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柔情:总裁我逃了 乾多多 著
19.1万字 | 7322总点击

他以为,是她逼他结婚,可殊不知,她也是被逼,为了保住妈妈留下的福利院,她不得不这样做。
她爱他,是真的;他厌她,也是真的。
他亲手把她逼上绝路,她的爱消逝,可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预期中的快乐,反倒还心心念念。
再次相遇,她看他的眼神里只有恨,他竟然会慌乱的不知所措。
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同进同出,他会吼:“这是我的妻子。”
她冷笑道:“改变我这张脸,把我送进监狱时,你怎么不想想我是你妻子?”...

最新章节
第125章结局
接连打了陈静涵十来个耳光,顾雨沫的手都已经打红了,可是她的恨却完全没有消失! “爷爷他只是一个老人,你为什么要对他下手?!你有什么不满你可以冲我来,他本来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豪门隐婚:叶少,你老婆又跑了 酥酥核桃 | 完本

    魏晴语,曾经的高考状元,天之骄女,如今被人踩在脚底肆意踩踏。 一纸婚约,她居然成了叶太太。那可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位置,可她偏生觉得娶她的男人估计脑门被夹了不止一次。 五年的监狱生活,杀人犯标签如同烙印一般贴在她脸上,无数白眼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世人都知叶总帅气多金,只手便可搅动风云,娶她一个贫穷杀人犯少女? 是他傻? 还是她太天真,真的会去相信这样一场盛世婚姻? 当真相揭开时,枕边人已非枕边人!

  • 契约老公,宠妻无度 峰峰阳 | 完本

    走投无路,被妈咪卖掉了初夜,她被蒙上双眼送到了他的面前,从始至终都不知道他的样子,而他爱她上瘾,她却浑然不知,终于有一天她要结婚嫁给他的兄弟,她才知道她的未婚夫:“一年前为我出生入死的那个人不是你!为我挡枪防弹的那个人不是你!可是为什么,你偏偏要洗掉我那些记忆?偏偏要拆散我和他,难道就只是为了要得到我么!”

  • 前妻太鲜吻不够 芳草甜甜圈 | 完本

    在一间坐满了全球著名记者的大厅内,“秦副总,我想知道,昨天您老公与某知名模特身现酒店一事,您是怎么看的?” “怎么看?当然是用眼睛看”她回答的云淡风轻。 转身,却泪眼婆娑。 当他当着自己的面扯掉嫩模身上最后一层薄纱的时候,她再没了坚持的力气,“离婚吧,带着你婊妹滚出我的世界!” 他就像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般嗔笑不止,脸上的悲伤一闪而过,“秦知暖离婚可以,从我身上踏过去!”

  • 一夜成痴:恶魔总裁难自控 钱多多 | 连载中

    带着妹妹相依为命,为了生活在夜店坐台,母亲时不时的来家里洗劫一空,直到遇到他,同样是邪恶的灵魂...却被他夺走保存了二十年的初夜。

  • 穆少独宠闪婚妻 锦瑟 | 连载中

    世人皆知,陆家二小姐是出了名的女魔头。 传闻她欺男霸女、为非作歹,甚至在自家继姐的订婚典礼上,抢走了人家的未婚夫? 捡了个碰瓷的男人,睡了一夜后,陆西染潇洒走人。 她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嫁给全京城最权贵的男人。 而那个男人,就是自己的车震对象?

  • 千亿宝宝:总裁爹地别太坏 蝶恋花 | 连载中

      前世,她被人算计,将陷害自己的人当做好朋友。   最后,她被害死,家破人亡。   再次重生而来,她步步为营,处心积虑。   拼命想要逃离命运,可是事情却总是朝着相反的反向发展。   最后,她到底是选择留下,还是选择一定要走……

  • 律政娇妻:逆推狂傲总裁 林知否 | 完本

    她是私生女,因为家族落魄被逼商业联姻。 婚礼即将举行之际未婚夫却锒铛入狱。 为救未婚夫,她成为了男主的情人,却在声名具毁而离开。 五年后,她成为金牌律师,带着男主的孩子强势回归。 她要......一步步将当年所受的屈辱尽数还回去!

  • 夜夜不休:老公轻点宠 野棠 | 完本

    “喜欢开灯,还是关灯?” 19岁大一那年,渐渐走入绝境的她签下一纸生子协议 陌生男人借她的身体孕育一个孩子 于是,未经人事的她被蒙上眼睛送到他的床上 事后多年,她再次回来这座城市。 初恋男友任职于行政部门,霸道的利用工作之便,对她百般纠缠! 她却与这城市中无人不知的男人——左蔚,有了过多交集。 每个海城女人的梦中,皆有一个成熟冷漠的左蔚。 他拥有至高权势与取之不尽的财富,他想给她一切。 他给了她他的人,给了她他的心,可惟独,给不起她想要的婚姻…… 这一场穷途末路的爱,真的能够全身而退吗?

  • 辣妻热爱:总裁别太坏 壳壳 | 完本

    “小东西,你乖一点!今晚,我不会放过你……” 那一夜。 双手被领带捆住,牢牢绑在床头。无辜的她被他当做另外一个女人,而不知餍足的一次次侵占。 她哭成泪人。 他可知道,现在睡在他身下,被他肆意折磨的人,明天就要成为他的嫂子?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蚀骨柔情:总裁我逃了 乾多多 | 完本

    他以为,是她逼他结婚,可殊不知,她也是被逼,为了保住妈妈留下的福利院,她不得不这样做。 她爱他,是真的;他厌她,也是真的。 他亲手把她逼上绝路,她的爱消逝,可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预期中的快乐,反倒还心心念念。 再次相遇,她看他的眼神里只有恨,他竟然会慌乱的不知所措。 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同进同出,他会吼:“这是我的妻子。” 她冷笑道:“改变我这张脸,把我送进监狱时,你怎么不想想我是你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