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替身我不当了 清河 著
32.38万字 | 9034总点击

阮柔没尊严地爱了顾霆宴五年,求而无果。
一朝幡然悔悟,决定重拾自尊,离开顾家。
顾霆宴毫不放心上,大放厥词:“让她走,我到时候要她跪着回来求我。”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
阮柔不仅没回来求他,更连个人影儿都找不着。
众人看着离开顾少后在酒会上大放溢彩的阮柔惊掉了下巴。
阮柔不以为然,转身却撞上一直站在身后的顾霆宴。
酒光迷醉,高大的男人将撞进怀里的女人牢牢扣住:“闹够了?”
阮柔从容地离开他...

最新章节
第163章三年后
“我对你一片情深,可到头来,你心心念念的却从来都是这个女人。既然,我已经被你们逼上绝路,那今天,谁都别想好过。我要拉着你们一起下地狱!”   锋利的刀,再次靠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偷拐萌宝,总裁前妻太迷人 南筝 | 完本

    六年前,她卑微地深爱着他,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残忍伤害她,伤痕累累的她被迫逃离。 六年后,她是光芒耀眼的律师,挽着全球身价第一的钻石单身汉风光归来。 一份离婚协议甩到他面前,“签字,以后我和儿子与你两清。” 冰山总裁大怒,“儿子是我的,你,也是我的!你敢给随便给我儿子找便宜爹试试!” 关上门,他却温柔蚀骨,“老婆,这笔账咱们在床上慢慢算。难道你不曾怀念我们在床上有多契合?”

  • 二婚娇妻甜如蜜 君澜心 | 连载中

    一年前,一场车祸让尹希诺成为少妇,并且守活寡一年。 一年后,她被爆婚内出轨并且怀孕。 洛寒亦此生最后悔的事:再见尹希诺,她已成为别人的妻子。 于是——他处处撒网,步步靠近。 只为,她能成为他的女人,他的妻子。 对此,尹希诺一再拒绝; “洛先生,我可是有丈夫的人。” “洛寒亦,我怀着孕,你还要我?” 直到无法拒绝; “洛寒亦,我生的孩子你必须当作亲生子,对他/她好,疼他/她,爱他/她。” 他笑,“爱屋及乌!” 孩子是他的,他怎么可能不疼不爱呢?

  • 得你是我幸 雨后晴空 | 连载中

    我问沈元杰,他爱过我没有,他低沉地抽烟莫不作语。 我一个离婚的女人还奢求什么爱,可心不由自己,我爱他。 他从来不说爱我,却包容我所有的缺点,帮我摆平一切事情。 他用行动温暖我的心,我陷的越深,越没有安全感,他给我足够的安全感。 可他终究没有说过爱我,沈元杰你知道吗?为了爱你我已经迷失了自己,想要成为你喜欢的样子。

  • 傅二爷的媳妇是假的 妧玖玖 | 完本

    为了保住养父的公司,阮恬恬不得不代姐出嫁。 传闻,傅家二爷又老又丑,双腿残疾,功能欠缺。 见面后,阮恬恬才知道,传闻都是扯淡。 她男人分明又高又俊,有颜有钱,能力……超群! 最初,他吓唬她,刁难她,阮恬恬心慌腿软。 后来,他霸着她,宠着她,阮恬恬依旧心慌腿软。 她哭唧唧求他,“二爷,我是假货,我们离婚吧!” 他笑眯眯安抚,“要的就是假货。乖,帮你按摩一下,我们再来……”

  • 腹黑助攻:亿万爹地有点坏 豆沙 | 完本

    谁能告诉她,刚从国外回来她的宝宝就抓着一个陌生男人喊爸爸是什么情况?谁又能告诉她,她以为是诱拐犯的男人竟然是她的上司?更更可怕的是,这个男人竟然利用职权要和她同居?!天呐,不行,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没想到,男人一把将她壁咚,深情望着她:“苏霓薇,就算你躲在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找出来,一如四年前……”

  • 危情掠爱:傅少总想要复婚 洛清雪 | 连载中

  • 霸道总裁,在线撒娇 浪味先 | 完本

    重生前安骄阳眼里的纪风雅清冷高贵,是屹立于世界顶端的王者。他对她爱到了骨子里,她却不知道珍惜…… 重生后安骄阳打算主动出击,狙击他!套路他! 可这个尝到半点甜头就开始舔着脸要亲亲要抱抱的男人到底是谁?

  • 枕上宠婚 莫小果 | 连载中

    一个一无是处的乡下土包子,成了各路名媛做梦都想当上的穆太太? 所有女人盼着莫小果被扫地出门,穆北城却只想将她宠上天。 助理小A:穆爷,少奶奶的家人在欺负她。 穆北城:走,带人去给她撑腰! 助理小B:穆爷,有人说少奶奶是个穷鬼。 穆北城:把我那张不设上限的卡拿给她刷! 助理小C:穆爷,少奶奶说您身边桃花太多。 穆北城:从今天开始,周围0.5米之内没有雌性,连蚊子都只能是公的!”

  • 大佬又双叒掉马甲了 落尘 | 连载中

    她是被遗弃的私生女,不知规矩礼数,学业一塌糊涂。 十八岁被接回家中。 父亲:“不争气!丢光家里的脸!” 继母:“我女儿是学霸!钢琴大师!电影明星!你别把她带坏了!” 姐姐:“哪儿来的野种?给我提鞋都不配!” 出身超级豪门的路少,无视富家千金的追求,却对这个私生女情有独钟,千方百计护她周全。 直到某天,一无是处的私生女曝光真实身份,举世震惊。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豪门替身我不当了 清河 | 连载中

    阮柔没尊严地爱了顾霆宴五年,求而无果。 一朝幡然悔悟,决定重拾自尊,离开顾家。 顾霆宴毫不放心上,大放厥词:“让她走,我到时候要她跪着回来求我。”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 阮柔不仅没回来求他,更连个人影儿都找不着。 众人看着离开顾少后在酒会上大放溢彩的阮柔惊掉了下巴。 阮柔不以为然,转身却撞上一直站在身后的顾霆宴。 酒光迷醉,高大的男人将撞进怀里的女人牢牢扣住:“闹够了?” 阮柔从容地离开他的怀里,没了爱意的眼神,满是客气:“阮先生,搞清楚,我们分手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