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绿茶婊的小后妈(南墙已撞,故事已忘) 南墙已撞 著
1.82万字 | 5690538总点击

我是楚帆的白月光。
此刻坐在我面前的,是楚帆的未婚妻周菁菁,某珠宝集团董事长的女儿,她看着我,如临大敌。
我淡定的和她碰杯:“什么是白月光?那不过是年轻时在小池塘待久了,没见过更好的,周小姐才是更好的。”
周菁菁笑得一脸放心,额头上就差没刻上“上道”两个字。
我心里想:傻瓜,再过几天,你就得叫我【妈】了!

最新章节
第13章结局
30 仓库。 卷帘门拉开那一瞬,一大盆味道怪异的液体泼到我身上。 不是汽油,也不是硫酸之类,而是我从未闻过的,莫名让人作呕的味道。 周菁菁坐在仓库中间,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只怪时光太短暂 柒舞 | 连载中

    她爱了他十年,他却亲手把她送进了监狱……

  • 为爱犯了罪 柒舞 | 完本

    于兰爱了顾少城十年,尽管知道他心里另有白月光,还是不顾一切嫁给他。 双胎孩子出生,一个夭折,一个被掉包,于兰全部被蒙在鼓里…… 直到顾少城和他的白月光挖了女儿的心脏,去救他们的私生子,于兰彻底疯魔……

  • 为爱而生 柒舞 | 完本

    她把他最爱的女人挫骨扬灰,把骨灰洒满一身,“你……闻闻,我身上有她的味道了……”

  • 永远放你在心底 柒舞 | 完本

    顾斯寒成为植物人的三年,林若兰不眠不休照顾了他三年。 他醒来的第一句话却是,“你就这么欠男人?”

  • 再也不提我爱你 柒舞 | 完本

    苏小楠爱卓斯年,能倾尽所有,哪怕生命,哪怕她是他的姐姐……

  • 爱情只是一 场梦 柒舞 | 连载中

    他是她的哥哥,也是她一直放在心尖的人。 酒后荒唐一夜,为了他的前程,她远走高飞。 以为再也不会见,肚子里的孩子却成了彼此的牵绊……

  • 我被迫成了海王 天宇殇 | 完本

    那一夜,一个婴孩的诞生,一个长达二十五年的约定。 在那一夜,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 二十五年前的阴雨日,温清玉与当今圣上的一个赌约,伏下今日的风雨满楼。浪荡江湖十三载的温书音为了这个赌回到京城,并与栖凤楼主唐晓柏相遇。 如同温书音传说中的... 他们都曾经想过,是否能够有其它选择? 但走到这一步,谁,都已经没有任何选择…… 小桑的死、慕容云飞废去右手,让温清玉在这场赌约付出极大的代价,但他早已无法回头。 上万的禁军,还包括唐晓情人 燕长青的剑,早已凌厉地等待温书音生辰的到来……

  • 大恶霸也有春天 凝芸冰澜 | 完本

    "他,一个生长在大草原的恶霸, 某日,竟然被发现原来是流落在外的十七皇子, 于是看在孔方兄的份上,恶霸不顾一切的进京去了, 因而邂逅一位温柔可人、美丽动人的仙女姐姐, 可是,日久见人[性],这才发现“她”其实是个带把的恶魔!! 不过..."

  • 为了得到我,霸总都熬夜加班了 酱油苏 | 完本

      我穿到了一本替身总裁文里,成了霸总白月光的替身,白天虐心,晚上虐身,虐了整整三年,直到昨天白月光回国。   而我——雀心烟,被扫地出门之前,躺在霸总的浴缸里,给自己放了血。   可是这特么怎么放着放着,把我放了进来??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五年后,五个小奶娃炸翻大佬集团 简小凝 | 连载中

    都说虎毒不食子,但她父亲逼着她,代替继妹把第一夜献出去! 豪门水深,只要干净女孩。 于是她成了牺牲品。 五年后,简凝带着小奶包重新归来。 这次她不再是一个人。 虐渣复仇,锋芒尽露。 可没想到,她猝不及防的撞见了,五年前的那个......男人。 霍言琛微微眯眼,沉声问道:“这孩子是我的?” 简凝:“......” 小奶包:“妈咪,这个就是我们传说中坟头已经长草的爹地?”

  • 五年后,五姐弟炸翻大佬集团 简小凝 | 连载中

    都说虎毒不食子,但她父亲逼着她,代替继妹把第一夜献出去! 豪门水深,只要干净女孩。 于是她成了牺牲品。 五年后,简凝带着小奶包重新归来。 这次她不再是一个人。 虐渣复仇,锋芒尽露。 可没想到,她猝不及防的撞见了,五年前的那个......男人。 霍言琛微微眯眼,沉声问道:“这孩子是我的?” 简凝:“......” 小奶包:“妈咪,这个就是我们传说中坟头已经长草的爹地?”

  • 猎户家的福运小娇娘 依小兰 | 连载中

    南岭村的人都说,猎户家娶了个泼辣的媳妇回来,又彪又悍还野蛮,远近闻名。 赵佳琪扶额长叹,不发彪怎么活,结婚第一天,某些人上门就窜罗她婆婆,要把她退回去,对付这种渣人,她不玩稳的,不玩损的,只玩狠的,可是摆平了恶霸,却无意间成了全村子里的首富,又无意间带领了村子人发家致富,成了村子里香饽饽。 只是为何,县太爷见了她就跟小鬼儿见了阎王? 某七尺大汉不好意思:“我一不不小心救驾有功,皇上封了我个大官。” 赵佳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