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爷,夫人又被求婚了 喵五 著
37.58万字 | 4248总点击

靳月是被卖给傅卿的。
她知道他心底藏着白月光。
婚姻三年,她扮演着温良恭顺大方得体的傅太太,任凭他在外面酣歌醉舞朝朝暮暮,从不过问。
结婚他防,“别对我存不该有的妄想,我不爱你。”
离婚她守,“你是我不敢有的妄想,咱不合适。”
此后,云城突起传闻,靳月给傅卿下了降头,为她守身如玉,面子不要是非不分,是祸水。
靳月看着某人冷笑,“分明是我这红颜被你这祸水残害,他们瞎了吗?”
某人低笑,“乖,你的祸水要泛滥了,快拯救下苍生...

最新章节
第194章傅卿,你混蛋
靳月索性坐下来,撩拨了下自己的长发,一副认真的模样的说:“刘星跟我都有了戒指,等回头你我离婚的事情公开后,我就可以公开和刘星在一起的关系。” 她咂舌,看着傅卿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爱你入骨:小妻别闹了 十月清歌 | 完本

    所有人都知道,唐大总裁对她的宠爱,简直到了骨子里。六年前就不惜使用卑劣的手段把她占有,六年后,更是纠纠纠缠缠缠,没完没了。“小妻,乖乖躺好,别闹了。再闹下去,受累的可就是你喽。”呜呜,你们都被骗了!他这哪里是宠她,明明就是让她生不如死啊啊啊啊!

  • 婚从天降:老公别乱来 唐么么 | 完本

    想睡学长,结果睡了一个陌生男人?对方还对她一见钟情,想一睡再睡?偶买噶,谁能告诉她,她是不是还没睡醒?

  • 错爱情人,小妻不承欢 对青鸭 | 完本

    佟昀庚,神话一般的人物,自控能力极强,冷清,孤傲拒人于千里之外,却唯独对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毫无招架之力!而她,那么想他,那么爱他,却也那么恨,明明不应该再纠缠在一起,却偏偏拗不过自己的心。明知是在玩火,却又难以抗拒....

  • 娇妻太鲜嫩,我的邪恶老公 姜七七 | 完本

    “再别过来!你敢过来我就跳下去,你信不信?”面对邪恶阔少,无辜少女站在窗边以死相逼。 “有本事你倒是跳啊。”邪恶阔少偏偏不信邪,想取悦自己的女人无数,各种招数也是层出不穷,以命相搏还是头一次见。 没成想女孩儿真的跳了下去,把阔少吓到心脏骤停有木有。 看着女孩儿狡黠的笑容,阔少知道自己的心伴随着那骇人一跳已经丢给她了。

  • 总裁的小逃妻 海鱼王 | 完本

    泠面总裁你会后悔的

  • 一姐 宋晓之 | 完本

    那年冬天,迫于无奈,我走上了不归之路…… 五年后,我成了商界一姐,终于将脱掉的衣服一件件穿了回来 那些泣血心酸的经历,谁想听?

  • 豪门重生,顾爷宠妻无度 墨染 | 完本

     当神经病遇到心理医生   当高智商变态罪犯遇上专门抓捕变态的重症室室长大人   到底是猎物 征服了捕猎者   还是捕猎者抓住了猎物?   所以明明是抓捕变态的顾先生,你用这种宠溺的目光看着你的猎物真的好吗?   精彩片段:   “呐,可是我是变态呢。”少女歪着头,漂亮的眼眸弯成两弧弯月。   “我知道。”顾大少一脸淡定,当然前提是你忽略掉他通红的耳尖。   “唔,可是顾先生不是要抓我的吗?”少女嘴角的笑容微微一深,越发的温暖明媚干净。   “我会一辈子抓着你,永远不会放开。”顾大少一本正经的撩妹 ,淡色的眸子专注的看着面前的少女。

  • 背你走过山川河流 川流 | 连载中

    沈棠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倒霉的事,就是遇见蒋纪年。 为了他,她亲手葬送了自己前半生。 当她从轮椅上站起来那一刻,美得多么惊人。 沈棠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蒋纪年。 她逃了,他又追。 “蒋纪年,我们断了!” “不,儿子不允许。” “……” “蒋纪年,我们真的断了。” “不,女儿也不允许。” “……” “蒋纪年!” “还想生个龙凤胎?” “……” 他有多傲娇,不堪一击好不好?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请节制! 公子倾城 | 完本

    宋暖以为,自己的痴心守候,能换来陆时宴的真情。 因此,她甘愿一次次做他阴影下的女人。 可事实是,她等来的,不过是他要娶另一个女人的新闻! 至此,她终于醒悟,决心放下这段难堪的情事,决绝离去。 六年后,当经历了人生各种磨难的她,带着五岁儿子回来时。 当年那个男人已是站在最顶端叱咤风云的人。 而她,却再也不是当年那个默默无闻的影子。 同样为了报复,他开始无处不在的挤兑她,一天也不放过。 直到某一天,他摁着她在桌上的时候,一个小包子出现在他面前发出警告! “非法拘禁我妈咪,致使我幼小的心灵和妈咪受到了无法弥补的伤害,你等着法院传单吧!。” 他才怔然,为什么她的儿子会和他长的那么像。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我爱你,你却不爱我,而是明明彼此深爱,却还要相互伤害。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傅爷,夫人又被求婚了 喵五 | 连载中

    靳月是被卖给傅卿的。 她知道他心底藏着白月光。 婚姻三年,她扮演着温良恭顺大方得体的傅太太,任凭他在外面酣歌醉舞朝朝暮暮,从不过问。 结婚他防,“别对我存不该有的妄想,我不爱你。” 离婚她守,“你是我不敢有的妄想,咱不合适。” 此后,云城突起传闻,靳月给傅卿下了降头,为她守身如玉,面子不要是非不分,是祸水。 靳月看着某人冷笑,“分明是我这红颜被你这祸水残害,他们瞎了吗?” 某人低笑,“乖,你的祸水要泛滥了,快拯救下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