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药 关刀乔女 著
45.09万字 | 316252总点击

初识霍震霆,他是东城人所共知的恶魔枭首,传言中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十八岁委身于他,二十一岁和另一个男人走入婚姻,可他引诱我犯错,将我推入了那万劫不复的寒潭深渊………

千钧一发时,我用刀刺进他的心口,他浑身是血的笑着问我,“真心想让我死吗?”

我丢了那把刀,哭到不能自抑,“你不许死,我求你……”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 祖安狂徒 2020-04-28 18:35:08

    大大加油~~赛高ヾ(◍°∇°◍)ノ゙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婚前夺爱:总裁别惹我 夜三少 | 连载中

    她声名狼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可以为了成功周旋在各色男人之间! 他是商业霸王,商场之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那一夜疯狂,她与他的生命轨迹终于改变! “呵,怀了我的孩子又怎样!”冷哼一声,他竟然纵容情人将她推下了楼梯! 她出身名门,为了少年时的一次邂逅追逐他的脚步,攀上高峰之后却发现他就是那万丈深渊! 情人之争,夺子之战,最后,她死在了绝望之中。 再次归来,她定要他血债血偿!

  • 前任每天都在求复合 妖妖灵 | 连载中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手是你要分的,轨是你要出的,就别怪自己找虐!” 慕少天怎么会想到,一直百依百顺的二十四孝女友,居然有三个大佬哥哥。 “媳妇儿!你回来吧!” “回来?可以!先把你手里的股份都丢了!”

  • 心尖宝贝:男神老公玩心跳 桃花姬 | 完本

    他是世界第一财阀,冷酷嗜血,绝情残忍,却偏偏长了一张人神共愤的脸! 池冉一生最后悔的事就是招惹了这么一个恶魔。 后来—— 池冉一刀割破了他脖子的大动脉,众人惊慌,他却紧张的说:“她的手破了,快救她!” 池冉和众人:“……” 小伤口和脖子上的大动脉比起来,要救的人应该是他吧。 再后来—— 池冉流掉了属于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池冉想他这次一定会怒不可遏,结果…… “医生,我女人要是有什么事,我炸了这医院!” 池冉:“???” 仇阎默难道不该杀了她吗,她流掉的是他的孩子! 仇阎默:“你现在给我养好身子,以后我一定让你给我生一支足球队!” 池冉哀嚎,到底是谁说他冷酷无情的,她必须和他聊聊人生!

  • 总裁一往情深! 大浪淘沙 | 完本

    18岁的俞惜并非骁家人。不,准确来说,她算是半个骁家人。因为,她是骁家收的童养媳。

  • 重生后大小姐疯狂打脸 | 完本

    【甜宠+虐渣+女主超A+爽文】 娱乐圈顶流巨星顾南风遭人暗杀,惨死家中,哥哥也因此入狱。 再睁眼,她成了豪门不受宠大小姐,未婚夫出轨妹妹不说,还骗她得了绝症?! 这还能忍?她手撕绿茶,套路渣男,原本以为重生后的生活将会一路虐渣虐到手软。 结果,一不心又惹上了前世那个有仇的男人,被拐去当了豪门夫人。 混蛋!她虐渣虐得正过瘾,他来凑什么热闹? 某男微笑:“你负责虐,我负责宠。” 男主腹黑强大追妻不要脸,女主冷酷强大霸气狂拽,互宠互怼甜爽文。 男女主身心干净,1V1。

  • 爱在一刹那,痛却是一生 大炎 | 完本

    她为了他,甘愿入狱。 带着绝望,带着祝福,带着他的孩子…… 五年牢狱生活,洗去她的所有骄傲。 她以为,有了自由便会有真相的一天。 殊不知,她刚出狱,就再次给他代入地狱……

  • 她来自地狱 茶茶 | 连载中

    林晚青用三年都没能捂热顾霆琛的心,撞破那些不堪后,她毅然选择放手。 递上一纸离婚书:“既然不爱,就离婚吧。” 没想到离婚后肚子里多了块肉。 前夫撞见她产检后,直接长腿一跨,把人堵在洗手间。 “谁的?” “放心,肯定不是顾先生你的。”林晚青淡淡一笑。

  • 大叔撩宠上天 大浪淘沙 | 连载中

    【偏执疯批霸总大叔+倔强绝美小白兔+甜宠+腹黑+宠妻双洁1v1】 他是权势滔天的骁家掌权者,眼里却只有这个娇嫩的小东西。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飞了。 可辛苦守护这么多年,小东西竟然一门心思想爬墙!还给他招来那么多烂桃花! 霸道大叔生气了,直接将小东西拎回家,霸道宣誓主权:你要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

  • 五年后,五姐弟炸翻大佬集团 简小凝 | 连载中

    都说虎毒不食子,但她父亲逼着她,代替继妹把第一夜献出去! 豪门水深,只要干净女孩。 于是她成了牺牲品。 五年后,简凝带着小奶包重新归来。 这次她不再是一个人。 虐渣复仇,锋芒尽露。 可没想到,她猝不及防的撞见了,五年前的那个......男人。 霍言琛微微眯眼,沉声问道:“这孩子是我的?” 简凝:“......” 小奶包:“妈咪,这个就是我们传说中坟头已经长草的爹地?”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良药 关刀乔女 | 连载中

    初识霍震霆,他是东城人所共知的恶魔枭首,传言中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十八岁委身于他,二十一岁和另一个男人走入婚姻,可他引诱我犯错,将我推入了那万劫不复的寒潭深渊……… 千钧一发时,我用刀刺进他的心口,他浑身是血的笑着问我,“真心想让我死吗?” 我丢了那把刀,哭到不能自抑,“你不许死,我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