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手就傅:千面娇妻惹不得 媚 著
11.98万字 | 260总点击

同父异母的姐姐施梦瑶突患急性白血病,为救她,心爱之人伙同她的姐
姐,将她绑在手术台上,连麻药都未打,就抽取她的骨髓、开膛破腹取
出她的肝脏...
五年后,苏紫烟浴火重生回来,为她自己,也为了她那尚未见过世面便已逝去的孩子,化作厉鬼前来报仇。
只是,这仇报着报着,怎么走向有些不太对了呢?
她明明想要狠狠的报复,怎么料某人竟狠狠的咬她- -口,带着丝丝怒意道:“时而胆大妄为,时而胆小如鼠,时而火辣性感,时而温暖清纯,到
底哪个才是你?<...

最新章节
第59章疯女人
看到他已经将药吃下去了,苏紫烟这才放下心来。 她用了电子体温计,每一个小时都测温。终于在看到傅寒之的温度已经彻底降下来了之后,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她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 叫兽萌 | 连载中

    母亲为了利益给我下药,卖给继父,我拼命逃离出来,爬上了他的车,在药力的影响下...一夜 激情,我与他签下协议结婚,说好不碰我,他却夜夜扑身上来...

  • 幸孕暖婚:悍妻有毒 纳兰若华 | 完本

    初次相见,他成了她的猎物。 她认出了这个是G市商业界的罗刹,眼光精准的猎人,跺一跺脚就会让华南商界颤抖的商家掌权人。 本以为从此相见是路人,却是事与愿违。知道他被母亲逼婚,她似笑非笑的说:"你要娶,我要嫁,不如我们就凑一对。" "就凭你。"商祁华冷笑:"爷我图你个子够矮,飞机场够平?" "还是说我图你瑕疵必报,表里不一。" 她娇媚一笑,给了他一记心照不宣的眼神:"就凭我能征服别的女人所不能征服的。"

  • 同居上司不好惹 梧桐树影 | 完本

    拉斯维加斯赌城,号称战无不胜的她居然输掉了自己的初夜-- “三十六计,走为上,开溜……” “小家伙,被我逮到你了吧!”他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闪着森严冷漠的气息,“我会让你知道你到底是谁的女人!” 他温热的嘴唇顺势滑落到她敏感的锁骨,他嘴角勾起邪恶的微笑,猛地用力压上了她……

  • 史上第一陷阱:冷少诱妻千千遍 墨如罂 | 完本

    替男友做三年冤狱,未了出狱当天是他的盛世婚礼…… 同父异母的姐姐婚纱皎洁,面色嘲笑看着她,羞辱她…… 落魄之下,帝国只手遮天的萧少却给了她无尽的宠,哪怕摘心揽月; 后来,也是他给了她无尽的痛…… 刻骨铭心

  • 用我余生,换你一世安好 西橘 | 完本

    我爱何子宸愿意付出我所有的一切,而何子宸回应我的是他跟妹妹的亲密,我苦苦哀求,何子宸递给我一张离婚协议书,几番周折,我决定报复那个曾经伤害过我的男人,到了最后,我不爱他,何子宸却在我的身边紧追不舍,他说,我是她的全世界,可是,这一次,我却不会相信!“何先生,不好意思,追我请排队!”

  • 假戏成婚:总裁的暴力千金 似雪无痕 | 完本

    刚开始凌夏以为他是个徒有虚表的衣冠禽兽,在一次狠狠地教训之后,她丢了工作。凌夏拉着旅行箱两眼有些迷茫地走着,过了许久,凌夏感觉到自己眼前的一抹光影,她抬起头,看见他那张可恶的脸,正想绕道走开。 “如果你不跟我合作,我会让你在S城找不到工作!”洛夜一口带着威胁的口气说着。 凌夏抿着嘴,嘴角边露出一抹讥笑,像是在听一个笑话,似乎又有些哭笑不得。 她恨不得找个机会狠狠地报复她,想到报复,她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她抬起头,“好,我答应你。”

  • 左少宠妻太凶猛 冰茶 | 连载中

    “喜欢开灯,还是关灯?”21岁那年,走投无路的她签下一纸生子协议, 于是,未经人事的她被蒙上眼睛送到他的床/上。事后多年,一场意外她被金主——左蔚,百般纠缠。每个海城女人的梦中,皆有一个成熟冷漠的左蔚。他拥有至高权势与取之不尽的财富,他发誓要给她想要的一切,除了婚姻…可她唯一想要的,不过是一生为一人。这一场穷途末路的爱,真的能够全身而退吗?

  • 首席老公求抱抱 彼佯 | 完本

    三年前的离别,三年后的巧遇。 遇见之后,才知道原来一直没有忘记他。 即使婚后的生活不是所谓的童话般的结局,她也甘之如饴。

  • 禁忌总裁,别乱来 小安 | 连载中

    豪华山庄里,雍容华贵的男人用视线一寸寸描摹着林初夏的身体。 “陪我一个月,你想要什么我都给。”男人低沉的嗓音宛如魔魅。 从此后,离开三年又回来的她,成为他的心尖宠。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束手就傅:千面娇妻惹不得 | 连载中

    同父异母的姐姐施梦瑶突患急性白血病,为救她,心爱之人伙同她的姐 姐,将她绑在手术台上,连麻药都未打,就抽取她的骨髓、开膛破腹取 出她的肝脏... 五年后,苏紫烟浴火重生回来,为她自己,也为了她那尚未见过世面便已逝去的孩子,化作厉鬼前来报仇。 只是,这仇报着报着,怎么走向有些不太对了呢? 她明明想要狠狠的报复,怎么料某人竟狠狠的咬她- -口,带着丝丝怒意道:“时而胆大妄为,时而胆小如鼠,时而火辣性感,时而温暖清纯,到 底哪个才是你? 她笑道:“哪个都是我,哪个都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