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店铺

顾青 2067字 2019-06-06 17:30:06
刚进家门,白永军迫不及待的开口:“晓笙,你这麻辣烫摊子还真不错。”讲真,今晚之前,他一直觉得小吃摊就是小打小闹,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一个小摊子还能这么赚钱。

白晓笙笑弯了眼:“要是差我能让爸干这个吗?”

讲真,白永军一开始怀疑她,她心里清楚得很,只是没有说罢了,毕竟有什么能比亲眼所见更有说服力?

白晓笙眼底闪过精光,来到桌边,把今天卖的钱全部倒到桌子上:“爸,咱们来数钱。”这里头都是一毛两毛的可不少,倒在桌子上形成一座小山包。

白永军没有拒绝,事实上他也很好奇,今天到底卖了多少。

父女俩把零钱叠起来,每十元叠成一小捆,百元叠成一大捆,等都叠好,白永军震惊了。

白晓笙倒是淡定的多,“扣掉我拿出来的一百块零钱,还剩下三百二十三块钱,再扣掉食材的一百一十三块钱,净赚二百一十块钱。”

“一天二百多,一个月下来也有……六千啊!”白永军被这个数字砸的晕乎乎的,整个人都险些站不稳。

要知道玉兰一个月的工资还没闺女一天赚得多,而那工作还有不少人惦记着呢。

看出白永军心动,白晓笙趁热打铁,“爸觉得这摊子怎么样?”

“当然是好啊!”

白晓笙道:“那以后这小摊就交给爸了。”

虽说白晓笙去美食街前,已经和他说过,但真的看到这玩意来钱的速度,白永军还是有些疑惑,“你不想经营这小摊子?”

“是啊,我有别的想卖。”

白永军沉吟半晌,没有回答。

白晓笙见此,把桌子上的钱收到兜里,“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话落,她便回了房间,准备看书去。

她相信她爸知道怎么选择,所以她准备在三天内把店铺脱手,毕竟离开学越来越近,可不能再浪费时间。

不过食材倒是个问题,她是想继续沿用‘家宝’里的食材,可这么一来,这食材天天凭空出现,也没人过来送,久了她爸不会怀疑?

这么想倒是让她略头疼。

白永军坐的笔直,脑中不知在想些什么,一直等到外头传来开门声,他才回了神,站起身迎了出去。

徐玉兰刚迈进来就看到一个大高个站那,被吓了一跳,边拍着胸口边抱怨道:“都这个点了,你不睡在那坐着干什么?”今晚厂里加班,所以她回来的晚些。

白永军:“我有事想和你说。”

看着白永军严肃的表情,徐玉兰下意识腰板挺直:“怎么了?”

白永军示意徐玉兰跟他进房间。

徐玉兰把鞋子换好,东西放下就跟着进去。

刚踏进房间,白永军迫不及待把今天的事,包括白晓笙和他说的话,和徐玉兰说了一遍。

徐玉兰听的目瞪口呆,虽说这段时间她在家里,也帮着白晓笙忙活,但她压根不知道这么赚钱,所以这会整个人都傻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有些愣愣的道:“那、那你的意思是?”

白永军:“我想再观察两天,如果生意一直这般好,倒是可以租个铺子。”

其实以前的白永军也不是没想过做生意,可惜他看上的生意,手头又没有足够多的本钱,久而久之,也就不了了之,如今闺女给了他们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如果再不把握,他觉得自个能遗憾半生。

徐玉兰不懂这些,听完下意识的点头

白永军见徐玉兰没意见,也把这事放一边,从兜里掏出钱包,“这一次跑长途,我总共赚了两千多。”本来是准备给闺女做嫁妆的,如今闺女不嫁,这钱也就留在他手里,“这就算是咱们开店的本钱吧。”

本来一副魂游天外的徐玉兰,听罢顿时一个机灵:“不行!这钱是咱们闺女的,你可不能乱动,到时候败光了咱们闺女咋办?”

“败光了我就再去跑长途。”这话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徐玉兰,还是在安慰自己,反正这话说出口后,他感觉自个浮躁的心都安定了下来。

……

第二日,白晓笙正式教起白永军。

串串倒是不难,把东西洗干净切片,串好就成,重点是在酱料和汤底。

好在白永军脑子灵活,教了两三次就能上手,白晓笙又带着白永军卖了两天麻辣烫,确定白永军能完全胜任,白晓笙这才彻底放手。

隔日穿戴整齐往城里去了。

在美食街摆小摊子,已经满足不了她。

见识过后世的繁华,手里也曾捏着大把钞票的白总,既然有能在起跑线上赢过别人的机会,自然不会荒废。

她现在想做的,就是租个地,开属于自己的店铺。

可惜好的铺面占地面积过大,需要的租金不少,差的她又看不上,就这么在城里晃悠了一大圈。

白晓笙走的脚都有些胀痛,揉了揉大腿,看向不远处刚开张的超市。

百佳超市占地面积足有数亩,是他们原平县最大的超市,虽比不上几年后的盛况,但在这个时候也算相当不错了,毕竟人家是开在商业街的。

白晓笙往前迈,准备进去买瓶水。

可等站到超市门口时,她骤然停下脚步,眼睛闪过精光。

因为刚开张的缘故,超市里的铺面没有全部租出去,还有不少边边角角。

白晓笙看得心动。

随着人们生活越来越宽裕,百佳超市的人流量也会越来越多,届时,百佳超市的铺面千金难求,不要说这些边边角角,就是大门口的摊位也被人抢购一空。

若是价格合适,倒是能租下来。

白晓笙询问了超市的员工,去了管理铺面的服务中心。

这服务中心在三楼,比起楼下,这里安静了许多,负责这方面的,是个将近四十的秃顶中年男人。

看到白晓笙的时候,对方眼里明显带着怀疑,“你要租铺面?”

白晓笙点了点头。

中年男人吴建民明显不信,身体靠在椅子上,漫不经心道:“你这还没成年吧?”

“我已经成年了。”虽说刚过完十八岁的生日,但她的确是成年了,“超市里还有多少铺面出租?一个月租金是多少?若是合适的话,我想租下来做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