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王妃 乔真 著
63.11万字 | 9655总点击

陆云袖自小被寄宿在姑姑家中,备受煎熬。被自己姑姑设计要以冥婚的形式嫁入王爷府来还清姑姑一家人所欠下的债务,而她是不是从今以后以此芳华年,度了残余生?而就在入嫁当天,她作为一个未亡人,居然与“新郎”的长兄在圆房!这背后是有人指使还是另有其目的?...

最新章节
209大结局
因为叶隐风可能会感染他人的病因,整个主院所有的丫鬟家丁都被调走,陆云袖想拾个盆也要自己弯腰下去,可肚子如今有点大,她撑着腰一点点的下蹲,直到手指够到盆为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凰后天骄:冷王的枭宠 风华凄凄 | 完本

    她、天赋异禀,惊才艳绝,一朝穿越到绝世克星之上,命盘的翻转,从人人喊打到狂傲天下!   说她是克星?   哼,你见过让天子爱得死去活来的克星么?   说她手段残忍杀人如麻?   哼,你见过仇人杀上门来你还摆酒欢迎的么?   说她生性淫荡?   哼,好吧,这是真的……   她花凉城: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卖得了萌,耍得了二,装得了傻,废得了仇人,可老娘就是谁都不喜欢。   他风兰卿:上得朝常,下得伙房,卖得了色相,耍得了阴谋,装得了女人,夺得了这天下,花凉城你凭啥不喜欢。

  • 妃霸天下:夫君招架不住 小女俊俏 | 完本

    废材小女已经十六岁,身体却只有十一二岁般大小,人人喊打,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怪物,但当真相大白之时候,原来自己是奇才!某男蹭过来,“奇才,能不能赏脸拼个床?”

  • 医本倾城 星星索 | 完本

    她是毒医,在现世杀手界医手遮天,却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异世。可睁开双眼,却是无尽的牢笼,被圈养在偌大的鸟笼中,供人观赏!姐妹嘲讽,家族陷害,皇族阴谋。哼,还真当她是笼中之鸟?华丽转身,一抹嗜血惊染天下,挣脱牢笼,她要在这个男人为尊的世界称霸群雄!

  • 医妻难求:王爷,你好坏 清泉石上 | 完本

    婚前中枪就算了,还给那个冷厉强势的未婚夫带了一顶明晃晃的绿帽子。 她只好带球逃婚,以田为生。 他欺身而上:“爱妃,儿子很想有个爹。”

  • 腹黑王爷的妖娆军师 秋萱萱 | 连载中

    21世纪穿越过来的她,竟然是不详之女,而且还要与敌国通婚,看她如何掌握自己的生死与地位。

  • 冰山王爷的心尖妖妃 麒麟踏月 | 完本

    只是发了个誓,就遭天打雷劈,然后穿越。 不仅变成了一个小娃娃,还被王爷夫君戴了个绿帽子? 颜辞镜表示“这都不是事!” 无聊开开美容院,偶尔来点宫斗宅斗调剂一下。 再配上一身遇佛杀佛,遇魔斩魔的逆天妖功,颜坏坏的小日子简直不要太美滋滋。 只是—— “王爷,你信我,我和武泽浩,白修洁,大师兄他们之间真的没什么!?” 面对步步逼近,浑身上下散发着凛人寒气的妖孽美男,颜辞镜努力吞了吞口水。 这是天要亡我啊?!!!! “哦!?那么我的小王妃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那些都逼到府门口的家伙们是什么情况?不要告诉我只是路过哦!” “我我我——” “算了,”某男狡黠一笑:“他们要呆就呆吧!等我和我的小王妃造人成功,他们就呆不住了。” “哎哎哎!!!?顾轩辰你放我下来!我的腰受不了啊!”

  • 我与丞相共枕眠 山溪清 | 完本

    前世,她原是尊贵的长公主,嫁给徐亦洲后,又成为了京城里的贵女名媛都顶顶羡慕的丞相夫人。宋嫣就这样在徐亦洲给她编织的美梦里乐不思蜀。山河换代之际,他投奔新主,为表忠心,一尺白绫赐予她。 这一世,她宁愿违抗皇命也不愿再嫁他,孰知他竟步步紧逼,不惜代价将她娶回家。 “娘子,为夫替你更衣啊~”他步步紧逼。 宋嫣身着喜服,面如雪,点绛唇,绝艳芳华,“你滚开!” 那人却仍是嬉皮笑脸不为所动:“娘子别生气,为夫这就来伺候你。”

  • 弃妃替孕:我跟皇上有个约 迟安予 | 完本

    被人剖腹取子是什么感受? 宁君婕知道那种深入骨髓的痛彻心扉! 重生后, 她抱着自己的尸骨在墓前对天发誓, “那些害她的,伤她的,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却不想,一场宫廷阴谋, 让她泥足深陷, 在寂寞的深宫之中,她跟那个男人相互试探,却又踽踽前行, 谁是谁的棋,谁又彻底输真心?!

  • 一品农妻:桑田酒娘子 上婉 | 完本

     一朝穿越成农女,廖秋菊做梦都想过上富裕的生活。这日子才刚刚好一些,极品亲戚就如虎似狼地围上来。   想占好处?门都没有。   廖秋菊毫不留情地料理了所谓的亲戚。但她怎么也没料到,表明温文尔雅的江夫子,其实是个无赖。   “某人,你就不能想法子挣钱养活自己吗?”   “你挣的钱太多了,要不我帮你生娃,你养活我如何?”某男戏谑道。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冥婚王妃 乔真 | 完本

    陆云袖自小被寄宿在姑姑家中,备受煎熬。被自己姑姑设计要以冥婚的形式嫁入王爷府来还清姑姑一家人所欠下的债务,而她是不是从今以后以此芳华年,度了残余生?而就在入嫁当天,她作为一个未亡人,居然与“新郎”的长兄在圆房!这背后是有人指使还是另有其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