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和前夫一较高下 星梦清河 著
115.16万字 | 812883总点击

夏言死了,她被判定为凶手,顾辞深亲手将她送进监狱。
几年囚牢,顾辞深吩咐好好关照池雪,毁了她右手,做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他明知道她是设计师,是画师,右手于她而言大于生命,今天他竟然要毁了她两条命,右手和孩子。
出事前,池雪说:我不是凶手。顾辞深冷笑。
出事后,池雪说:我是凶手,我认罪。
顾辞深愤怒的大吼: 池雪你究竟哪句话是真的?
池雪苦笑:真的,我是凶手,我该死。
池雪消失了,顾辞深疯狂的翻遍整个世界。
顾辞深说:池雪,回来吧,我有罪。
池雪哭了,一切都太晚了。

最新章节
第五百五十五章 终于圆满
两个月之后,池嫣的婚礼。   这一次,池雪怀孕还是和之前那次一样,先是吐的死去活来,三个月之后就好了,能吃能睡,还不长肉,整个人精神奕奕的,一点儿都不像是孕妇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偷拐萌宝,总裁前妻太迷人 南筝 | 完本

    六年前,她卑微地深爱着他,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残忍伤害她,伤痕累累的她被迫逃离。 六年后,她是光芒耀眼的律师,挽着全球身价第一的钻石单身汉风光归来。 一份离婚协议甩到他面前,“签字,以后我和儿子与你两清。” 冰山总裁大怒,“儿子是我的,你,也是我的!你敢给随便给我儿子找便宜爹试试!” 关上门,他却温柔蚀骨,“老婆,这笔账咱们在床上慢慢算。难道你不曾怀念我们在床上有多契合?”

  • 染指军婚:老公送上门 蔓蔓紫青 | 完本

    “子、子辰,轻点!好痛!”因为男人粗鲁的进出,女子的身子也被顶得上下摇动着,但见她好看的秀眉已经皱成了一团。慕子辰将苏安然当成了他玩宠小猫咪,一个随时随地,都可以顺手拈来的泄欲玩宠罢了!

  • 妻子的秘密 巧乐兹 | 连载中

    意外发现妻子的秘密……

  • 危爱秘恋:嘘,离他远点 韩雪霏 | 完本

    他是青年才俊业界精英的大总裁,身边的女人,不是死了就是疯了。 我只是个小报记者,为了采访只身进入诡异的精神病院。 却从此卷入了一场豪门世家的危情游戏当中…… 谈谈情,杀杀人,蛮好。

  • 一晚情深:祁少溺宠娇妻 皮森森 | 完本

    住在酒店,房门半夜被醉酒的帅哥敲开。 看着他对着被子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关键这个男人以为他这夜的对象是我,留了一叠的钞票。 第二天一早我当着他一帮损友的面把钱撒在他身上,骂他不行。 不料从此我却被他给缠上了,还因为一个莫须有的“孩子”成了他的未婚妻。 最可恶的是他的那帮损友,逢场必到,连一场抄袭撕逼的场子都要来掺合一脚。 撕逼完美落幕后,他们转身回头,恶意开口:“祁尚,皮皮虾我们走!” 我……

  • 一宠成瘾:腹黑总裁太生猛 徐珊儿 | 完本

    初见,她药效发作,爬到他身上求滋润, 却被他一脚踢开! 再见,她在街头遭遇小混混,害他被划了车! “谢谢!”她转身就要走…… 他同意:“不行,赔钱!” 无奈,她没钱, 只能做了黑心资本家的女佣! “总裁大人,我要离婚!” 为了不再被剥削,为了摆脱被压迫…… 他冷脸开口:“生个孩子,再谈离婚!

  • 豪门影后:总裁请轻爱 悦小糖 | 连载中

    什么!霆暄总裁竟然结婚了?听说,新娘还带着个拖油瓶?沈羡鱼只是去试个镜,没想到却惹上了一只大魔王。撒娇、耍赖、傲娇,还免费给当大腿抱。“老板,老板娘要上天!”“联络私人飞机,送上天。”“老板,老板娘要下海!”“联络潜水教练,全装备。”“老板,老板娘要出专辑啦!”“联络……等等,我要和你们老板娘谈一谈。”

  • 火爆宠妃:冷王爷特给力 麒麟踏月 | 连载中

    穿越成王妃,正值洞房花烛夜,幸好不受王爷待见,还定下了互不干涉的约定。可是慢慢的,颜辞镜见识到了某男的无耻嘴脸,然后终于忍不住了,“王爷,你到底想干什么?” 王爷强势壁咚,目光隐忍火辣,“本王想干什么,你心里没点数?”

  • 等你爱我 风细细 | 完本

    结婚第三年,植物人的他突然醒来,将她狠狠压在身下。 苏亚楠知道,秦向阳不爱她。 她也知道,他的眼里心里只有另一个女人。 她更知道,这一场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一场独角戏。 可她对他的爱,却铺天盖地满城尽知,直至彻底沦为笑柄。 从头到尾,这不过是一场可怜的单相思……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我想和前夫一较高下 星梦清河 | 连载中

    夏言死了,她被判定为凶手,顾辞深亲手将她送进监狱。 几年囚牢,顾辞深吩咐好好关照池雪,毁了她右手,做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他明知道她是设计师,是画师,右手于她而言大于生命,今天他竟然要毁了她两条命,右手和孩子。 出事前,池雪说:我不是凶手。顾辞深冷笑。 出事后,池雪说:我是凶手,我认罪。 顾辞深愤怒的大吼: 池雪你究竟哪句话是真的? 池雪苦笑:真的,我是凶手,我该死。 池雪消失了,顾辞深疯狂的翻遍整个世界。 顾辞深说:池雪,回来吧,我有罪。 池雪哭了,一切都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