始了吗?” “不开灯吗?” “那你怎么……” 画? 第二日,当她沉浸在对丈夫的愧疚中时,却不知,已经落入了他的圈套。... 许安安以为这是爱情,他却转身拉出来一个白富美未婚妻。 他想亲手把她溺死在柔情里,让他满世界的去找。 画? 第二日,当她沉浸在对丈夫的愧疚中时,却不知,已经落入了他的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