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拐萌宝,总裁前妻太迷人 南筝 著
112.96万字 | 17874总点击

六年前,她卑微地深爱着他,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残忍伤害她,伤痕累累的她被迫逃离。
六年后,她是光芒耀眼的律师,挽着全球身价第一的钻石单身汉风光归来。
一份离婚协议甩到他面前,“签字,以后我和儿子与你两清。”
冰山总裁大怒,“儿子是我的,你,也是我的!你敢给随便给我儿子找便宜爹试试!”
关上门,他却温柔蚀骨,“老婆,这笔账咱们在床上慢慢算。难道你不曾怀念我们在床上有多契合?”...

最新章节
378 幸福的大结局
“跟我回去,好不好?从今以后,我的世界里再没有欧怡雪这个人……你不用再担惊受怕!” “可她为了你自杀……你忍心丢下她吗?”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腹黑总裁绝恋妻:萌宝太难搞 月殇 | 完本

    本是相知相爱的两个人,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却被人威胁陷害,容夜熙与陌月清擦肩而过,容夜熙人海里寻找陌月清,好不容易找到了,追妻成瘾,放下傲娇,却被小鬼头挡道,且看一老两小如何斗志斗勇,最终花落谁家。 容夜熙邪魅的一笑“你会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陌月清妖媚的一勾唇角“这种事你说了不算……” 转身欲走,却被容夜熙一把拽进怀里,一路攻池掠城,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这时从旁边跳出一个小男孩,对着他就是一脚,大喊“大坏蛋,休想欺负妈咪。” 小男孩身后还跟着一位萝莉,正一脸的愤怒,与小男孩一起对付容夜熙。 容夜熙轻挑眉,只能忍让后退,看来得先搞定小鬼头才行啊! 欢迎加入月殇读者群,群号码:585705991

  • 得你是我幸 雨后晴空 | 连载中

    我问沈元杰,他爱过我没有,他低沉地抽烟莫不作语。 我一个离婚的女人还奢求什么爱,可心不由自己,我爱他。 他从来不说爱我,却包容我所有的缺点,帮我摆平一切事情。 他用行动温暖我的心,我陷的越深,越没有安全感,他给我足够的安全感。 可他终究没有说过爱我,沈元杰你知道吗?为了爱你我已经迷失了自己,想要成为你喜欢的样子。

  • 偷个宝宝:总裁娶一送一 遇见连山 | 连载中

    一夜情迷,她睡了海城最矜贵的男人薄砚祁。 四年后,她带着四岁软萌的女儿归来,却不想被家人算计,不得不代替妹妹出嫁,而自己的老公竟然是他! 为期一年的契约婚姻,一年后她潇洒的离婚但是没有想到,那个男人却开始对她纠缠不放。 顾星星看着门外的男人,“我妈咪说了,不能给陌生人开门。” 半夜时分,男人翻窗而进,“老婆,孩子都这么大了,我们复婚吧!?”

  • 许你余生悠然 欧阳蜻蜓 | 完本

    这是一个所有人都爱她,但又都或多或少伤害到她的故事。 六年前,因为爱,他选择离开。 六年后,因为爱,他决意归来。 六年前,因为爱,他选择伤害。 六年间,他向全世界宣布,我只为一人存在。 初恋、挚友、偶然闯进她生活的如妖精般的少年,还有那个光芒万丈的季家二少……感情的路口,她将如何抉择,未来的人生,是独自一人还是与谁牵手,时光终究会给出答案。 爱,有很多种表达方式,唯一笃定的是,有个人爱着她,以不变的初心、以永恒的信仰、以宝贵的生命、甚至以欺骗所有人的谎言……

  • 亿万宠婚,姜少轻点爱 胡萝卜根 | 完本

    苏允歆多年前被被宋倾伤害后性格冷冽,甚至有些偏激,因为父亲的病进入娱乐会所,从此走上一条坎坷的豪门之路。

  • 爹地勾上门:单身妈咪哪里跑 花稚 | 连载中

    天将神蛋,防火防狼防歹徒?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颗蛋不仅会说话还喊她妈妈?自此,多变帅哥竟然对她温柔无比?冰冷学长竟然主动接近?层层迷雾背后,真相只有一个——她叉腰怒吼:“放开那颗蛋,冲我来!”

  • 首席的私有宠妻 水银灯的惠 | 连载中

    安小图怎么也没有想到,只是为了摆脱一个纠缠她的猥琐男,在夜店找了一个高冷男假扮男友,竟然要赔上一辈子!从此,她时不时就要被占便宜,老婆要抱抱,老婆要亲亲,老婆搂着睡,尼玛这是一只发情泰迪吗?

  • 豪门盛宠:霸少,狠会撩 花之心恋 | 连载中

    结婚三年,她在这场如坟墓的婚姻里痛苦挣扎,他却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 她以为以后会好起来,直到那个女人回来,他抱着那个女人怒斥她的狠毒 “慕梓妍,你害得小涵昏迷三年,这三年都是你该得到的惩罚!”

  • 一胎双宝:夫人哪里逃 | 连载中

    一朝被闺蜜谋害,身份被抢,孩子被夺,记忆全失,甚至自己的娃还认了闺蜜当妈。 再次归来,她成了孩子的伯母。 “安安是我的儿子,闹闹也是我的儿子!”顾墨琛像是盯上了猎物,纠缠不放。 韩西雅表示很头秃,自己这个小叔,自己有儿子,怎么总是虎视眈眈要抢自己儿子? 还未深想,却又见男人一-勾唇畔:“而你,是我儿子们的妈!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偷拐萌宝,总裁前妻太迷人 南筝 | 完本

    六年前,她卑微地深爱着他,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残忍伤害她,伤痕累累的她被迫逃离。 六年后,她是光芒耀眼的律师,挽着全球身价第一的钻石单身汉风光归来。 一份离婚协议甩到他面前,“签字,以后我和儿子与你两清。” 冰山总裁大怒,“儿子是我的,你,也是我的!你敢给随便给我儿子找便宜爹试试!” 关上门,他却温柔蚀骨,“老婆,这笔账咱们在床上慢慢算。难道你不曾怀念我们在床上有多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