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替身我不当了 清河 著
32.38万字 | 20913总点击

阮柔没尊严地爱了顾霆宴五年,求而无果。
一朝幡然悔悟,决定重拾自尊,离开顾家。
顾霆宴毫不放心上,大放厥词:“让她走,我到时候要她跪着回来求我。”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
阮柔不仅没回来求他,更连个人影儿都找不着。
众人看着离开顾少后在酒会上大放溢彩的阮柔惊掉了下巴。
阮柔不以为然,转身却撞上一直站在身后的顾霆宴。
酒光迷醉,高大的男人将撞进怀里的女人牢牢扣住:“闹够了?”
阮柔从容地离开他...

最新章节
第163章三年后
“我对你一片情深,可到头来,你心心念念的却从来都是这个女人。既然,我已经被你们逼上绝路,那今天,谁都别想好过。我要拉着你们一起下地狱!”   锋利的刀,再次靠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傲娇总裁放过我 化身孤岛的蓝鲸 | 完本

    她是九死一生的天涯孤女,失忆后莫名成为顾家大少的新婚妻子,被丈夫丢在伦敦五年不管不问。 回国后的第一天,她先被劫财,又遭陌生男人占有。 青梅竹马的老公,在外面拥女人无数,她不过是个挂名太太,活在他精心编造多年的谎言里。 昔日旧爱恨她入骨,处心积虑,步步紧逼。 被丈夫赶出来的那一刻,门外大雨倾盆,她跌倒在湿滑的青石板路上。 “你就是他们顾家的生子工具!养你五年都没有生个一儿半女,你还有什么脸再待下去?” ……

  • 契约老公,宠妻无度 峰峰阳 | 完本

    走投无路,被妈咪卖掉了初夜,她被蒙上双眼送到了他的面前,从始至终都不知道他的样子,而他爱她上瘾,她却浑然不知,终于有一天她要结婚嫁给他的兄弟,她才知道她的未婚夫:“一年前为我出生入死的那个人不是你!为我挡枪防弹的那个人不是你!可是为什么,你偏偏要洗掉我那些记忆?偏偏要拆散我和他,难道就只是为了要得到我么!”

  • 老公,不约 桐桐桐 | 连载中

    原本以为嫁给了爱情的沈乐颜没想到在婚礼上竟然被劈腿,小三竟然还是自己的妹妹。她慌乱逃婚,却又碰到了历南璟,从此后与他纠缠不休,可终究只是他用钱买回来的女人。她告诫自己认清现实,却越陷越深,可直到多年后她才发现,原来一切不过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 婚不可妻:总裁来敲门 松润 | 完本

    多亏闺蜜上演的逃婚风暴,迫得她只得签下卖身签陪他演一出烂戏,契约明订她得当他一年假新娘抵付债款,纯挂名的总裁夫人,连陪他鱼肉都不必。她大可好吃好喝顺便挥金如土,发展事业,调戏美男,惹大总裁捶胸顿足如风中残猩! 本以为她居心叵测,心怀鬼胎,他对她根本不屑一顾。 可谁知?一年不到就打算为了好友放弃婚姻,还不告而别?——谁……谁允许了?! 在享受离婚后的快乐之后,他更惊讶的发现这辈子可能再也无法和其他女人共享鱼肉了。 “夫妻是要鱼肉的!你我鱼肉过了吗?” “那你鱼啊!那你肉啊!” 这次换他卖身于她,他就不信以鱼肉为饵还勾不住她……

  • 错欢错爱:总裁大人坏透了 白咖 | 完本

    为为帮好友的忙去接近那个男人,却不料把自己给卖了。 再次相遇,却看到她出现在他父亲的房间,结果被他误会是想篡位的小三。 “女人,我告诉你,想当我妈,你还嫩了点!”他无情的讽刺她。 “抱歉,我也没兴趣有你这么个大儿子,”她微笑从容。 一次意外,她被送到他面前。 “女人你的胃口好大,睡过我父亲,又来睡我,你不恶心,我都嫌脏!” 她苦涩一笑不解释。 她于他是污不堪言,而他却不知,由始至终,她只是他一个人的。

  • 诱妻入怀:老公很强很凶猛 壳壳 | 完本

    结婚二年后,丈夫外面桃花一朵朵,而她,被婆婆和小姑子陷害,婚内出轨了!出轨的男人,还是小姑子的未婚夫?“偷情的滋味如何?”望着他邪恶的笑颜,她晕了。

  • 缠情私宠:宝贝,别撩火 七彩棒棒糖 | 完本

    她中了他的圈套,在一起却不得相爱,互相折磨怎到白头,所谓爱情不过是一场玩笑…… 失去了才知道追悔莫及,“你是我的妻子,死也要和我死在一起……”—陆泽栖。

  • 霸道总裁的亿万甜妻 豆沙 | 连载中

    谁能告诉她,刚从国外回来她的宝宝就抓着一个陌生男人喊爸爸是什么情况?谁又能告诉她,她以为是诱拐犯的男人竟然是她的上司?更更可怕的是,这个男人竟然利用职权要和她同居?!天呐,不行,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没想到,男人一把将她壁咚,深情望着她:“苏霓薇,就算你躲在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找出来,一如四年前……”

  • 卑微总裁在线追妻001 编辑1 | 连载中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豪门替身我不当了 清河 | 连载中

    阮柔没尊严地爱了顾霆宴五年,求而无果。 一朝幡然悔悟,决定重拾自尊,离开顾家。 顾霆宴毫不放心上,大放厥词:“让她走,我到时候要她跪着回来求我。”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 阮柔不仅没回来求他,更连个人影儿都找不着。 众人看着离开顾少后在酒会上大放溢彩的阮柔惊掉了下巴。 阮柔不以为然,转身却撞上一直站在身后的顾霆宴。 酒光迷醉,高大的男人将撞进怀里的女人牢牢扣住:“闹够了?” 阮柔从容地离开他的怀里,没了爱意的眼神,满是客气:“阮先生,搞清楚,我们分手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