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药 关刀乔女 著
45.09万字 | 333927总点击

初识霍震霆,他是东城人所共知的恶魔枭首,传言中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十八岁委身于他,二十一岁和另一个男人走入婚姻,可他引诱我犯错,将我推入了那万劫不复的寒潭深渊………

千钧一发时,我用刀刺进他的心口,他浑身是血的笑着问我,“真心想让我死吗?”

我丢了那把刀,哭到不能自抑,“你不许死,我求你……”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 祖安狂徒 2020-04-28 18:35:08

    大大加油~~赛高ヾ(◍°∇°◍)ノ゙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契约老公,宠妻无度 峰峰阳 | 完本

    走投无路,被妈咪卖掉了初夜,她被蒙上双眼送到了他的面前,从始至终都不知道他的样子,而他爱她上瘾,她却浑然不知,终于有一天她要结婚嫁给他的兄弟,她才知道她的未婚夫:“一年前为我出生入死的那个人不是你!为我挡枪防弹的那个人不是你!可是为什么,你偏偏要洗掉我那些记忆?偏偏要拆散我和他,难道就只是为了要得到我么!”

  • 总裁的私有宝贝 暮山紫 | 完本

    人人都知道,黎北辰有个未婚妻,青梅竹马,宠溺至极。 只要她想做的,他都惯着; 只要她想要的,他都会给。 他宠她、护她、助她……只在所有人看得见的地方

  • 穆少独宠闪婚妻 锦瑟 | 连载中

    世人皆知,陆家二小姐是出了名的女魔头。 传闻她欺男霸女、为非作歹,甚至在自家继姐的订婚典礼上,抢走了人家的未婚夫? 捡了个碰瓷的男人,睡了一夜后,陆西染潇洒走人。 她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嫁给全京城最权贵的男人。 而那个男人,就是自己的车震对象?

  • 婚迷心窍,不良总裁 猜心 | 连载中

    宁城有两样人人艳羡的东西,席北琛的权,唐琼宓的宠,最好的金童玉女。 所以宋茉歌拒绝了席北琛提出的结婚邀请,“席先生,我想要嫁给爱情,而不是嫁给金钱。” 男人道,“你的爱情我买了,你想要的话我也可以给你,但可能不多,宋茉歌你可以这样想,嫁给我,我就是你手上最好的一张王牌。” 她把他当王牌护身,而他把她当工具利用,他步步为营处心积虑运筹帷幄,想要得到的也不过是她的一颗心脏…… 后来传言宋茉歌疯了,被关进精神病院,席北琛一步也没有涉足过那里,却将整个城市种满了茉莉花。 两年后,他看着女人手里抱着的小女孩,咀嚼着她的名字,“心心?茉歌,你心心念念的人是我么?” 她伸出纤纤细手描述出他英俊的轮廓,淡淡地笑了,“席北琛,你跟那些害死我妈的人没差别,只不过你戴了一个深爱我的面具而已。” 宋茉歌的孩子不是他的,席北琛仍是视若珍宝。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是你,

  • 一顾情深:遇上腹黑上司 曲清歌 | 完本

    为替亲人报仇,她不惜冒名顶替另外一个与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女子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 谁知,男神师兄天降而来,成为她的顶头上司…… 爱情骤然降临,她被攻陷身心后才知道昔日男神在床上竟是衣冠禽兽.更可怕的是他给的爱情原来竟是灭顶之灾......

  • 鬼夫缠人:我有第三只眼 浅塘 | 完本

    她,不是人,亦不是鬼。 他,幽冥界之主,却倾其所有护她百年周全。 明明活着,身上却长出尸斑。 明明只是一场春梦,却让她怀有身孕。看到的和看不到的,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相? 一切的不正常,皆在她身上发生。汽车堆满尸体,灵山脚下的诡异…… 身边的人处心积虑处处为难,她几次逃过生死劫难,却依旧身处谜团。最信任的人,是人?是鬼?还是怪物? 朋友?亦真亦假,她永远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跟自己说话的这个救命恩人,到底是何时是人,何时是鬼。 迷茫中她究竟该相信谁?唯有那个模糊的身影,指引着她…… 而她的身份始终是个谜团,生下的孩子非人非鬼,排除在六界之外,可她终将面对自己的命运,勇往直前……

  • 总裁大人心尖宠 镜面面 | 完本

    防火防盗防闺蜜,那一晚她捉奸未婚夫和闺蜜偷情。 为了报复,她上了他的床。那一夜,她不知身上的男人是谁,她迷失了方向。 公司倒闭,父亲病重。她向他拨打了求救电话。 “做我太太,解决你的所有难题。” 他唇角莞尔。 一纸契约,她成为他的女人,当他将她宠上云端,她却发现他不为人知的秘密……。

  • 桃运神医 刘村小王 | 连载中

    傻柱的俏媳妇儿吴茜在湖里洗澡被毒蛇咬了腰,作为村里唯一的医生我不能见死不救,时间很紧迫,可我没带工具啊......

  • 豪宅心慌慌 姜茶茶 | 连载中

    我和年轻帅气的富豪闪婚了。 住进婚房的第一天,我在阁楼发现了丈夫的前妻。 她被关在衣柜里,苦苦哀求我赶紧跑。 二十天后,我看着被关进柜子里的丈夫。 “侨云,到底谁才是猎物呢?”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良药 关刀乔女 | 连载中

    初识霍震霆,他是东城人所共知的恶魔枭首,传言中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十八岁委身于他,二十一岁和另一个男人走入婚姻,可他引诱我犯错,将我推入了那万劫不复的寒潭深渊……… 千钧一发时,我用刀刺进他的心口,他浑身是血的笑着问我,“真心想让我死吗?” 我丢了那把刀,哭到不能自抑,“你不许死,我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