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让人骗了还给人数钱

橙子 2194字 2022-01-15 18:27:13


白露珠何曾被男人这么直白的下过脸色?脸上的表情差点都绷不住。

“是……是露珠唐突了,只是方才一直喊三夫人何姐姐习惯了,见到三当家就不自觉有些失语,还望三当家见谅。”

“嗯,以后注意。”

秦书涯不曾给白露珠一个眼神,直接越过她就往里走去,十分自然的坐在了何念秋身边。

甚至还在何念秋白露珠两人惊诧的眼神中,端起何念秋喝了半杯的茶水。

“哎,这可是我的茶!”

何念秋见状耳廓隐隐有些烫,想要夺回,结果秦书涯一个充满压迫力的眼神扫过,她就很没出息地又重新坐了回去。

心中郁闷不已。

而瞧着这一切的白露珠却是恨极了,看何念秋愈发不顺眼了起来。平常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当着她的面倒是和秦书涯一派夫妻和谐!

哼!不过她可不是就这么轻易退缩的人!

“何姐姐和三当家还真是琴瑟和谐,活叫露珠羡慕呢。”

“呵呵,白姑娘见笑了,你以后也定会有个好夫婿呢。”

白露珠抿唇一笑,看起来很是羞涩,厚着脸皮和何念秋定了下次学官话的时间,就款款施礼走了。

俨然一副和何念秋交好的样子。

白露珠走了,何念秋也迅速把秦书涯不知是不是刻意压着她的衣角抽了出来。

她开始数落起秦书涯的不知趣来:“你说你真是浪费了天赐的容貌,人白露珠多温柔的可人儿啊,你怎么能忍心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说罢何念秋连连“啧啧”了两声,尽是惋惜。

秦书涯一日不开窍,她离自由身岂不是遥遥无期了……

“你急着把我往外推,就是对了?”

何念秋耳廓又是一烫,赶忙反驳:“我不跟你说这些,总之就是你不开窍!”

秦书涯见何念秋跳脚,隐隐无奈轻叹了一声。

他慢条斯理把何念秋弄乱的书桌收拾整齐:“与人交往,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倒是肯掏心掏肺,焉知别人也是如此?若是闲的无事,便多跟木头走近些,他心思活络,你也能少受些骗。”

何念秋瞬间赌了一口气。

秦书涯的言下之意不就是说她也就是看着精,就怕到时候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呢?

还拿她跟罗木头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儿比?

真是气死人!

“你骂人就骂人,说的这么文绉绉干嘛?”

秦书涯瞅着把双眼瞪的圆溜溜的何念秋,“我只是提醒你,你要教白露珠说官话我不插手,但不能在我这里。”

“为啥?”

“屋里机密众多,往日也只有木头可以随意进出。”

现在还有你。

秦书涯未说后半句。

何念秋却并未察觉到秦书涯隐秘的心思,她瞧着这一眼就能望到底的书房,心道这能有啥秘密?

难不成地下还埋着金银珠宝不成?

只是想到刘雪娘他们的话,心想秦书涯身份特殊。所以她心里再不爽,最后也没说什么。

翌日,何念秋正睡得迷糊,就被刘雪娘不留情面的给拎了起来,说是回门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今天就动身。

何念秋瞬间就清醒了,摸了一把脸:“啥?这么快?我都没准备好呢!”

刘雪娘点了一下她的额头,“该准备的都准备了,你只需要风风光光回娘家就好了,有什么好准备的?”

说罢,刘雪娘的凤眼在何念秋略显凌乱的衣衫上扫了一眼,笑的有些意味深长。

“老三这也真是的,昨晚折腾的不轻吧?不然你先歇歇,晚些时候再动身也行。”

“啊?”何念秋有些懵,刚睡醒的脑袋隔了一会儿才明白刘雪娘的意思。

然后她发现,自己竟然躺在秦书涯的床榻上!

明明她昨晚睡觉的时候是在外屋的软塌上的!

好啊!何念秋默默给秦书涯记了一笔。

“唰”地一下掀开被子,她赤着脚就开始穿衣服。

“不用!大嫂,我现在就能走!一点问题都没有!”

“行行行,你先收拾,待会儿去寨子门口就行。”

刘雪娘只当她是逞强,也不再催何念秋快些,自己笑吟吟地离开了。

何念秋可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几乎是以光速收拾完了自己。

寨子门口,何念秋看着数十辆车和排成两条小龙的队伍,忍不住嘴角一抽。

这是去省亲吗?不知道还以为军队的后备军要出发了呢。

“咋样啊三弟妹,这够排场吗?瞧瞧这满车的精面和肉!后头还有上好的布匹和陈年的美酒!那绝对不能丢面儿!”

吴闯腰间插着两把大锤,气势汹汹得走来。

大掌还在车上拍了拍,骄傲的不行。

“呃,多谢二当家费心。”

“那是,还有这些兄弟,都是俺和大哥精心挑选出来的,到时候跟着你们去,俺们也能放心!”

何念秋知道他们是在意秦书涯的安危,只是看着眼前这乌泱泱的一大片人。

她脑子就一痛。

这些人来就来吧,为什么都是满脸横肉呢?而且好像是为了展现自己实力似的,纷纷打着赤膊,壮硕的肌肉一颤一颤的。

看起来就像一大批刽子手排着队砍头去的。

何念秋嘴角抽了抽,“这有些小题大做了吧?我觉得……不需要这么多人……”

这人少说也有五六十,她很担心,这些人要是都进了村,能不能盛下还是个问题。

谁知吴闯听说这话,脸上的横肉当即就垮了下来,黑沉沉的很是吓人。

“你这是啥意思?老三要是出了点啥事儿,你能担待的起?!老子叫你一声三弟妹是给老三面子,这么大的排场任谁说了不是满口夸赞,你倒好,还嫌弃上了!”

何念秋最是不怕威胁。

见吴闯这般,她的脸色也不好看了起来,但是也明白跟吴闯这种粗汉不能动粗,便淡笑了一声说道:“二当家误会了,不是我嫌弃,实在是风水村小的很,装不下这么多人,再者说了,这些兄弟们……说实在的,我怕回去会吓到乡亲们。”

“毕竟都是些老实本分的老百姓,您说是吧?”

吴闯哼哼了几声,腰间的大锤也扯了出来。

“少废话,为了老三的安全,这些兄弟都得跟着去!没得商量!”

吴闯是个死脑筋的,来时雷一刀如何安排的他,他便如何去办,丝毫不懂变通。

何念秋也多少摸透了吴闯的性子,没再和他扯皮。

正巧秦书涯披着厚重的毛裘带着罗木头来了,何念秋便顺势扯过他,将自己的担忧说了一番。

吴闯在一边看得是只翻白眼,不知何念秋又给秦书涯灌什么迷魂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