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努力赚钱

顾青 2029字 2019-06-06 17:25:31
  白晓笙笑眯眯的,把里面剩下的串串全部夹到碗里,又倒了点汤水,递给徐玉兰。

  徐玉兰接过,看到碗里大块的肉时,她又心疼了,“这可都是好东西,不然你留着明天吃?妈吃了不是浪费吗?”

  这话听的白晓笙的心里开始发酸,对比起拿着白家的钱吃香喝辣的吕家人,她妈是真的让她心疼:“妈,现在天气热,放到明天就馊了。”

  徐玉兰踌躇,觉得白晓笙说的也对,也没再推辞。

  见她妈开始吃东西,白晓笙清点起今天卖的钱来。

  今天总共卖了二十四块,单纯食材花了二十块,再加上竹签和材料,这价格算是没赚没亏。

  这主要是因为卖的少送的多,剩下的也多,所以这个结果在白晓笙意料之中。

  她也没气馁,让她妈把吃好的碗筷放一边,等她明天起来再收拾,就跑回房间洗漱睡觉。

  徐玉兰本来还想劝白晓笙别瞎折腾,但看着她元气满满的样子,终究没有说出口。既然这孩子喜欢,那就由着她去吧。

  现在这样子,总比为了吕志涛要死要活的好。……

  白晓笙房中有闹钟,却忘了调闹铃,第二天直接睡到日晒三杆。

  看着闹钟上显示的时间,她从床上跳起来,急匆匆的跑到厨房,本来还担心赶不及,却发现她妈把她的活都给干了。

  不仅把锅刷的干净,就是菜也洗好放在一旁晾着,倒是给她省下了不少时间。

  菜多买了,但是肉她是按量的,能卖多少就买多少,所以这会只能在APP上重新下单。

  等送货上门,她把肉骨头清洗干净下锅熬汤。

  至于把东西串起来,要等到下午,所以东西熬上后,白晓笙就闲了下来。

  无所事事的她晃悠着到了房间,想着要不要来个大扫除?这还没动手,就看到放在书桌上的书本。

  白晓笙来了兴致,随手拿起一本,翻开了书页。

  看到书本上写着的高二三班时,眼神略微恍惚。

  她是在高一的时候认识了吕志涛,吕志涛是她的学长,只比她大一岁。

  两人处了一年对象,在她高二的时候,吕志涛向她求了婚。

  当时的她也是昏了头,就那么稀里糊涂答应,并且为了吕志涛,把自个爸妈存了一年,准备给她交高三学费和伙食费的一千块钱,全部赞助给吕志涛读大学,为此,自己只能辍学在家。

  可等吕志涛大学毕业,在京城的大公司里做了科长,就开始嫌弃她学历低,还经常用学历低这件事戳她痛脚。

  想想白晓笙都为前世的自己不值。

  心里憋得慌,她随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矿泉水,拧开咕噜咕噜的灌,等半瓶水入肚,愤怒的心情逐渐平复。

  等等,一千块?她差点就忘了这笔钱了。

  要知道她妈一个月的工资也就两百块,这得有五个月工资了,这么多钱就这么白白给吕家人?她有那么贱?

  她的眼珠子微微转动,心头倒是有了主意。

  心里还在乐呵,肚子突然咕的一声。

  白晓笙愣了下,肚子仿佛翻江倒海,疼痛让她白了脸,夹紧双腿,捂住肚子一溜烟往厕所跑去。

  好在厕所离的不远,几步就到了。

  裤子一脱,往那一蹲,白晓笙长长出了口气。

  一泄三千里,等白晓笙排完,整个人快要虚脱,双腿打颤,一只手扶着墙壁,另一只手捏着鼻子出来了。

  特么的,她也不是没拉过粑粑的人,可这一次,那味道简直了,都能做成生化武器。等她挪动身体到了房间,还觉得身上沾着味道,恶心的很。

  不过她无缘无故的,怎么就拉肚子了?

  坐在椅子上的她仔细回想这两天的饮食,她也没吃错什么啊?心里疑惑之余,视线不期然落到那瓶价值999的水上。

  她貌似……刚才喝了后?然后就拉了?所以是这水有问题?

  白晓笙觉得找到元凶,不由分说开始戳客服。

  客服像是全天在线,她这边刚戳,那边立马响起了声音。

  白晓笙恶狠狠的道:“你们这也太不地道了,你这水是过期了多久?喝下去比吃泻药还来劲。”也亏的她是在家,如果是在美食街,那她不得拉裤子上?

  “买家,我们的东西保质保量,绝对不会出现过期的事情。你所说的症状,事实上是在排毒。”

  “排毒?”

  “没错,买家身体里毒素越多,排的也越多,等到没有毒素排出来时,买家的身体就已经到最健康的状态。”客服的声音带着笑,像是知道白晓笙不相信般,又道:“买家没有感觉身体轻盈了许多吗?”

  刚才腿麻了,她也没去关注别的,这会客服说起,她倒是仔细去感受。

  也不知道是因为拉的太多还是什么,她还真觉得身体轻了很多,特别是肚子的地方,感觉暖融融的。

  这个认知,让她有点相信客服的话了:“这水谁都管用?”

  “是的买家,这一款属于温和无刺激,老人小孩都能喝。”

  就她拉肚子那猛劲,还温和无刺激?她觉得自个都不认识这两个词了。

  不过效果好的话,倒能稍减服用量,这样应该不会怎么拉?

  白晓笙又询问了句:“一瓶就能把身体调养好?还有,这玩意就不能便宜点吗?”

  客服道:“按照现在人的身体条件,一瓶肯定是不行的。至于价位,我们是按照现在调理所需的金额收取,绝不乱收费。”

  “你这话的意思,是外面物价上涨,这水的价格也会上调?”

  “是的买家。”

  白晓笙顿觉压力山大。

  到她三十岁那一年,这水的价格不得几百万啊?

  啧啧两声,她觉得肩膀的重担更重了。她要趁现在赚钱,给爸妈改善下身体才行。

  有了干劲,白晓笙下午三点多就去了美食街。

  这会的美食街已经有人开始摆摊。

  其实美食街也有不少固定的铺面,不过租金死贵死贵,而且还是有限的。除了铺面,还有划分出来的摊位,这些摊位在黄金地段,虽然比起固定铺面便宜,但也不是她可以承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