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变心

顾青 2003字 2019-06-06 17:27:28
  这会听完吕志涛的话,白晓笙都有点反胃:“你脑子有坑吧?吕志涛我最后一次告诉你,如果你下午之前不把钱给我送来,我!绝对会去报案!你说,你这刚入大学就闹出进局子的事,还能在大学里混吗?”

  作为大学生,吕志涛一直都是被人捧着的,此时被白晓笙怼了一脸,他只觉得难堪,“你当真不顾我们的情分?你可知道我才刚从学校回来,第一个就来找……。”

  “我不想知道。”白晓笙打断他的叨叨,“啰嗦够了就回家筹钱吧。”说完往后退了一步,啪的一声把房门关上。

  吕志涛身体本就在门边,被白晓笙这么一关,鼻尖撞到门板,痛的他嗷的一声,捂住鼻子直抽抽。

  等那股疼痛减弱,他才凶狠的看向紧闭的房门。

  想到白晓笙刚才的话,他的眼睛眯了起来。

  明明白晓笙已经被他握在手掌心,随他怎么揉捏,怎么突然会和他对抗?一定是有人和她说了什么,挑唆她和自己闹腾。

  可惜这段时间他没有在大河村,才会让对方得逞!

  心里愤愤,吕志涛憋着气回了家。

  他这刚进家门,吕春梅就迎了过来,不像面对白晓笙时的不耐,这会的吕春梅笑得和朵菊花似的,“志涛啊,怎么样了?那小贱货是不是求饶了?”

  吕志涛黑着脸摇头。

  吕春梅见罢怒火中烧,“哟嗬?那小贱货还摆上谱了?我之前就告诉过你,那就不是个好东西,名声败坏不说,人还懒,这样的女人娶回家当祖宗啊?偏生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吧?”

  吕志涛本就被白晓笙说的烦了,这会又听他妈念叨,怒道:“还不是因为家里穷?家里要有钱我至于找白晓笙吗?”

  吕春梅被噎的半死。

  其实她也知道,志涛之所以找上白晓笙,是因为白家两口子都有正式的工作,特别是白永军,那可是跑长途的,一个月下来能有一千多。这两口子就得这么个闺女,以后还不是都补贴白晓笙了去?

  也是因为这个,吕春梅才勉为其难的接受白晓笙,那天也是端着高姿态,准备和白家人好好谈谈,却没想到白晓笙会突然改变态度,这让吕春梅心里不痛快,“那咱现在怎么办?”

  吕志涛清秀的脸上带着戾气,“一定是有人挑唆她的!我现在离开学还有一个多月,暂时留在家里安抚她。”

  吕春梅瞪大眼:“什么?你安抚她?那骚浪货也不看受不受得住。”她的儿子可是大学生,白晓笙就一名声败坏的破鞋,凭什么让她儿子安抚?

  吕志涛也不愿意,但这也算是长久之计,便道:“我心里有分寸。”……

  白家。

  徐玉兰一手捉着门框,一手扶着白晓笙,拉了半个小时的她,此时心情有些崩溃。

  白晓笙瞧着她妈这样,却有些好笑,“妈,我先扶你到那边坐回,现在饭菜都做好了,你先吃碗热乎的。”不怪她不疼她妈,主要是她妈拉了这么久,脸色不仅没变的苍白,反倒越发红润,气色都好了不少。

  徐玉兰无力的应了声好,挪着麻痹的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腿,来到餐桌前坐下。

  白晓笙为了不让徐玉兰怀疑,在给徐玉兰喝那水之前,她特意给徐玉兰一个香蕉,随即把那水在普通水里面稀释,那个量大概是她喝的十分之一。

  偏生就这么点水,徐玉兰还拉的差点站不稳。

  这足以看出徐玉兰身体里的杂质很多,不要说剩下的半瓶水,就是一瓶水估计也排不完。

  边想着,边把今天做的两道菜端上桌。

  家里的菜都是她在APP上买的,味道鲜美的很,白晓笙只是随便炒炒,那味道就香的很。

  徐玉兰本来不想吃的,闻到味道后有些忍不住,拿起筷子扒了起来,她发现,自从晓笙掌勺后,她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吃饭?

  一旦开吃,她连说话的空档都没有,等吃完,整个人舒服的叹了口气,靠在桌子上的时候,感觉自个活了过来。

  一有精神,徐玉兰就不准备在家里待着,随便收拾了下,不顾白晓笙阻止去上工。

  白晓笙无奈,可又没法子阻止,只能看着徐玉兰离开。

  等人走后,白晓笙准备回厨房,看看熬的那汤怎么样。

  转身之际,外头传来敲门声。

  以为是徐玉兰返回来,白晓笙忙跑过去开门,嘴角咧着的笑容,在看到外面的人后瞬间消失。

  外面站着的吕志涛,却在看到白晓笙脸上的笑后,心里舒服多了。

  他就说嘛,白晓笙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变心?这不?知道自己来了,笑得多开心,吕志涛声音温柔,眼神柔和的都能滴出水来:“老婆。”

  白晓笙摸了摸鸡皮疙瘩,不耐的道:“你来干什么?”

  吕志涛没想到她变脸这么快,那落差,让他的表情险些没崩住。

  忍了忍心头的火气,他脸色难看的从怀里掏出钱包,数了一千块钱出来,递给白晓笙,态度冷淡:“我来还钱。”

  本以为自己这么说,白晓笙肯定会幡然醒悟,觉得不该怀疑他,却没想到白晓笙直接伸手过来拿?

  吕志涛忙把钱抽回去,试探性的说道:“晓笙,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白晓笙被他纠缠的有些烦了,“欠债还钱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吕志涛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言语中都是不敢置信:“咱们都要结婚了,以后就是一家人,你为了这点钱伤我的心,值得吗?”

  白晓笙面无表情,明明吕志涛是瞧不上她的,偏生还要演出爱她入骨的戏码,也实在太辛苦吕志涛了:“我没准备和你结婚,也不可能和你成为一家人。”说着上前一步,在吕志涛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抽走他手里的钱。

  等钱脱离了手,吕志涛才一脸控诉的看着白晓笙,“你就这么狠心?难道你对我就没有一丁点的眷恋?”吕志涛眼睛通红,神色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