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替身我不当了 清河 著
32.38万字 | 35763总点击

阮柔没尊严地爱了顾霆宴五年,求而无果。
一朝幡然悔悟,决定重拾自尊,离开顾家。
顾霆宴毫不放心上,大放厥词:“让她走,我到时候要她跪着回来求我。”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
阮柔不仅没回来求他,更连个人影儿都找不着。
众人看着离开顾少后在酒会上大放溢彩的阮柔惊掉了下巴。
阮柔不以为然,转身却撞上一直站在身后的顾霆宴。
酒光迷醉,高大的男人将撞进怀里的女人牢牢扣住:“闹够了?”
阮柔从容地离开他的怀里,没了爱意的眼神,满是客气:“阮先生,搞清楚,我们分手很久了。”

最新章节
第163章三年后
“我对你一片情深,可到头来,你心心念念的却从来都是这个女人。既然,我已经被你们逼上绝路,那今天,谁都别想好过。我要拉着你们一起下地狱!”   锋利的刀,再次靠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萌宝攻略:总裁爹地宠宠宠 小鳄鱼 | 完本

    他旧爱归来,墨宫洺将乔琳琅逼得净身出户。 五年后重逢,这个男人又将她抵入墙角。 “你这些年藏哪里了?” “没藏,在别的男人家里。” 气得墨宫洺强吻了她。 “你这些年有没有想我?” “没想,男人太多顾不上。” 气得墨宫洺强行将她掳回家。 “你爱不爱我?” “抱歉,先生,我们认识吗?” 气得墨宫洺要把她扔了,不要了! “爸比,你不能这么放弃,你要宠妈咪!” 两只小宝揪心出招。 乔琳琅:“藏好!谁让你们出来的!” 墨宫洺笑问:“既然不爱,这两个孩子怎么解释?”

  • 腹黑总裁绝恋妻:萌宝太难搞 月殇 | 完本

    本是相知相爱的两个人,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却被人威胁陷害,容夜熙与陌月清擦肩而过,容夜熙人海里寻找陌月清,好不容易找到了,追妻成瘾,放下傲娇,却被小鬼头挡道,且看一老两小如何斗志斗勇,最终花落谁家。 容夜熙邪魅的一笑“你会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陌月清妖媚的一勾唇角“这种事你说了不算……” 转身欲走,却被容夜熙一把拽进怀里,一路攻池掠城,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这时从旁边跳出一个小男孩,对着他就是一脚,大喊“大坏蛋,休想欺负妈咪。” 小男孩身后还跟着一位萝莉,正一脸的愤怒,与小男孩一起对付容夜熙。 容夜熙轻挑眉,只能忍让后退,看来得先搞定小鬼头才行啊! 欢迎加入月殇读者群,群号码:585705991

  • 危爱秘恋:嘘,离他远点 韩雪霏 | 完本

    他是青年才俊业界精英的大总裁,身边的女人,不是死了就是疯了。 我只是个小报记者,为了采访只身进入诡异的精神病院。 却从此卷入了一场豪门世家的危情游戏当中…… 谈谈情,杀杀人,蛮好。

  • 美人勾心:老公,请进 陌凉 | 完本

    未婚夫被抢,为报复,她也抢了个男人,却不想从此招了一头狼。 每天对她各种上下其手,威逼利诱:“上了我的床,不对我负责,也得对它负责!” 她笑的妩媚妖娆却又灿烂似花,如邀请又似勾心,“那就……请进?!”

  • 第一宠婚:总裁的头号娇妻 兰鸢 | 连载中

    一夕之间,风云转变,曾经与她一同长大的人,令她家破人亡。她火里逃生,恰巧被他所救。她复仇的心思,让她与虎谋皮。“想让我帮你,直说。”他说。“只要我……好好听你的话,能不能帮我?”她低声下气的问。他将她栓牢在了身边,助她复仇。当一切尘埃落定后,恍然间才发现,原来她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这个男人……

  • 枕上宠婚 莫小果 | 完本

    一个一无是处的乡下土包子,成了各路名媛做梦都想当上的穆太太? 所有女人盼着莫小果被扫地出门,穆北城却只想将她宠上天。 助理小A:穆爷,少奶奶的家人在欺负她。 穆北城:走,带人去给她撑腰! 助理小B:穆爷,有人说少奶奶是个穷鬼。 穆北城:把我那张不设上限的卡拿给她刷! 助理小C:穆爷,少奶奶说您身边桃花太多。 穆北城:从今天开始,周围0.5米之内没有雌性,连蚊子都只能是公的!”

  • 战帝:极品狂婿 美丽眼镜蛇 | 完本

    七年前,苏扬踏上海外征程,没想到,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阴谋! 七年后,登顶战帝归来,为弄清真相,他做了阴谋者的女婿!

  • 在死鬼总裁怀中恃宠而骄 水玲珑 | 完本

    富可敌国的老公失踪了,有万亿家产等着被她继承。 渣爹要来抢钱?天真! 渣公公要来害命?没门儿! 待虐尽各路鬼马牛神。 顾娅珊喜滋滋地数钞镖准备踏上入生巅峰,那狗男人却不依了…… “老婆,钱是你的……但你的人……是我的。”

  • 爱在一刹那,痛却是一生 大炎 | 完本

    她为了他,甘愿入狱。 带着绝望,带着祝福,带着他的孩子…… 五年牢狱生活,洗去她的所有骄傲。 她以为,有了自由便会有真相的一天。 殊不知,她刚出狱,就再次给他代入地狱……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豪门替身我不当了 清河 | 连载中

    阮柔没尊严地爱了顾霆宴五年,求而无果。 一朝幡然悔悟,决定重拾自尊,离开顾家。 顾霆宴毫不放心上,大放厥词:“让她走,我到时候要她跪着回来求我。”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 阮柔不仅没回来求他,更连个人影儿都找不着。 众人看着离开顾少后在酒会上大放溢彩的阮柔惊掉了下巴。 阮柔不以为然,转身却撞上一直站在身后的顾霆宴。 酒光迷醉,高大的男人将撞进怀里的女人牢牢扣住:“闹够了?” 阮柔从容地离开他的怀里,没了爱意的眼神,满是客气:“阮先生,搞清楚,我们分手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