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视死如归的小奶狗

顾青 2036字 2019-06-06 17:27:59


  但见白晓笙无动于衷,吕志涛只得继续道:“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说了我的坏话?说我是抱着目的接近你的?晓笙你说,我能为了什么接近你?钱吗?可你看我,你说你要拿回一千块钱,我二话不说就和亲朋好友借钱还给你,我……。”

  “行了!”白晓笙打断吕志涛的喋喋不休,扬了扬手里的钞票:“以前你欠我的那些,我不和你计较,就当作是买个教训。咱们也算两清了。”

  只要吕家的人不来打扰她,她不会刻意和吕家人过不去。

  于她来说,吕家就是过去式,一直揪着不放,只能说明她心里还存着遐想。

  说完这席话,白晓笙没去看吕志涛,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

  吕志涛回了神,上前一步,用力的拍打房门,“晓笙,你开门!我有话想和你说,我们好好谈谈。”

  白晓笙后背对着房门,不理会吕志涛的大吼大叫,把这十张钞票一字排开,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这对于她来说也算是意外之财,有了这笔钱,她……貌似也做不了什么?

  想开个铺子吧,这点钱也根本不够啊,顶多就是在美食街租个摊位。

  她那天问过了,十多平方米的地,一个月要一百块钱,首次租必须一次性交付三个月的租金。

  这也算负担得起,但她压根没打算一直摆摊,所以念头才升起,就果断被她给毙了。

  她现在还是努力赚钱,争取早点拥有属于自己的店面吧。

  白晓笙把钱揣兜里,跑到厨房准备东西。

  等三点多她要去摊位的时候,吕志涛已经离开。

  白晓笙也没当一回事,骑着车去了美食街,这才刚到那儿,就瞧见林三好旁边的地上被人摆了个桌子,白晓笙骑车的动作一顿,郁闷的不能自己。

  这才几点啊?摊位就被人给占了去?心里无语。看来她今天要重新找个地方了。

  “妹仔你来啦?”

  就在白晓笙要离开的时候,熟悉的嗓音唤住了她。

  白晓笙停下动作,对着正笑眯眯的林三好点了点头,“是啊。我以为我已经够早了,没想到位置还被人占了去,看来今天不能和林姐做邻居了。”

  “谁说的?”林三好眨了眨眼睛,从摊位前走出来,几步来到白晓笙面前,压低声音道:“这位置是我给你占着的。”

  白晓笙讶异。

  林三好比了个嘘的手势,毕竟这事情让人知道了,影响不好,要别人也和她一般,这里可不就乱了套?

  白晓笙瞧着她这般只觉得好笑,随即又有些感激,“林姐,谢谢你。”

  林三好摆了摆手,“我们的铺子就在这里,帮你占个地方算什么?只要你五点之前能到就成。”就在他们隔壁,她把桌子一放就成,可五点的时候就有城管过来收钱,那时候白晓笙没来,她帮着掏钱事小,就怕城管会找麻烦。

  白晓笙道:“我知道的,我要不来,肯定提前和林姐说一声。”

  林三好瞧着白晓笙乖巧的模样,心里别提多喜欢。她之所以会帮一把,除了因为白晓笙年纪小出来赚钱的缘故外,还因为昨天晚上那一通闹腾。

  一些家事她是插不上手,但能够帮忙的地方,她却也愿意伸出援手。

  和白晓笙说了两句,林三好就回了自个摊位。

  白晓笙则开始把东西拿出来。

  有了那一笔横财,白晓笙今天买了不少的肉和海鲜,准备多卖一些。

  东西摆好,她刚准备坐下来看会书,便感觉到有人靠近,白晓笙抬起头招呼道:“麻辣烫,新鲜美味的……是你?”

  墨晟穿着运动服,一头细碎的头发齐耳长,他带着厚厚的眼镜,瞧着就像是乖学生,这会他面无表情,看了白晓笙一眼,又看了看正在沸腾的锅,道:“这是你的摊子?”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墨晟她就觉得头皮发麻,这会听他开口,便道:“是啊。”

  墨晟沉默半晌,道:“我包了。”

  “哈?”白晓笙诧异。

  “总共多少钱?”墨晟边说边掏出钱包,询问的视线依然落在白晓笙身上。

  白晓笙看着墨晟那样,确定他不是开玩笑,有些无语,想到上次一别,墨晟说知道怎么报答的话,她头疼的道:“你吃得完吗?吃不完买这么多就是浪费,浪费是可耻的。”

  墨晟拿着钱包的手微缩,隐藏在镜片后的双眼带着困惑,他不明白,白晓笙卖给别人也是卖,全部卖给他也是卖,为什么要拒绝?

  瞧着他朝气蓬勃的脸上写满疑惑,白晓笙放缓了语气,“我说过,我不需要你报恩,你没必要花这个钱。”要知道她今天带来的不少,卖个一百多那是完全没问题。

  对方只是个学生,这么大一笔钱也很难拿出来吧。

  墨晟眉头打结,思索白晓笙的话,自觉找到答案,他默默收回钱包,“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白晓笙欣慰的点了点头,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你吃饭了吗?”

  墨晟摇头。

  白晓笙看着他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心软的一塌糊涂,“那我请你吃碗麻辣烫?”

  墨晟内心纠结,看了眼四周的环境,又看了看白晓笙的摊位,最后像是视死如归般,道:“好。”

  白晓笙不知道他心理活动这么多,见他答应,把肉菜下锅。

  墨晟站在旁边,不消片刻身上就被染了味道,他不舒服的皱起鼻子,虽如此,他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白晓笙很快就把东西打包好,拎着就要递给墨晟。

  墨晟却没有伸手去接,他指了指白晓笙唯一的一只椅子,问道:“我能坐吗?”

  白晓笙愣了下,倒是没有拒绝,把东西放在唯一的桌子上,对墨晟道:“你坐吧。”

  墨晟迈步上前,微曲那双大长腿,坐在小小的椅子上,瞧着有几分滑稽,偏生他自己没有感觉到般,坐下后纠结的看着碗里的东西,半晌,他才破罐子破摔般夹起一只虾,闭上眼睛视死如归的准备把它咽下,却没想到那虾刚入嘴,那味道让他愣在原地,不自觉的嚼动了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