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渣总追妻火葬场 秦可可 著
15.46万字 | 14499总点击

结婚一月,裴氏的总裁夫人秦可离奇死亡,轰动全国。
然,半年后,她死而复生。
重活一次,她只想狠狠报复伤害她的人。
未成想,曾对她不屑一顾的前夫,竟三番两次坏她好事!
她的男伴,他拆!她的工作,他要插手!
她的亲人,他擅自照顾!她看不惯的白莲花,他也毫不犹豫分了手!
她忍无可忍:“裴准,你到底想怎样?!”
男人低头,替她抹干净唇角凌乱的口红,反手把房门关上:“我朝思暮想的,只有你。”
灯光摇曳,暗影朦胧,他...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老少女 夜神翼 | 完本

    蓝曦怎么也没有想到,撞破自己老公婚外情的居然是她的三个闺蜜。 即使这件事情她早已知晓,却一直没有戳破。 她犹豫过,迷茫过,悲痛过…… 也曾以为,老公定有难言之隐。直到后来,她才知道,他就是厌倦了婚姻,于是他所有的温情,都给了别人。

  • 前妻,求你复婚吧! 罗果果 | 完本

    她用心爱他,却只是被用来当成一个棋子,当知道真相后却又用情至深,深陷其中,这一场带着阴谋的婚姻最后该如何收场……

  • 步步勾心:高冷总裁的心尖宠 半窗疏影 | 完本

    没人知道顾雨桐跟了陆子寒,是心甘情愿。 那时,她爱他爱得天崩地裂,爱得忘记了自己。 他却把她逼得退无可退,她发疯喊道:“陆子寒,你别闹了,我已经不爱你了!” 他却比她更疯狂,掐着她的脖子,“不爱我的后果有两个,要么我死,要么你陪我去死!” “有第三路吗?” “有,在床上被我弄死!” 顾雨桐:…… 怎样都是死,不如跟他白头到死! 喜欢的亲,欢迎收藏,欢迎留言,打赏有加更哦!

  • 秘爱甜宠:总裁,求不追! 惊鸿@ | 完本

    被人算计,慕家二小姐药性发作。 危机关头,君少破门而入,慕情安心的以为得救了。 谁想一觉醒来,却已被这只笑面狐狸给吃干抹净! 这避如蛇蝎的男人从此缠上她的生活。 “再敢逃,我让你们慕氏连根拔起!” 某日,权倾乔城的君大少再次将娇妻扑倒,惹得她愤而骂道。 “君御航,你有完没完?” 笑面狐狸精明的算计:“老婆,我是商人,追债是我的强项,昨天的账我就不收利息了,但今天必须还完。”

  • 盛世婚宠:心尖宝贝,休想逃! 愤怒的莲藕 | 连载中

    撞破未婚夫与亲妹妹的私情,她选择了优雅转身,投入另一个更为优秀卓绝的男人怀里…… 未婚夫却厚颜无耻,不肯放手,与人联手陷害于她,而这个口口声声说她是他的心尖宝贝的男人,却不相信她,被伤的体无完肤的她,带着一身伤痕与仇恨,远走异国。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四年后,她脱胎换骨,华丽逆袭,所有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特别……是他!

  • 一见倾心:夜少追妻跑断腿 沐宝儿 | 完本

    结婚二年后,丈夫外面桃花一朵朵,而她,被婆婆和小姑子陷害,婚内出轨了!出轨的男人,还是小姑子的未婚夫?“偷情的滋味如何?”望着他邪恶的笑颜,她晕了。

  • 贪欢总裁深深爱 壳壳 | 完本

    一辆豪华的房车,隐蔽在无边的暗夜里。房车周边,恭敬的立着六名保镖,显示出主人地位不凡。 漂亮的女孩,有一双迷离、妖娆的眸子,因为药性的关系而变得越发的媚惑。白皙的肌肤渗透出层层水嫩的粉红,像樱花一样迷人。 她整个人柔弱无骨的坐在男人双腿上。即便是思绪浑噩,也能清晰的感受得到肌肤下男人结实有力的肌肉。 唔…… 这个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 我想和前夫一较高下 星梦清河 | 连载中

    夏言死了,她被判定为凶手,顾辞深亲手将她送进监狱。 几年囚牢,顾辞深吩咐好好关照池雪,毁了她右手,做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他明知道她是设计师,是画师,右手于她而言大于生命,今天他竟然要毁了她两条命,右手和孩子。 出事前,池雪说:我不是凶手。顾辞深冷笑。 出事后,池雪说:我是凶手,我认罪。 顾辞深愤怒的大吼: 池雪你究竟哪句话是真的? 池雪苦笑:真的,我是凶手,我该死。 池雪消失了,顾辞深疯狂的翻遍整个世界。 顾辞深说:池雪,回来吧,我有罪。 池雪哭了,一切都太晚了。

  • 八零年代小锦鲤 黎小七 | 连载中

    小锦宝本是鲤鱼精,被送到人间历劫,没了爸妈,养母说她是灾星,想把她卖了换钱,吴家抽中签被迫养娃。人人都说吴家要倒霉了,可没想到,锦宝体内锦锂技能被激活,吴家发财升官,想啥得啥。吴家老太太逢人便说:“都是锦宝这个福星的功劳。”爸妈叔婶把她当成心头宝,七个哥哥变成宠妹狂魔,还有城里来的小少爷,独对她宠爱有加。从此后,小锦宝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忙可爱、忙被宠、忙长大、还有虐渣、致富更不能落下……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离婚后,渣总追妻火葬场 秦可可 | 连载中

    结婚一月,裴氏的总裁夫人秦可离奇死亡,轰动全国。 然,半年后,她死而复生。 重活一次,她只想狠狠报复伤害她的人。 未成想,曾对她不屑一顾的前夫,竟三番两次坏她好事! 她的男伴,他拆!她的工作,他要插手! 她的亲人,他擅自照顾!她看不惯的白莲花,他也毫不犹豫分了手! 她忍无可忍:“裴准,你到底想怎样?!” 男人低头,替她抹干净唇角凌乱的口红,反手把房门关上:“我朝思暮想的,只有你。” 灯光摇曳,暗影朦胧,他深邃潋滟的桃花眼里,全是她曾挖心掏肺都想要而不得的爱意。 可如今的她,早已不稀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