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绣花鞋:冥夫莫撩我 猫小咪 著
72.68万字 | 37818总点击

回到家,以为是双好看的绣花鞋,谁知道夜里它随我入梦,竟然穿在我自己的脚上,而我还被一个邪魅的男人抱着,哪怕是奶奶在外面嘶声呐喊,对方也不允许我出去,死活要成亲,要入洞房……

最新章节
第两百六十四章 终成眷属
 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我早已经来到了冥界,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身边是一些鬼族很多人围绕在我的身边,把我弄的就像皇后一样。   我狠狠的一睁开眼睛,就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我的鬼夫太傲娇 腥甜 | 连载中

    暗恋的男生主动约我,还把地址定到酒店,又紧张又兴奋的我前去赴约,一夜难忘,但是第二天竟然有人告诉我那个男生早就死了,昨天正是他的头七!之后每个夜里他都过来欺负我,还让我下地狱陪他!

  • 阴人选妻 撼动猩 | 连载中

    我在东营老寨子为奶奶守灵,没想到深夜一过,我噩梦般的生活开始了,每逢夜里我总能听见“阴人妻,被鬼骑”。阴人娶妻,人间灾难,地府庆事。

  • 二个鬼夫好难缠 兜兜飞 | 完本

    贪财老爹逼我跟死人冥婚,一冥冥二个,结果,我被二个鬼丈夫给缠上了,甩都甩不开……天啊,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 鬼夫缠身:天黑放肆爱 鲸鱼 | 完本

    因为要生祭鬼王,我被村子里的人钉在了棺材里,可鬼王没等来,却先被一只男鬼强上了,更可怕的是,之后我竟遭遇了各种诡异的事情,而生活也自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重重迷雾背后,真相到底是什么? 夜半钟声,是鬼在敲吗?

  • 惊魂绣花鞋:冥夫莫撩我 猫小咪 | 完本

    回到家,以为是双好看的绣花鞋,谁知道夜里它随我入梦,竟然穿在我自己的脚上,而我还被一个邪魅的男人抱着,哪怕是奶奶在外面嘶声呐喊,对方也不允许我出去,死活要成亲,要入洞房……

  • 给你我的心 南槐 | 连载中

    精神病患者宋词给自己意淫了一段结局悲惨的前世传奇,并因此产生人格变态——她理智又聪明;嗜血又嗜杀。她不相信警察却自以为正义的屠杀那些逃过法律制裁坏事做尽的罪人们。没人能给她定义好人或坏人的标签。 她疯狂享受杀戮和复仇的快感,直到某天突然有个男人横冲直撞的闯入她那颗变态心…… 顾越之,一个依照最完美模型长大的刑警总队队长。顾家最引以为豪的长孙。不论是顾家的家训,还是顾家门楣的枷锁都在时刻教导他——为国、为家、为人民,与罪恶背道而驰。 他漫不经心的承载着这份责任走在维护正义的道路上,直到遇见宋词——那个夺走他心跳;信奉杀人偿命的小坏蛋……

  • 扶乩 赵眠眠 | 完本

    一场‘偶然’的扶乩问卜,却牵扯出一连串凶杀命案, 监考官、赶考儒生接连被害,恶鬼索命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真相? 当一切尘埃落定后,就真的结束了吗? 不,这是一场没有终止的杀戮……

  • 落城迷案 李慕扬 | 完本

    南宋年间, 落城最近连续发现了三具尸体,其作案手法古怪离奇,闻所未闻。这让这座原本平静的小城变得人心惶惶,少年神探李昶凭借着冷静的头脑和细致的洞察力使得真相浮出水面,揪出真凶,却不曾想这案情的背后居然藏有一个个惊天阴谋……

  • 弃尸案 李慕扬 | 完本

    京城后河惊现已死多日的无名女尸,李昶于洋闻讯而来,几经调查,竟是妓馆燕来楼的老鸨,因秘密惨遭灭口,而秘密背后隐藏的却是更大的阴谋……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团宠绿茶她超能打 白云卿卿 | 连载中

    穿越成不受宠的天才大小姐怎么破? 白莲花妹妹要害自己? 渣男竟对自己有非分之想? 渣爹更是离谱,要给亲生女儿上十大酷刑! 这是什么狼心狗肺的一家! 楚安然怒了! 玩什么宅斗,老娘要武斗! 区区一宅之间,岂能困住她异世特工。 只是这个美人兄弟是怎么回事? 她虐渣虐得爽爽的,他递刀片是什么意思?...

  • 强势偏爱:大叔宠我上瘾 大浪淘沙 | 连载中

    【偏执+甜宠+豪门总裁+大叔+1v1双洁+宠妻】 大冰山总裁骁锋擎爱上了整小自己一轮的小丫头。 小心翼翼守护了六年,结果小丫头转头却要给别人当媳妇。 骁锋擎慌了,不装禁欲直接摊牌: “俞惜,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 小丫头被他箍在怀里瑟瑟发抖,“可……可我们不合适啊……” “那又怎样!” 说完,向人慢慢逼近,稳准狠的咬向了她的唇! “俞惜,你永远也逃不掉的……”

  • 一夜情深:顾少放肆宠 小红帽 | 连载中

    【甜宠+萌宝+宠妻+虐渣爽+贼撩+双洁1V1】 喝大了以后,她一不小心进错了房间,竟然惹上了一个喂不饱的撒旦,吓得她赶紧打车溜了。 但这个男人,怎么总会出现在她的身边,每次都给她撩的脸红心跳。 他说,碰了他就要对他负责,他每分每秒都对她着了魔。 参加宴会时,她捂着嘴冲向洗手间,回来后对他又踢又打。 男人却满意的勾起了唇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