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老公,宠妻无度 峰峰阳 著
264.43万字 | 39499总点击

走投无路,被妈咪卖掉了初夜,她被蒙上双眼送到了他的面前,从始至终都不知道他的样子,而他爱她上瘾,她却浑然不知,终于有一天她要结婚嫁给他的兄弟,她才知道她的未婚夫:“一年前为我出生入死的那个人不是你!为我挡枪防弹的那个人不是你!可是为什么,你偏偏要洗掉我那些记忆?偏偏要拆散我和他,难道就只是为了要得到我么!”...

最新章节
第832章 幸福的路还很长
“我可不见你有多威风!”tiger白了雷赫一眼,酷酷地跑到甲板上去玩乐了!那里,还有摇篮里的鸭鸭妹妹等着他呢! “噶?”雷赫看着tiger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老公,不约 桐桐桐 | 连载中

    原本以为嫁给了爱情的沈乐颜没想到在婚礼上竟然被劈腿,小三竟然还是自己的妹妹。她慌乱逃婚,却又碰到了历南璟,从此后与他纠缠不休,可终究只是他用钱买回来的女人。她告诫自己认清现实,却越陷越深,可直到多年后她才发现,原来一切不过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 一念情起 瑜小鱼 | 完本

    相恋十年的男友为了少奋斗二十年,把她给绿了。一怒之下,她把这对狗男女竭力争取的合伙人给睡了。睡完想跑?泪,被睡的男人不同意……

  • 替身爱人:总裁别乱来 妖精女王 | 连载中

    她因为一场设计被送到了一个傻子床上,当她醒来时竟然发现。。。

  • 豪门婚约:回来吧前妻 花之心恋 | 连载中

    “姐姐,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物归原主?你这个不称职的龙少夫人也当得够久了,也该还给我了吧。” 面对挑衅,她无动于衷只是微笑。 从楼梯上滚下,那个女人站在楼梯口哈哈大笑强忍住脚腕扭伤的痛,她走到那个女人的面前扬手给那女人一巴掌,只是下一秒,她脸上也落下一巴掌,火辣辣的疼,口腔里面有血腥的味道。 “慕梓妍,你居然敢打小涵,你想死是不是。” 可笑的望着自己的丈夫,即使心死,依然会痛,慕梓妍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镇定,带着略带颤抖的声音说道:“很心痛是吗,我告诉你龙寒风,我比你更痛。” “离婚协议,签字,该给你的我一样不少给你。” “哦,是吗?” 将离婚协议撕得粉碎扔在面前的那对男女的脸上,慕梓妍拿出了自己准备的离婚协议。 “你们龙家的东西,我不稀罕。” 三年后,他堵在她面前,她冷漠的看着他,开口:“这位先生,麻烦你让让,我和我女儿赶时间。”

  • 先婚后爱:总裁的契约甜妻 听风 | 完本

    “你给我站住!”顾初夏看着眼前如狼似虎的某人,“你别忘了,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 “那就坐实夫妻之实。”某男邪魅一笑,将顾初夏拦腰抱起,吃干抹净。

  • 亿万闪婚:总裁太腹黑 秦雎 | 完本

    魏流云被人陷害,与傅凉柏发生了一夜情。大闹婚礼之后,众人都以为她要被整……可谁知,她却被傅凉柏绑架强行闪婚……

  • 总裁的帝国萌妻 清颜 | 完本

    她甜美可爱,是软软糯糯的小兔子,他霸道乖张,是手握帝国经济的王,当命中注定的那一眼相遇,他就沦陷在她单纯的眼眸中。 把她视作自己的掌中珠心尖宝,把世间最好的一切放在她面前,一代冷漠总裁终于把这只软糯的宝贝带回家中成为只属于自己的珍宝。

  • 缠绵入骨:总裁只欢不爱 舞浓浓 | 连载中

    六年前一个天寒地冻的黄昏。 厚雪覆盖了整个山头。 山脚下的民宅里,两姐妹正围在火炉旁。敲门声突然响起。 “是这样的,我们要去山顶上找位很重要的人。但听说这山山势险峻,而且现在被厚雪覆盖,更是找不到路。我们真的很需要一位熟悉山路的人。所以……” 叶果冲对方微微一笑,“我陪你们一起上去。” 找寻过程中,叶果不小心掉入山洞,找到了他们要找的人,却在黑暗的山洞中被少年侵犯。 此事她准备永远保密。 可是六年后,缘分却让他们在机场再次相遇。

  • 天降萌宝:腹黑爹地送上门 袅袅鱼音 | 完本

    陆小小被人算计,阴差阳错睡了某位大佬,带球连滚带爬逃之夭夭,多年后携天才萌宝闪亮登场: 某萌妈“这机场的空调太大了,背心都凉透了” 某萌宝小手指在手机上轻轻点击:“空调已关” 某萌妈“什么破宴会还非得有邀请函!” 某萌宝又拿出手机:“后门已开” 某萌妈幸福感爆棚,天才儿子在手,世界我有! 当某大佬发现有人黑了他帝国的超级安保系统时,怒火爆棚,势要将对方拎出来吊打。 可是拎出来才发现,是个天才儿童,还跟自己长得颇有几分神似。 “爹地,你可算出现了,麻麻等的你好苦,快把她娶回家给我生个小眉眉!”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契约老公,宠妻无度 峰峰阳 | 完本

    走投无路,被妈咪卖掉了初夜,她被蒙上双眼送到了他的面前,从始至终都不知道他的样子,而他爱她上瘾,她却浑然不知,终于有一天她要结婚嫁给他的兄弟,她才知道她的未婚夫:“一年前为我出生入死的那个人不是你!为我挡枪防弹的那个人不是你!可是为什么,你偏偏要洗掉我那些记忆?偏偏要拆散我和他,难道就只是为了要得到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