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霸王餐

顾青 2066字 2019-06-06 17:25:58
  排除这些地方,白晓笙挑挑拣拣的,最后停在一家榨果汁的摊子隔壁。

  有了昨天的经验,今天可以说是熟门熟路,几分钟的时间就把摊子给支起来。

  不过现在时间还早,买东西的人不多,白晓笙把汤熬开,小火温着后就坐在一边,拿起特意带过来的书本翻看。

  她准备回到学校继续读高三,一来,让村子里包括吕家人在内看笑话的人闭上嘴,二来,能够让自己更优秀,她又何乐而不为?

  只是她毕竟离开学校十多年,现在要重新拾起来有些难,很多知识点早就已经忘的干净。

  想要考上好大学,她就要从初一的知识重新学起。

  听着很麻烦,但她已经学过一次,再加上还有一年的时间,所以这会信心满满的。

  刨除杂念,白晓笙聚精会神的看书。

  在这喧哗的街道上,拿着书摆摊的她,可算是一朵奇葩的存在。

  旁边榨果汁摊主老徐,看着白晓笙勤奋的样子,忍不住对在搬水果的媳妇道:“你瞧别人家的闺女,出来赚钱还不忘看书,再瞧瞧你闺女,天天啥事不干,期末考还给我不及格?”

  老徐的媳妇林三好呸了自己男人一下,“还不是像了你?你以前考试及格过?”

  老徐被自个媳妇给噎的不行,喃喃着没敢再说什么。

  林三好埋汰了自己男人后,才看向白晓笙的方向,瞧着那丫头黑瘦黑瘦的,她自觉已经明白真相。这年头读书可是大事,谁家爹妈忍心让自个闺女在外面边赚钱边看书?瞧着就不会心酸?

  林三好把自个闺女代入了下,瞬间觉得难受的紧。……

  等白晓笙看了几页后,身边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手上还拿着一杯橙汁。

  白晓笙错愣的抬头,看着眼前站着的大姐,道:“那个,我没点果汁。”

  林三好把果汁往白晓笙桌子上一放,“请你喝的。”

  白晓笙看了眼旁边的果汁摊,又看了看林三好,微微一笑,道:“谢谢。”

  林三好白嫩的包子脸露出了笑容来,整个人显得尤为喜庆,“谢啥?咱们这也算是隔壁邻居。”说着就要往回走。

  白晓笙忙开口唤住对方,放下书本,夹了几串煮好的肉放到一次性碗里,装了满满一碗,递给了林三好,“大姐,你也尝尝我的手艺。”

  林三好张嘴就要推辞。

  “大姐这是瞧不上我这麻辣烫吗?”白晓笙不想占别人便宜,再说了,人情往来,要有往才有来,她也不是只做一次生意,以后指不定还有麻烦对方的时候。

  林三好瞧着白晓笙的态度,就知道她这是真心想给自己,心里对白晓笙更为喜爱,也不再多说,端过这热乎乎的碗笑道:“你也别叫我大姐,以后叫我林姐就成。”

  白晓笙点头叫了声林姐。

  林三好这才端着东西回了自己的店面。

  等人走后,白晓笙拿起橙汁喝了口,继续看书。

  直到天色昏暗下来,她才把书本合上,在心里过了一遍那些诗句,发现牢牢记在脑海里,眼底顿时染了笑意。

  “白晓笙?你怎么会在这里?”

  突来的声音,让白晓笙愣了愣,看向不知何时站在她面前的几个小姑娘。

  为首的是吕志涛的妹妹吕志燕。

  吕志燕今年十八岁,和她同龄,长相清秀,可惜性格和吕春梅一样刻薄不讲理。

  前世她嫁到吕家,可没少受这小姑子折腾。

  吕志燕见白晓笙看着自己不说话,不耐了起来,“我问你话呢,你耳朵聋了?”

  白晓笙忍着恶心道:“我在不在这里,关你什么事?”

  吕志燕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晓笙,以前的白晓笙都是捧着她。她说一,白晓笙就不敢说二,可这会,白晓笙居然敢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

  想到身后站着的同学,吕志燕觉得自己的脸挂不住了,怒道:“你这是什么态度?白晓笙,你信不信我告诉我哥,让你这辈子都进不了我们吕家。”

  白晓笙嗤笑,“你当我稀罕?”

  吕志燕脸一黑。

  她身后的小姐妹却好奇了,探头探尾的道:“志燕,这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很喜欢你哥的人?”

  “不对啊。你说对方和哈巴狗一样,只要你招呼一声,对方就汪汪汪的跑过来,别提多听话,可现在看着可不像。”

  瞧着小姐妹们一副你说谎的表情,吕志燕急了。

  以前的白晓笙的确如同哈巴狗,对她讨好的很,今天这样的态度,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如果她们真认定她是在说谎,那整个学校的人都会知道,到时候她还有什么脸去学校?

  心里急,吕志燕看向白晓笙,怒道:“你告诉她们,我没有撒谎,你以前就是那样的!”

  白晓笙:“……。”吕志燕脑袋有坑吗?就算以前的她再纵容着吕志燕,也不曾这么没底线过好吗?“你们要没有别的事,就边上去吧,不要打扰我做生意。”

  “你……。”吕志燕心里恨得直咬牙。

  这贱人,等她哥回来,看她怎么收拾这贱人!

  不过还是想想怎么度过这一关,吕志燕眼珠子微微一转,视线不期然落到那正在沸腾的麻辣烫上,眼睛一亮,“先不说那些了,我请你们吃麻辣烫。”

  听到吕志燕要请客,小姐妹们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

  吕志燕计划得逞,笑眯眯的伸手要去拿串串。

  白晓笙见罢,啪的一下,巴掌落到吕志燕的手上。

  吕志燕吃痛的收回手:“你做什么?”

  白晓笙抽出纸巾,仔仔细细的擦拭自己的手,仿佛沾到什么脏东西似的,“鉴于你的不良癖性,我有必要在你买之前询问一句,你钱带够了吗?”

  吕志燕不敢置信,“你和我提钱?”

  白晓笙听完忍不住发笑:“感情你是想吃霸王餐?”说完视线落到吕志燕身后的几人身上,“你们是哪个学校的?这么一大波人出来吃白食,你们老师知道吗?像这样的事,我可要和你们学校反映一下。”

  这话让几个小女生一惊。

  白晓笙要真和她们老师说,那她们可就成学校的笑柄。

  一时间,几人对吕志燕都有了意见,眼神里也带着鄙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