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入骨:小妻别闹了 十月清歌 著
93.72万字 | 10725总点击

所有人都知道,唐大总裁对她的宠爱,简直到了骨子里。六年前就不惜使用卑劣的手段把她占有,六年后,更是纠纠纠缠缠缠,没完没了。“小妻,乖乖躺好,别闹了。再闹下去,受累的可就是你喽。”呜呜,你们都被骗了!他这哪里是宠她,明明就是让她生不如死啊啊啊啊!...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娇妻有毒 顾佳佳 | 完本

    他已经在床上昏迷三年,醒过来后却自暴自弃,拒绝运动锻炼!“裴景弦先生,为了不让你永远失去行走功能,本姑娘只好帮你运动一下,把你给生扑了……”说完,她便开始脱衣服……

  • 偷拐萌宝,总裁前妻太迷人 南筝 | 完本

    六年前,她卑微地深爱着他,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残忍伤害她,伤痕累累的她被迫逃离。 六年后,她是光芒耀眼的律师,挽着全球身价第一的钻石单身汉风光归来。 一份离婚协议甩到他面前,“签字,以后我和儿子与你两清。” 冰山总裁大怒,“儿子是我的,你,也是我的!你敢给随便给我儿子找便宜爹试试!” 关上门,他却温柔蚀骨,“老婆,这笔账咱们在床上慢慢算。难道你不曾怀念我们在床上有多契合?”

  • 染指军婚:老公送上门 蔓蔓紫青 | 完本

    “子、子辰,轻点!好痛!”因为男人粗鲁的进出,女子的身子也被顶得上下摇动着,但见她好看的秀眉已经皱成了一团。慕子辰将苏安然当成了他玩宠小猫咪,一个随时随地,都可以顺手拈来的泄欲玩宠罢了!

  • 娇妻在上:陆少,请节制 安可 | 连载中

    四年前,郑颖被算计,堂堂名牌大学学生,被指为不守妇道的下贱货。 四年后,她一心想要算计复仇,却偏偏遇上一生都避不开的劫。

  • 偷个宝宝:总裁娶一送一 遇见连山 | 连载中

    一夜情迷,她睡了海城最矜贵的男人薄砚祁。 四年后,她带着四岁软萌的女儿归来,却不想被家人算计,不得不代替妹妹出嫁,而自己的老公竟然是他! 为期一年的契约婚姻,一年后她潇洒的离婚但是没有想到,那个男人却开始对她纠缠不放。 顾星星看着门外的男人,“我妈咪说了,不能给陌生人开门。” 半夜时分,男人翻窗而进,“老婆,孩子都这么大了,我们复婚吧!?”

  • 蚀骨情深:霍少,咱约吧 白白苏 | 完本

    顾好逑为躲避未来公公的咸猪手,晕晕沉沉中把一枚大叔给睡了。 第二天醒来,顾好逑发现这睡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那个沾亲带故的大姨夫——海城霍少! 顾好逑顿时就怂了:“大,大大姨夫,好巧啊!” 霍少笑了:“不巧。” 事后,顾好逑觉得自己闹大发了,沾上霍少这么个大麻烦。 霍少说:“你爽完就打算不要了?” 霍少还说:“你到底是要快点儿,还是慢点儿?” 霍少最后还说:“逑逑,过来,睡觉……”

  • 总裁的私宠:单身妈咪爱爱爱 温水情 | 连载中

    她才十八岁,本来是件高兴的事情,因为可以得到钱,她却忍受着折磨……世事无常,当她遇到自己真命天子的那刻,她眯着眼:“这位先生,你好眼熟?”

  • 甜婚蜜爱:娇妻,你别逃! 雪蚕 | 完本

    杜雪颜在人生最灰暗的时候遇见了历风爵,却不想她的人生就像开了挂的似的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迷迷糊糊的就成了‘已婚人士’?!一到夜里某只大灰狼就会原形毕露,还说什么“要和她试遍所有姿势”!对此她只想sayNo!可是为什么会冒出这么多想要翘她墙脚的小迷妹,连红本本也镇压不住?好吧!立刻开始秀恩爱模式!

  • 宠妻入骨:亿万总裁轻轻吻 景小雅 | 连载中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某集团总裁却狠狠地抱住了她。景素素越是挣扎,章若昀就抱她越紧。 “叔叔,这样不行,你不要……” 章若昀邪魅一笑:“叔叔?我都不知道你还喜欢那种调调!”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绝色战魂师 十月清歌 | 完本

    睡的好好的却不曾想居然穿越了!还穿越到一个快饿死的乞丐身上?! 手中只有一把破剑和一个毒舌的剑魂,不过拜他所赐他也大概了解这个世界,于是她决定找一个高手对自己产生兴趣,来保护自己。谁知道这个所谓的高手的身份越来越扑朔迷离,他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保护自己?

  • 鬼面煞妃 十月清歌 | 完本

    从谈虎变色的黑客帝国到体弱多病的濒死王妃,她穿越了!在她重生有独有的计谋帮助自己国家天痕国战胜了强于数倍的魔烈国之后,魔烈国不甘心的回袭,天痕国交出她为囚徒。在魔烈国的百般折磨之后,她暗自发誓:“要么你现在杀了我,否则他日,我逃出去魔烈国必然亡!”

  • 爱你入骨:小妻别闹了 十月清歌 | 完本

    所有人都知道,唐大总裁对她的宠爱,简直到了骨子里。六年前就不惜使用卑劣的手段把她占有,六年后,更是纠纠纠缠缠缠,没完没了。“小妻,乖乖躺好,别闹了。再闹下去,受累的可就是你喽。”呜呜,你们都被骗了!他这哪里是宠她,明明就是让她生不如死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