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药 关刀乔女 著
45.09万字 | 327459总点击

初识霍震霆,他是东城人所共知的恶魔枭首,传言中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十八岁委身于他,二十一岁和另一个男人走入婚姻,可他引诱我犯错,将我推入了那万劫不复的寒潭深渊………

千钧一发时,我用刀刺进他的心口,他浑身是血的笑着问我,“真心想让我死吗?”

我丢了那把刀,哭到不能自抑,“你不许死,我求你……”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 祖安狂徒 2020-04-28 18:35:08

    大大加油~~赛高ヾ(◍°∇°◍)ノ゙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首席爹地饶了我 贺允 | 完本

    她才十七岁,本来是件高兴的事情,因为可以得到钱,可她却忍着难以启齿的羞辱成了一名代孕妈妈,世事无常,当她遇到自己真命天子的那刻,她眯着眼:“这位先生,你好眼熟?”

  • 婚心荡漾:小妻你好甜 我爱卡卡 | 完本

    她的婚礼上,“死”了五年的未婚夫突然出现,上演了一幕抢婚的戏码。她在他身下缱绻辗转,由少女变成女人,享受着他的疼爱,沉沦于他的宠溺。然而,当她看到和他一模一样的男子时,彻底傻住!到底,谁才是她曾经爱的那个男人?

  • 步步惊婚:娇妻请上位 胖头鲶 | 连载中

    “如果我是禽兽,你是被禽兽上的,那你又是什么?”顾亦珩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禽兽不如吗?” “你……”靳墨讥笑一声,“顾总还真的是好精力,我累了,我想睡了。” “上次去医院做检查,你排卵期就在这几天,所以,这几天你都别再沾酒了,尽快怀孕,给我生个儿子。”顾亦珩想到了今天顾天涯说的话,“我们再来一回。” 泥媒的…… 靳墨在心里吐槽一句,“不是……唔……” 剩下的话,都被顾亦珩堵在了吻里。 她想要问的是,是谁跟他说,排卵期多做几次可能性就大的,她还记得以前好像是在电脑上面看到,说是为了确保精、子的质量都不能这么频繁的进行房事,可是,他现在可不止是频繁了,他现在都差不多算是晚上几乎都躺在床上做这一档子事了。

  • 得你是我幸 雨后晴空 | 连载中

    我问沈元杰,他爱过我没有,他低沉地抽烟莫不作语。 我一个离婚的女人还奢求什么爱,可心不由自己,我爱他。 他从来不说爱我,却包容我所有的缺点,帮我摆平一切事情。 他用行动温暖我的心,我陷的越深,越没有安全感,他给我足够的安全感。 可他终究没有说过爱我,沈元杰你知道吗?为了爱你我已经迷失了自己,想要成为你喜欢的样子。

  • 恶魔总裁宠上天 唐幺幺 | 完本

    所有人都知道,唐大总裁对她的宠爱,简直到了骨子里。六年前就不惜使用卑劣的手段把她霸占,六年后,更是纠纠纠缠缠缠,没完没了。“小妻,别闹了。再闹下去,受累的可就是你喽。”呜呜,你们都被骗了!他这哪里是宠她,明明就是让她生不如死啊啊啊啊!

  • 亿万星辰不及你 啾咪 | 完本

    为了病重的母亲,必须要为最爱的人代孕。“保孩子。”她爱了他六年,到最后还是比不过他的门当户对。

  • 久恨成婚:早安,顾先生 文刀木杉 | 完本

    他为复仇而来,她就眼睁睁的让他看着自己在逆境中如何挣扎生存,只等他看够了她的挣扎与绝望满意离开。没想到,还有一种复仇方法是在床上进行的。“顾秉谦,你不是恨我入骨吗?”“是,所以你要拿一辈子来偿还!”

  • 冷少的任性娇妻 元宝 | 连载中

    他是威震四方的白氏集团领袖,更是千万女人爱慕的对象。然而,她却不屑一顾。他宠她,她公司有危机,他帮,她前男友死了,他让她去散心,但她带回来的新男友是几个意思,是怪他太宠她了吗?“靳浅浅,你可真有本事,敢给我来这么一出,看我怎么惩罚你。”他深邃着眸凝视她,说完便欺身而上。两年后,她在店里忙做糕点,却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道拽入怀里,接着便是绵延不断的吻,此时一个小娃拿着铲子敲打着他,凶恶的说道:“坏蛋,放开我妈咪。”

  • 大佬追妻:夫人她又甜又渣 繁花 | 完本

    【总裁豪门+一见钟情+破镜重圆】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是蓄谋已久。 安凝第一次见到穆司夜时,他扬着一张桀骜难驯的脸,在人群中闪闪发光; 第二次,穆司夜带她去了见自己的母亲,说了很多自己过去的事; 第三次,穆司夜请求父亲收留安凝,给了她一个遮风挡雨的家…… 安凝就这样步步沦陷。 当她情根深种,穆司夜却露出了嘲弄的表情,他说,“安凝,这都是你欠我的,你就应该用一辈子来偿还我!” 这几年,他步步为营,发誓自己只想让安凝赎罪。 但没想到,他用爱情诱捕了安凝,最后被套牢的是自己。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良药 关刀乔女 | 连载中

    初识霍震霆,他是东城人所共知的恶魔枭首,传言中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十八岁委身于他,二十一岁和另一个男人走入婚姻,可他引诱我犯错,将我推入了那万劫不复的寒潭深渊……… 千钧一发时,我用刀刺进他的心口,他浑身是血的笑着问我,“真心想让我死吗?” 我丢了那把刀,哭到不能自抑,“你不许死,我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