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拐萌宝,总裁前妻太迷人 南筝 著
112.96万字 | 41101总点击

六年前,她卑微地深爱着他,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残忍伤害她,伤痕累累的她被迫逃离。
六年后,她是光芒耀眼的律师,挽着全球身价第一的钻石单身汉风光归来。
一份离婚协议甩到他面前,“签字,以后我和儿子与你两清。”
冰山总裁大怒,“儿子是我的,你,也是我的!你敢给随便给我儿子找便宜爹试试!”
关上门,他却温柔蚀骨,“老婆,这笔账咱们在床上慢慢算。难道你不曾怀念我们在床上有多契合?”...

最新章节
378 幸福的大结局
“跟我回去,好不好?从今以后,我的世界里再没有欧怡雪这个人……你不用再担惊受怕!” “可她为了你自杀……你忍心丢下她吗?”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婚心荡漾:小妻你好甜 我爱卡卡 | 完本

    她的婚礼上,“死”了五年的未婚夫突然出现,上演了一幕抢婚的戏码。她在他身下缱绻辗转,由少女变成女人,享受着他的疼爱,沉沦于他的宠溺。然而,当她看到和他一模一样的男子时,彻底傻住!到底,谁才是她曾经爱的那个男人?

  • 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 叫兽萌 | 连载中

    母亲为了利益给我下药,卖给继父,我拼命逃离出来,爬上了他的车,在药力的影响下...一夜 激情,我与他签下协议结婚,说好不碰我,他却夜夜扑身上来...

  • 嗜血总裁,暖个床吧 秀儿香香 | 完本

    秦芯怀着乔辰深的孩子,却选择离婚,他们的婚姻到底遭遇了什么……

  • 娇妻太鲜嫩,我的邪恶老公 姜七七 | 完本

    “再别过来!你敢过来我就跳下去,你信不信?”面对邪恶阔少,无辜少女站在窗边以死相逼。 “有本事你倒是跳啊。”邪恶阔少偏偏不信邪,想取悦自己的女人无数,各种招数也是层出不穷,以命相搏还是头一次见。 没成想女孩儿真的跳了下去,把阔少吓到心脏骤停有木有。 看着女孩儿狡黠的笑容,阔少知道自己的心伴随着那骇人一跳已经丢给她了。

  • 一念情起 瑜小鱼 | 完本

    相恋十年的男友为了少奋斗二十年,把她给绿了。一怒之下,她把这对狗男女竭力争取的合伙人给睡了。睡完想跑?泪,被睡的男人不同意……

  • 豪门婚约:回来吧前妻 花之心恋 | 连载中

    “姐姐,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物归原主?你这个不称职的龙少夫人也当得够久了,也该还给我了吧。” 面对挑衅,她无动于衷只是微笑。 从楼梯上滚下,那个女人站在楼梯口哈哈大笑强忍住脚腕扭伤的痛,她走到那个女人的面前扬手给那女人一巴掌,只是下一秒,她脸上也落下一巴掌,火辣辣的疼,口腔里面有血腥的味道。 “慕梓妍,你居然敢打小涵,你想死是不是。” 可笑的望着自己的丈夫,即使心死,依然会痛,慕梓妍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镇定,带着略带颤抖的声音说道:“很心痛是吗,我告诉你龙寒风,我比你更痛。” “离婚协议,签字,该给你的我一样不少给你。” “哦,是吗?” 将离婚协议撕得粉碎扔在面前的那对男女的脸上,慕梓妍拿出了自己准备的离婚协议。 “你们龙家的东西,我不稀罕。” 三年后,他堵在她面前,她冷漠的看着他,开口:“这位先生,麻烦你让让,我和我女儿赶时间。”

  • 情难自控:总裁请自重 安歌 | 连载中

    婚姻的世界里,三个人太拥挤。杨飞雪决定全身而退,还契约丈夫慕容风以自由。更何况,身边从来就不缺倾慕她的男人。……当她潇潇洒洒和新任未婚夫手挽手出现在订婚宴会上时,某人瞪着眼、咬着唇、握着拳头,死乞白赖地登门了。“杨飞雪,你只能是我的!”当着满屋子的人的面,他竟然玩起了“壁咚……”

  • 隔壁教授轻点宠 半扉 | 连载中

    一场游戏,顾婉玗惹上了他,本以为不会再见,结果他不仅大学的教授,还住在她隔壁…… “到点了,该吃饭了……” 顾婉玗:“不去,浪费脑细胞” “就吃个饭,浪费什么脑细胞,像你这么笨,要脑细胞也没用” 顾婉玗:“……”

  • 缠绵入骨:总裁只欢不爱 舞浓浓 | 连载中

    六年前一个天寒地冻的黄昏。 厚雪覆盖了整个山头。 山脚下的民宅里,两姐妹正围在火炉旁。敲门声突然响起。 “是这样的,我们要去山顶上找位很重要的人。但听说这山山势险峻,而且现在被厚雪覆盖,更是找不到路。我们真的很需要一位熟悉山路的人。所以……” 叶果冲对方微微一笑,“我陪你们一起上去。” 找寻过程中,叶果不小心掉入山洞,找到了他们要找的人,却在黑暗的山洞中被少年侵犯。 此事她准备永远保密。 可是六年后,缘分却让他们在机场再次相遇。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偷拐萌宝,总裁前妻太迷人 南筝 | 完本

    六年前,她卑微地深爱着他,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残忍伤害她,伤痕累累的她被迫逃离。 六年后,她是光芒耀眼的律师,挽着全球身价第一的钻石单身汉风光归来。 一份离婚协议甩到他面前,“签字,以后我和儿子与你两清。” 冰山总裁大怒,“儿子是我的,你,也是我的!你敢给随便给我儿子找便宜爹试试!” 关上门,他却温柔蚀骨,“老婆,这笔账咱们在床上慢慢算。难道你不曾怀念我们在床上有多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