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你又又又犯规了 桥暖暖 著
19.04万字 | 261353总点击

为了报仇,苏欢掩盖身份,以低廉的方式嫁给了厉家的大少爷厉森炎。
这丈夫传闻人弱眼瞎,就是一个不能人道的病秧子。
可苏欢前脚刚踏进这豪门深渊,就见识了这男人的阴狠手段,打得苏欢措手不及。
人弱?
厉大少挥一挥手,半边京城都得黑。
眼瞎?
行走自如,感官敏锐,白天夜里去哪都不成问题。
不能人道?
苏欢虚脱的想,一夜八次是不能人道吗?

...

最新章节
第94章大结局
厉老爷子的六十大寿很快就到了,所以厉家自然是风风光光的给厉老爷子举办一场生日会的,但是让厉老爷子和柳林发愁的是厉薄川还是不肯回来。 知道厉薄川脾气特别倔强的,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绯色公主 猫宁 | 连载中

    被做人情妇的小姑养大的我,觉得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生活。   可从某一天起我发现,生活只有更糟,没有最糟。      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更不知道在自己的身上会发生什么。      其实,就算被迫在风月场所讨生活,也可以活出自己的尊严。   只要你还可以爱别人,只要有人还愿意爱你。      我叫林幼音,是个漂亮的陪酒公主。   用难听一点的话说,我是旁人眼中下贱的陪酒小姐。      而这,是属于我的故事……

  • 隐婚新娘,薄先生宠妻成瘾 梨墨 | 完本

    被认识多年的大众男神求婚,顾安安表示选择狗带。 一场盛世婚礼震惊了全城,人们才知道,原来铁血无情的薄总也可以化为绕指柔。 顾安安从未想过有天可以把薄靳安占为己有,她一直偷偷藏着自己的喜欢,甚至从未告诉他她为他失去过什么。 直到有一天薄靳安任由妻子被急驶的车子撞倒,血流成河,顾安安—— 从此消失。 * 当她华丽转身冷艳公关,谈笑自若于男人之间游走。 她媚笑着诱惑他,他将她扯进男厕内,薄如蝶翼的吻落在唇边,声音沙哑而又性感,低沉的在她耳边鼓动着情欲:“似乎,夫人对我的误会很深。”

  • 一夜索情:总裁请轻点 温水情 | 完本

    十七岁,她被亲生母亲逼着在夜总会接客,是他解救她出水火之中,他大手一挥不计回报地给了她一张支票让她自力更生。 二十二岁,哈佛毕业的她被通知商业联姻,嫁给了他。 她只知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一路隐忍,默默地做着自己认为该做的事! 只是当缘分已尽,该还的都已还完时,她带着一颗破碎、疲惫不堪的心想要放手时,他才发现,原来她才是隐藏最深的那个人!

  • 契约爱情:总裁小娇妻 顾十八 | 完本

    顾哲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被个女人给侵犯了。 她霸道的压在他的身上,只有握住他手腕的手微微颤抖,显示她的心虚。

  • 霸道总裁的亿万甜妻 豆沙 | 连载中

    谁能告诉她,刚从国外回来她的宝宝就抓着一个陌生男人喊爸爸是什么情况?谁又能告诉她,她以为是诱拐犯的男人竟然是她的上司?更更可怕的是,这个男人竟然利用职权要和她同居?!天呐,不行,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没想到,男人一把将她壁咚,深情望着她:“苏霓薇,就算你躲在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找出来,一如四年前……”

  • 萌宝攻略:妈咪在上,爹地在下 一条咸鱼 | 完本

    席睿渊完美诠释了什么叫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小包子公然售卖母亲。 某男人一个变形金刚塞过去。 小包子将钥匙递过上,“我已经给妈咪下了药,她正在房间睡觉。

  • 慕小小的婚姻蜜饯 笑倾城 | 完本

    后妈为了拿到财产,竟然联合白莲花一起害她!整整五年,她为了活下去,什么苦都吃!5年后,她带着报仇信念她成为了京都身价千亿的沈宝后妈! 这一次她要拿回本属于自己的一切!

  • 我想和前夫一较高下 星梦清河 | 连载中

    夏言死了,她被判定为凶手,顾辞深亲手将她送进监狱。 几年囚牢,顾辞深吩咐好好关照池雪,毁了她右手,做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他明知道她是设计师,是画师,右手于她而言大于生命,今天他竟然要毁了她两条命,右手和孩子。 出事前,池雪说:我不是凶手。顾辞深冷笑。 出事后,池雪说:我是凶手,我认罪。 顾辞深愤怒的大吼: 池雪你究竟哪句话是真的? 池雪苦笑:真的,我是凶手,我该死。 池雪消失了,顾辞深疯狂的翻遍整个世界。 顾辞深说:池雪,回来吧,我有罪。 池雪哭了,一切都太晚了。

  • 村姑她贼会打脸 稳十足 | 连载中

    重生回到前世被拐卖后逃走的那一天。 李小薇觉得仇该报报,但不能像泼妇那样吵闹。 能动手咱尽可能不吵吵。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1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厉少,你又又又犯规了 桥暖暖 | 完本

    为了报仇,苏欢掩盖身份,以低廉的方式嫁给了厉家的大少爷厉森炎。 这丈夫传闻人弱眼瞎,就是一个不能人道的病秧子。 可苏欢前脚刚踏进这豪门深渊,就见识了这男人的阴狠手段,打得苏欢措手不及。 人弱? 厉大少挥一挥手,半边京城都得黑。 眼瞎? 行走自如,感官敏锐,白天夜里去哪都不成问题。 不能人道? 苏欢虚脱的想,一夜八次是不能人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