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宠婚:权少撩妻上瘾! 裳子惠 著
298.71万字 | 38173总点击

被军界、政界、商界争抢的宠儿欧远宸,如今却被一个丫头扑倒:“躺好,摆好姿势,不许乱动。”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可他还没来得及报复,这丫头却说:“大叔,结婚不,我怀孕了。”
“你要是不跟我结婚,我就告你行为不检。”欧远宸皱眉闷声道:“当初你饥渴的把我扑倒,占我便宜,吃我豆腐,现在不会拍拍屁股走人吧?”
这丫头却说:“看你表现啦!“...

最新章节
第990章:五年后
“我只说一次,你听好了。你能不能怀孕,都是我的老婆。我们有没有孩子我不在乎。我是喜欢孩子没错,但是孩子和你之间,我会义无反顾的选择你,听到没有”秦旭愤怒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蜜宠小萌妻 琉璃盏 | 完本

    她十八岁时,走投无路,无奈之下,一纸协议她成为代孕妈妈。 谁知道她产下一对双胞胎……于是她偷偷的藏了一个…… 几年后,阴差阳错,她发现一个跟她儿子一模一样的男孩。 而男孩的父亲,竟然是富可敌国的滔天人物!

  • 步步勾心:高冷总裁的心尖宠 半窗疏影 | 完本

    没人知道顾雨桐跟了陆子寒,是心甘情愿。 那时,她爱他爱得天崩地裂,爱得忘记了自己。 他却把她逼得退无可退,她发疯喊道:“陆子寒,你别闹了,我已经不爱你了!” 他却比她更疯狂,掐着她的脖子,“不爱我的后果有两个,要么我死,要么你陪我去死!” “有第三路吗?” “有,在床上被我弄死!” 顾雨桐:…… 怎样都是死,不如跟他白头到死! 喜欢的亲,欢迎收藏,欢迎留言,打赏有加更哦!

  • 前任每天都在求复合 妖妖灵 | 连载中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手是你要分的,轨是你要出的,就别怪自己找虐!” 慕少天怎么会想到,一直百依百顺的二十四孝女友,居然有三个大佬哥哥。 “媳妇儿!你回来吧!” “回来?可以!先把你手里的股份都丢了!”

  • 落跑妈咪:大亨的小逃妻 大虾米 | 完本

      飞机,已在缓缓降落,落在这个他曾经很熟悉的国家。   很久,平稳的滑翔了半分钟,在机场稳稳停住。   男子的眼眸越加的深邃,看不出半点情绪。半晌,他收回目光,优雅的起身。   机舱适时打开,机舱外两旁,有序的排着两条黑衣人长龙。   “蓝少爷,欢迎回国!”蓝氏管家蓝龙恭谨的进舱来,看到男子,眼眸里流出些许欣慰。

  • 空白 波波sue。 | 连载中

    小男生恶狠狠对舒可说:“太好了,这一辈子都不用再见你了,讨厌鬼!”舒可当时立马就被哥哥吓哭了。“谁喜欢你就是王八蛋!”哥哥在舒可耳边说,声音很小,嘴边得意的笑着。舒可还不知道王八蛋是什么,只是认为讨厌鬼比王八蛋更吓人。

  • 攻妻不备:首席大人已躺好 红桃圈 | 完本

    一场莫名的阴谋,她成了一个没身份、没名字的‘活死人’,犹如孤魂野鬼游走在人间,本打算就这么游荡着了却此生,却不想竟碰上了这个导致了这一切的男人,一个让她追杀了两年的大魔王......她的血液里始终都是忠诚与信仰,当她举枪对着他的时候,他说:“陆余笙,下辈子,我先放手。” 这沉重的爱,徘徊在信仰与黑暗之间,还没等到认清自己的心,一切就已成了定局。 “唐瑾年,如果有来生,我想与你重新认识一次,把我欠你的都还给你。 ”

  • 影后毒枭,总裁请放手 亿织 | 完本

    霸爱谋情大总裁,聪慧机敏小明星,一个求而不得却更想得到的故事; 接近,是为了调查往事; 真情,是不知深陷其中; 且看娱乐圈18线小花如何在霸道总裁的背后助攻中一步步成长为女神影后却又消失在众人视线的故事; “沈心,直到我再也找不到你,才真的醒悟...”

  • 顾少的盛世宠婚 荼蘼 | 连载中

    丈夫在我怀孕期间结识了富家女,他出轨在先,却和婆婆一起害我流产,逼我离婚,让我的女儿胎死腹中。我发誓要让她们血债血偿,但却一再的走投无路。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前男友顾铎向我伸出手,他说只要我愿意回到他身边,他不介意做我复仇的工具......

  • 先婚后爱:总裁别太猛 啾咪 | 连载中

    初相遇时,她简单却自卑,而他,高高在上如帝王。再相聚时,她已经小有名气,而他,成为不世传奇。“苏亦欢,你还想跑哪里去?”“祁骁骥,我这辈子再也不想和你有半点关系!”“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诚实的。”华丽的卧室里,床上纠缠的两个人,注定要纠缠一辈子。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名门宠婚:权少撩妻上瘾! 裳子惠 | 完本

    被军界、政界、商界争抢的宠儿欧远宸,如今却被一个丫头扑倒:“躺好,摆好姿势,不许乱动。”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可他还没来得及报复,这丫头却说:“大叔,结婚不,我怀孕了。” “你要是不跟我结婚,我就告你行为不检。”欧远宸皱眉闷声道:“当初你饥渴的把我扑倒,占我便宜,吃我豆腐,现在不会拍拍屁股走人吧?” 这丫头却说:“看你表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