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药 关刀乔女 著
45.09万字 | 272977总点击

初识霍震霆,他是东城人所共知的恶魔枭首,传言中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十八岁委身于他,二十一岁和另一个男人走入婚姻,可他引诱我犯错,将我推入了那万劫不复的寒潭深渊………

千钧一发时,我用刀刺进他的心口,他浑身是血的笑着问我,“真心想让我死吗?”

我丢了那把刀,哭到不能自抑,“你不许死,我求你……”
...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 祖安狂徒 2020-04-28 18:35:08

    大大加油~~赛高ヾ(◍°∇°◍)ノ゙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豪门隐婚:叶少,你老婆又跑了 酥酥核桃 | 完本

    魏晴语,曾经的高考状元,天之骄女,如今被人踩在脚底肆意踩踏。 一纸婚约,她居然成了叶太太。那可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位置,可她偏生觉得娶她的男人估计脑门被夹了不止一次。 五年的监狱生活,杀人犯标签如同烙印一般贴在她脸上,无数白眼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世人都知叶总帅气多金,只手便可搅动风云,娶她一个贫穷杀人犯少女? 是他傻? 还是她太天真,真的会去相信这样一场盛世婚姻? 当真相揭开时,枕边人已非枕边人!

  • 嗜血总裁,暖个床吧 秀儿香香 | 完本

    秦芯怀着乔辰深的孩子,却选择离婚,他们的婚姻到底遭遇了什么……

  • 军宠,我的农村娇妻 忧离 | 连载中

    某天于百诺心血来潮下厨,当天,整个别墅的女佣拉肚子堵在厕所。得知消息的白梓析宠溺笑笑:“吃了的,这周带薪休假两天。” 于百诺拿白宇最喜欢的雨前龙井浇花,白宇心疼的一天吃不下饭,知道后白梓析豪掷千金买下一片茶庄。 “喜欢什么茶种什么茶。” “浪费是不对的。”一本正经的说完,于百诺继续用雨前龙井浇花。 纵容的帮于百诺浇花,白梓析问,“媳妇儿,说好送我的玫瑰花什么时候给我?” “喏,它现在还在长,整个院子的玫瑰花,都是我送你的。”低头认真侍弄花,于百诺露齿一笑,醉人的酒窝盛满爱恋。

  • 绯闻总裁的蜜妻主播 咖喱鱼蛋 | 完本

    她,原是蜜罐子里长大的娇娇女,突然有一天醒来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他,原是挣扎在街巷里的骄傲少年,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其实是个私生子。 为了生存,她不得不抛头露面,接受一轮又一轮的考验。 为了复仇,他忍辱负重接管了生父的企业。 颠倒的人生,不一样的心绪,她能否查清家人离世的真相,他能否放下仇恨,他和她又会有怎样的交集?

  • 一吻成瘾:腹黑老公超给力 潇潇一 | 完本

    南城江家二爷,人前风流成性,人后隐疾伪GAY,凶名在外,残暴不仁。 却没想到,没人敢惹的二世祖在自己大婚前一晚竟栽在一疯女人手里。差点被一刀切了。最要命的是,这动手的人还是自己即将过门的小妻子? 苏家私生千金,人前端庄优雅,替姐代嫁,人后怕死怂包,迷糊犯蠢。 生平第一次想做点出格的事情,给未来残暴老公带点绿帽,却不料这绿帽带到正主身上,得罪了阴险腹黑未婚夫。 婚后。 江行云冷笑:“听说你跟我结婚前很想找人绿我?没绿的成是不是挺遗憾?” 苏七夕挣扎:“我说遗憾得很,你信吗?!”

  • 嗜血总裁的契约新娘 碰瓷而 | 完本

    传说,他每到月圆之夜会变得嗜血可怕!传说,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在她家破人亡之际,他收留了她。当她像只待宰的羔羊,被人推进那间黑暗的屋子时,才发现,那个神秘的老头,这个传说中的残暴不仁的他竟是如此的年轻英俊! 成年之时,她当做祭品献给他,玻璃碎片深深刺进她的皮肉,锥心刺骨,那晚,她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 腹黑助攻:亿万爹地有点坏 豆沙 | 完本

    谁能告诉她,刚从国外回来她的宝宝就抓着一个陌生男人喊爸爸是什么情况?谁又能告诉她,她以为是诱拐犯的男人竟然是她的上司?更更可怕的是,这个男人竟然利用职权要和她同居?!天呐,不行,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没想到,男人一把将她壁咚,深情望着她:“苏霓薇,就算你躲在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找出来,一如四年前……”

  • 家有娇妻:总裁深深爱 花魔之泪 | 连载中

    可恨继母将她卖给糟老头,她却被别的男人夺走了身体,无奈跟家里面断绝关系,继母却让她拿出二十万。没办法,她只能当上了他的情妇……

  • 搞定总裁大人 舒漠 | 连载中

    初见时,他是市中有钱有权的钻石级别单身汉,他对她展开猛烈攻势,她渐渐沦陷,只为他那一句:“这一生,你将是我心中挚爱。”她答应与他成婚。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良药 关刀乔女 | 连载中

    初识霍震霆,他是东城人所共知的恶魔枭首,传言中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十八岁委身于他,二十一岁和另一个男人走入婚姻,可他引诱我犯错,将我推入了那万劫不复的寒潭深渊……… 千钧一发时,我用刀刺进他的心口,他浑身是血的笑着问我,“真心想让我死吗?” 我丢了那把刀,哭到不能自抑,“你不许死,我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