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男神:宠妻上瘾 薄荷cat 著
87.27万字 | 13744总点击

哼,长得帅就可以把人家摁到墙上暴风骤雨地烈吻吗?!“我还没有长大,求你不要对我咔嚓咔嚓,好不好?” “不好,我等不及了。” 找不到男人会惶恐,可是带回去一个过分优秀的男人,更加惶恐!...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你好,总统大人 瑟瑟的 | 完本

    比总裁更给力的是总统,总统不止有钱,手里还有一个国家,出入随从全是荷枪实弹的特种兵……啧啧,那排场,除了拉风就木有别的词可以形容了…… 成国的总统是个刚刚二十九岁的男人,这个手里掌握着一个国家的男人,爱上了小小的她……

  • 总裁在上,女佣在下 猫咪不舍 | 完本

    无比奢侈豪华的五星级高级酒店,专属于总裁冷凌傲的VIP贵宾房间里。一张散发着欧式风格的豪华大床上,两具裸的身体,紧紧的纠缠在一起,激烈的来回翻滚着。时不时的,还会听到女人那愉悦的呻吟声,与男人那发泄的低吼声。

  • 逐爱游戏:坏蛋总裁你走开 瑟瑟 | 连载中

    一枚戒指,她成了他的情人,从此与他爱恨纠缠,他宠她爱她却也让她明白他们终究不是一路人,可爱情却让人冲昏头脑,为了爱而奋不顾身,她心甘情愿为他沉沦,只希望长相守共白头。

  • 隐婚溺爱:邵总低调点 桃夕夕 | 完本

    第一次见面,他不小心撕开她的礼服。 第二次见面,她不小心泼湿他的裤子。 第三次见面,他与她浴室冷眼相对。 本来只是想让她低头认错,邵御铭想不到的是竟然舍不得放手了。 嗯,既然看上了,那就是他的了! “滚开!呜呜——”苏语棠哭的花枝乱颤,她才不是他的!

  • 靳少宠妻无度 朵言 | 完本

    怀胎八月,抵不过男小三的一句话。苏念心灰意冷的时候,却遇到了靳彦钊。她活了二十多年,才知道,原来被爱是一件这么幸福的事情。

  • 腹黑总裁的契约宠妻 萧萧 | 完本

    两周年结婚纪念日上一场陷害,她死而复生,一无所有,人人都欺她、踩她。一纸婚约,她成为慕总裁的老婆,虐渣男、打小三,身后自有人为她撑腰、收尸。传言他不近女色,喜好男,谁知婚后他对她百般索爱、毫不节制,各种浪漫大餐,英雄救美,无限卡随便刷,把她宠的无法无天,让她只想丢下婚书逃跑。某日她再忍受不了每日的腰疼,指着他大骂起来:“慕连成,你个混蛋,说好我成为你老婆,你帮我复仇,你这样,我会误会你想追我。”“你竟然才看出来?看来我一直表现的不够明显!”于是直接扑倒。安慕希,说好的不近女色呢?

  • 报复,我的爱人 西橘 | 连载中

    我爱何子宸愿意付出我所有的一切,而何子宸回应我的是他跟妹妹的亲密,我苦苦哀求,何子宸递给我一张离婚协议书,几番周折,我决定报复那个曾经伤害过我的男人,到了最后,我不爱他,何子宸却在我的身边紧追不舍,他说,我是她的全世界,可是,这一次,我却不会相信!“何先生,不好意思,追我请排队!”

  • 火爆宠妃:冷王爷特给力 麒麟踏月 | 连载中

    穿越成王妃,正值洞房花烛夜,幸好不受王爷待见,还定下了互不干涉的约定。可是慢慢的,颜辞镜见识到了某男的无耻嘴脸,然后终于忍不住了,“王爷,你到底想干什么?” 王爷强势壁咚,目光隐忍火辣,“本王想干什么,你心里没点数?”

  • 团宠小祖宗要掉马了 沈清 | 连载中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一胎六宝:总裁爹地喝nai nai 毛毛的麻麻 | 连载中

    【天才六宝+超级甜宠】 五年前,夏星辰去酒吧借了个娃,一不小心借到了隐形大佬,生下六个小糯米团子。 结果,却被满城通辑,无奈她只能快递三个小糯米团子过去。 看着三个抱着自己要nainai的奶娃子,司夜寒怒火中烧。 “掘地三尺,把那个女人给找出来!” 他不知道的是,为了给某个团子治病,某人正悄悄找上他,准备再借一次! 司夜寒一把按住胆大包天的女人,“不用借,我全额赠送。” 夏星辰从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我用不了这么多……一次就好。” 司夜寒邪魅一笑,“一次太少,多多益善。”

  • 左少宠妻太凶猛 冰茶 | 连载中

    “喜欢开灯,还是关灯?”21岁那年,走投无路的她签下一纸生子协议, 于是,未经人事的她被蒙上眼睛送到他的床/上。事后多年,一场意外她被金主——左蔚,百般纠缠。每个海城女人的梦中,皆有一个成熟冷漠的左蔚。他拥有至高权势与取之不尽的财富,他发誓要给她想要的一切,除了婚姻…可她唯一想要的,不过是一生为一人。这一场穷途末路的爱,真的能够全身而退吗?

  • 偏执总裁的甜妻 薇薇安 | 连载中

    莫名其妙的和陌生男人发生了一夜情,她,婚内出轨了。以为再也不会和他有任何瓜葛,然而,他很快出现在她的家门口。什么,他竟然是她老公的哥哥…… 她心虚的找上他警告:“你不要把我们之间发生的事说出去,否则,我要让你好看!” “那你拿什么补偿我?”他霸道的把她按在墙上,“身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