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又又又追我 小时 著
8.44万字 | 137970总点击
连载 签约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一朝破产,傅离从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变成身负重债的仆人,父亲欠债逃跑,而她的债主居然是她偷偷喜欢的小叔叔,在小叔叔手下讨生活不太容易,还要千防万防他身边的女人,偷偷爬床居然没有任何反应,生活不易,离离叹气。
“小叔叔”傅离笑得狡猾,像只小狐狸“睡在都是我的气味的房间里,会梦到我的哦。”
当仆人通知傅大小姐两天破坏了他大半个宅子时,他放下手中的文件,脑仁直疼。

最新章节
第29章争吵
第二十八章   一路匆匆忙忙地从老板家这里面离开之后,可以直接来到了乔宇恒这里,他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他正在提前要去整理整理。   “你怎么突然之间来了?”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驯服亿万殿下 凌波微步 | 连载中

      英国、伦敦、机场。   冰桐提着简便的行李,潇洒的从飞机上下来。   深吸了口伦敦的空气,自信的脸蛋上扬出一抹舒心的笑来,她张开双臂高呼了一声,“自由,我来了!”   在被父亲关了18个年头后,她终于飞出了那片天!   拿着行李,如释重负的走出机场大厅,却不料没走几步就被五个黑衣人上来团团围住。   黑衣人外,立着一名俊朗的男子,他就站在那静静的注视着她。

  • 豪门孽缘:总裁误爱心尖妻 喷火龙 | 完本

    “一周时间,成为我哥的女人!”裴氏别墅,他大力握着她的下巴,霸道宣布。 她怒极反笑:“姓裴的,你就那么想叫我嫂子吗?” “那不如你现在先叫一声听听?” 后她被纨绔逼婚,走投无路签下协议,作为他的大嫂培养对象。培训期间她处处与他作对,他从没见过这种女人,被她惹得气怒至极、却又对她的个性又爱又恨,被深深吸引。 一日,他将她抵在墙上,火花迸射、情难自禁之际—— “裴洛爵,你可别忘了,是你让我嫁给你大哥的。”她推开他,笑的妖娆、灿烂,又带着几分讽刺和怨恨:“培训马上结束,我很快就成你大嫂了。” 他捏着她的下巴,深深吻下去:“现在,我后悔了!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

  • 攻妻不备:首席大人已躺好 红桃圈 | 完本

    一场莫名的阴谋,她成了一个没身份、没名字的‘活死人’,犹如孤魂野鬼游走在人间,本打算就这么游荡着了却此生,却不想竟碰上了这个导致了这一切的男人,一个让她追杀了两年的大魔王......她的血液里始终都是忠诚与信仰,当她举枪对着他的时候,他说:“陆余笙,下辈子,我先放手。” 这沉重的爱,徘徊在信仰与黑暗之间,还没等到认清自己的心,一切就已成了定局。 “唐瑾年,如果有来生,我想与你重新认识一次,把我欠你的都还给你。 ”

  • 一宠成瘾:腹黑总裁太生猛 徐珊儿 | 完本

    初见,她药效发作,爬到他身上求滋润, 却被他一脚踢开! 再见,她在街头遭遇小混混,害他被划了车! “谢谢!”她转身就要走…… 他同意:“不行,赔钱!” 无奈,她没钱, 只能做了黑心资本家的女佣! “总裁大人,我要离婚!” 为了不再被剥削,为了摆脱被压迫…… 他冷脸开口:“生个孩子,再谈离婚!

  • 危情掠爱:傅少总想要复婚 洛清雪 | 连载中

  • 限时爱情,霸道总裁轻轻爱 东厂厂花 | 完本

    一场意外,她和他协议结婚。 她以为,他所谓的合格妻子,就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 可是,他每每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一副恨不得撕碎她的表情。 “苏问心,你到底是真蠢还是假蠢!”终于,某人忍无可忍的咆哮。

  • 萌妻在上:冷情总裁请躺好 辣子鸡 | 连载中

    “不许乱说话,不许逃跑,一定要乖乖听先生的话……” 三年前,有人把她当礼物被人送给林逸琛。从此宋落白天是个温柔可爱的总裁助理,每到夜晚,却又是另一个身份……

  • 强势偏爱:大叔宠我上瘾 大浪淘沙 | 连载中

    【偏执+甜宠+豪门总裁+大叔+1v1双洁+宠妻】 大冰山总裁骁锋擎爱上了整小自己一轮的小丫头。 小心翼翼守护了六年,结果小丫头转头却要给别人当媳妇。 骁锋擎慌了,不装禁欲直接摊牌: “俞惜,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 小丫头被他箍在怀里瑟瑟发抖,“可……可我们不合适啊……” “那又怎样!” 说完,向人慢慢逼近,稳准狠的咬向了她的唇! “俞惜,你永远也逃不掉的……”

  • 且以情深赴余生 克拉 | 完本

    结婚三年,她还是处子之身。 当她终于成为他的女人,他却甩来离婚协议:“你想要的给你了,离婚。”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总裁又又又追我 小时 | 连载中

    一朝破产,傅离从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变成身负重债的仆人,父亲欠债逃跑,而她的债主居然是她偷偷喜欢的小叔叔,在小叔叔手下讨生活不太容易,还要千防万防他身边的女人,偷偷爬床居然没有任何反应,生活不易,离离叹气。 “小叔叔”傅离笑得狡猾,像只小狐狸“睡在都是我的气味的房间里,会梦到我的哦。” 当仆人通知傅大小姐两天破坏了他大半个宅子时,他放下手中的文件,脑仁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