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打脸

顾青 2013字 2019-06-06 17:24:57
  第二天一早,白晓笙就开始为出摊做准备,忙忙碌碌到了傍晚。

  她在单车两边用铁架子固定,把自家的煤炭炉放到铁架上,另一边放了锅和其他一些东西。

  今天她想在城里的美食街试卖,如果好的话,以后再考虑在美食街租个店面。

  这样不说日进斗金,起码前期能很好的改善生活。

  畅想美好的未来,白晓笙脸上的笑容灿烂。

  可等她到美食街后,就有些笑不出来了。

  这会天已经黑了,摊位被人占了去,她在美食街晃了一圈,最后发现,除了臭水沟旁边,别的地都没位置了?

  心里郁闷,却也容不得她挑剔,把自个的东西从铁架上搬了下来。

  煤炭炉点了火,熬好的汤端了出来,倒在一个小锅里,又在前面摆了个小桌子,把肉丸和菜摆放了上去。

  这条美食街虽然没有市区中心那边的盛况,但也不差,附近有不少居民楼,隔壁街还有服装城,人流量自是不用说。

  等到八点过后,陆陆续续的,人多了起来。

  白晓笙边熬汤边吆喝。

  她这汤在家里熬了五个小时,汤汁香浓的很,一熬开,那味道吸引了不少目光。

  不过很快的,那些人就被臭水沟给败坏了兴致,一个个略带嫌弃的移开目光。

  刚开始她还能镇定下来,可眼揪着快要九点,怕徐玉兰在家里担心,白晓笙开始急了。

  瞧了瞧沸腾的锅,白晓笙深吸了口气,大声吆喝道:“本店第一天开张,优惠大甩卖,买两串送一串,机会难得,走过路过的兄弟姐妹们不要错过啊。”

  这一通喊,还真吸引了不少视线。

  白晓笙在那些人身上略过,最后落到摊子前一个长得圆圆润润白白胖胖的女孩上,“同学,买几串试试啊,健康美味,好吃不贵,保准你吃了一次还想吃。”

  田诗犹犹豫豫,她本来是要去买烧烤的,但被白晓笙这一招呼,有些不好意思走开,又瞧着对方和自己年纪相仿,大晚上还要跑出来做生意,心一软,走了过去,“怎么卖啊?”

  “我这麻辣烫,每串菜五分钱,肉五毛钱,海鲜一块钱。”这还是第一个上门询价的,白晓笙热情四溢。

  这价格倒是不算贵,田诗闻了闻那味道,一咬牙,伸手拿了八串递给白晓笙。

  白晓笙眉眼弯弯:“四串肉,三串海鲜,一串菜,总共是五块零五分。今天买二送一,再送你四串,两串肉两串菜,同学你自己挑哈。”

  “还能有肉?”田诗惊讶不已,她还以为会送一堆蔬菜呢,毕竟别家就是用这样的套路啊,没想到这店家这么实在,刚才心头还有些不大乐意,这会也已经散去。

  笑嘻嘻的挑了几串喜欢的出来。

  白晓笙接过后放到锅里。肉和海鲜都是熟的,现在只需要加热,菜现煮,不过不费时间,很快就把东西煮好,打包好递给田诗。

  田诗凑到鼻尖闻了闻,闻到那股味道,眼睛亮晶晶的,给了钱后拎着麻辣烫往自个家走。

  田诗走后,又陆续来了几人。买的都不多,每人也就四五串。

  瞧着锅里剩下十多串,白晓笙准备回家,今天她带来的不多,算是试试水,她明天早点过来占位置。

  心里盘算着,摊子已经收拾好,骑着单车往家里赶。……

  田诗拎着麻辣烫回家。

  她这刚走进家门,就看到坐在电视前的老爸,吓得田诗身上的肉都抖了抖。

  田爸冷着一张脸,看向了田诗:“又去买这些垃圾,我跟你说多少次了,外面的东西不卫生,你就是左耳进右耳出,什么时候能放在心上?”

  田诗缩了缩脑袋,眼珠子转动,道:“那啥,是一个同学在卖,东西肯定新鲜的。”

  田爸怀疑:“真是你同学在卖?”

  田诗重重点头。

  田爸还有些不相信,“我尝尝。”

  田诗心里顿时哀嚎了一声,她爸那嘴巴比仪器还要精准,她妈那天多买了些菜,隔天瞧着菜还清脆就炒了吃。她们吃着没什么不一样的,偏生她爸一口就尝出来。

  这会她爸要吃了,不就露馅了?偏生她还不能拒绝,苦着脸递给她爸。

  田爸瞧着闺女那模样,心里已经有了底,他用挑剔的视线看着那麻辣烫,却见里面无论是肉还是菜,瞧着都挺新鲜的,他犹豫了下,夹了一小块青菜送到嘴里。

  然后又夹了肉和海鲜。

  田诗本来已经等着挨训,却见她爸一口接着一口,震惊不已的道:“爸,你尝出来了吗?”

  田爸尴尬看了眼那碗,这才意犹未尽的放下筷子,瞧着自家闺女那委屈的模样,道:“那啥,这东西挺新鲜的,看来你朋友没有讹你。你趁热吃吧,我先出去一趟。”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田诗瞧着她爸离开,这才去瞧那麻辣烫,却见里面的东西去了大半,只剩下汤和一点肉,顿时气得直跳脚,“老爸你赔我麻辣烫!”……

  白晓笙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

  刚进家门,徐玉兰听到动静,忧心忡忡的从房间走了出来,“晓笙,你这是去了哪?怎么到现在才回来?”说着视线落到她手里拿着的炉子和肉串,微微一愣,“这是?”

  晚间出去时,白晓笙在纸条上写了出去一会,便没有告诉徐玉兰具体去干什么,也难怪徐玉兰会疑惑。

  白晓笙一开始就没准备隐瞒,徐玉兰问了,她便把自己卖麻辣烫的事说了一遍。

  徐玉兰听的一愣一愣,等她说完,徐玉兰只觉得心疼的紧:“晓笙啊,你要没钱就和妈说,怎么就跑去摆摊?那活计那么累,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能干?”

  “没什么不能干的,再说我都成年了,可没有那脸朝您要钱。”说着把炉子和锅放下,打开了锅盖,看着里面还热乎的汤和肉,道:“我这里面还剩点串串,妈你要不嫌弃就试试?”

  徐玉兰瞧着自个闺女懂事的样子,心里热乎,泪眼婆娑的道:“妈不嫌弃。”
新书推荐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 祖安狂徒 2020-04-27 17:55:07

    作者大大写的真好,人物很有吸引力,接地气,加油加油ヾ(◍°∇°◍)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