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替身我不当了 清河 著
32.38万字 | 108019总点击

阮柔没尊严地爱了顾霆宴五年,求而无果。
一朝幡然悔悟,决定重拾自尊,离开顾家。
顾霆宴毫不放心上,大放厥词:“让她走,我到时候要她跪着回来求我。”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
阮柔不仅没回来求他,更连个人影儿都找不着。
众人看着离开顾少后在酒会上大放溢彩的阮柔惊掉了下巴。
阮柔不以为然,转身却撞上一直站在身后的顾霆宴。
酒光迷醉,高大的男人将撞进怀里的女人牢牢扣住:“闹够了?”
阮柔从容地离开他的怀里,没了爱意的眼神,满是客气:“阮先生,搞清楚,我们分手很久了。”

最新章节
第163章三年后
“我对你一片情深,可到头来,你心心念念的却从来都是这个女人。既然,我已经被你们逼上绝路,那今天,谁都别想好过。我要拉着你们一起下地狱!”   锋利的刀,再次靠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总裁,撩你有毒 痕羽扬菲 | 完本

    一夜抵死缠绵,他霸道对她宣布-- “从今天起,你是我的!” 然而,她只是他名义上的妹妹。 两年来,为了赶走他身边的女人,她绞尽脑汁,恶作剧做尽。 尹天寒终于忍无可忍,“你到底想怎样?” 颜诺仰着脑袋,目光灼灼盯着他,“你是我的男人,不许别人碰!” “可你还小。” 她疑惑眨眼:“小吗?明明34C啊!”

  • 总裁爹地宠上瘾 尚安安 | 连载中

    为了帮男友度过危机,她同意替人代孕,雇主意外死亡,男友却翻脸跟闺蜜一起以背叛的名义指责她!五年后,她带着俊酷冷傲的混世小魔王重归故里,不小心与陌生男人一夜缠绵。 小魔王语重心长:“睡了人家就要对人家负责,身为你亲生儿子,我以身作则决定认他当爹地了!” 黎夏,“呵呵,你看看你亲爹的棺材板就要压不住了!” 男人冷笑,拦住准备跑路的女人:“谁告诉你我死了?”

  • 就想蹭点死对头的福气,怎么了! 银耳汤 | 完本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就是你们口中的奇葩室友。    因为我刚刚还在偷偷闻室友的……内裤。    然后,被室友看到了。    我永远也忘不了他刚刚看我的眼神……

  • 致命修罗场,总裁哭着给夫人求饶 九月七 | 完本

    【追妻火葬场+萌宝+打脸爽文】叶安楠爱了霍逸辰十年,到头来被他害得家破人亡,锒铛入狱,她以为十年之情,一朝两清,却不想肚子里多了一条小生命。 四年归来,为了孩子,为了当初承受的一切,霍逸辰欠她的,她一分一毫的都要讨回来!

  • 余生逸琪走 欧阳蜻蜓 | 连载中

  • 瞒不住了,我爷爷是世界首富 徽州五爷 | 完本

    【觉醒+首富+神医+捡漏+全能+宠妻】 扶弟魔老婆把我毒晕,要摘掉我的肾给小舅子。 再次醒来,向来强势的老婆跪地跟我求饶,各大家族的千金争先恐后冲向我,就连帝都公主都来倒贴。 我那个LSP爷爷,更是吹牛逼说自己是世界首富! 我怀疑大家都疯了,直到,我觉醒了异能。 并且发现我爸妈的车祸,也不是意外……

  • 老田的末日生活 禧年 | 连载中

    现在是丧尸爆发的世界末日, 他妈的自身难保的我还得带着个孕妇累赘……

  • 我和我们在一起 我和我们在一起 | 完本

    夏颜(孙怡 饰)、韩爽(马栗 饰)、赵小蕾(杜雨宸 饰)与项楠(张雯 饰)是大学时代一起读书生活的好友,彼此之间的感情十分的亲密。走出校园之后,四个姑娘踏上社会也没有断了联系,她们留在了同一个城市里,一起为了各自的未来努力的拼搏着。 夏颜立志要做出能够彻底改变人们生活的APP、韩爽虽然是衔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小姐,却不愿意被父母圈养在舒适圈内,坚守着成为设计师的梦想、赵小蕾一心憧憬着和男友结婚后的幸福生活,却在即将办礼之际遭到了男友的背叛、项楠身为医生,肩负着治病救人的沉重职责,在坚守岗位的同时,她是否又能善待自己孤独的内心呢?

  • 欺骗婚姻 Swgxyzb | 连载中

    孩子快三个月了,老公半夜在我的水里加东西。 他妈只给我吃泡面,对我和儿子不闻不问,却给我闺蜜做了一桌“满汉全席”。 老公一边说爱我,期待孩子长大,一边却带回来一身香水味。 后来,我把他送进监狱,抱着儿子走秀,一步二十万美金。 婆家却开始张口闭口要孩子。 我轻轻挽住身侧的男人,笑着反驳:“不好意思,孩子有了新爸爸。”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豪门替身我不当了 清河 | 连载中

    阮柔没尊严地爱了顾霆宴五年,求而无果。 一朝幡然悔悟,决定重拾自尊,离开顾家。 顾霆宴毫不放心上,大放厥词:“让她走,我到时候要她跪着回来求我。”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 阮柔不仅没回来求他,更连个人影儿都找不着。 众人看着离开顾少后在酒会上大放溢彩的阮柔惊掉了下巴。 阮柔不以为然,转身却撞上一直站在身后的顾霆宴。 酒光迷醉,高大的男人将撞进怀里的女人牢牢扣住:“闹够了?” 阮柔从容地离开他的怀里,没了爱意的眼神,满是客气:“阮先生,搞清楚,我们分手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