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时婚宠,总裁追妻路漫漫 一条咸鱼 著
77.05万字 | 75927总点击

顾宇珩:“遇上你,所有的人都成了将就。明明我感觉得到你爱我,可是,安昕,为什么,在你心底牺牲的那个人,永远会是我?”

慕与昂:“死亡从来不是我惧怕的东西,我惧怕的是你。安昕,我最怕的,是,我走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像我这么爱你。所以,这一次,请让我,孤单的,一个人走下去。”

安昕表示,“一三五顾某某捏肩,二四六慕某某捶腿。”

深爱与被爱,都是累人的苦力活。

最新章节
第357章 善恶终有报
潘邢利进去之后没多久,就把顾慕深给攀咬了出来,将他之前做的那些坏事都说了一遍。 警察登门之后,顾慕深知道是潘邢利出卖了自己,立刻咬出了潘邢利害死慕与昂的事,甚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首席爹地饶了我 贺允 | 完本

    她才十七岁,本来是件高兴的事情,因为可以得到钱,可她却忍着难以启齿的羞辱成了一名代孕妈妈,世事无常,当她遇到自己真命天子的那刻,她眯着眼:“这位先生,你好眼熟?”

  • 老少女 夜神翼 | 完本

    蓝曦怎么也没有想到,撞破自己老公婚外情的居然是她的三个闺蜜。 即使这件事情她早已知晓,却一直没有戳破。 她犹豫过,迷茫过,悲痛过…… 也曾以为,老公定有难言之隐。直到后来,她才知道,他就是厌倦了婚姻,于是他所有的温情,都给了别人。

  • 鬼君甜宠:大人,请轻吻 风青青 | 连载中

    甄家幼女,自幼跟随奶奶一起长大。对鬼魅有所了解。大学学的殡葬专业,在殡仪馆实习,发生了一系列奇怪的事情。玄阴之体,被姬离尘看上逼迫为其生孩子。

  • 豪门霸恋:宠妻无下限 小青菜 | 完本

    她被全家嫌弃,却有个宠妻狂魔的老公,他是藏在幕后的首席设计师,更是大集团创始人。 韩熙恩满脸愁容,“有人欺负我。” 孟致志睿智霸道,“谁敢欺负我老婆,我给你扫平一切。” 从此宠妻模式开启,花样百出。

  • 冷少的任性娇妻 元宝 | 连载中

    他是威震四方的白氏集团领袖,更是千万女人爱慕的对象。然而,她却不屑一顾。他宠她,她公司有危机,他帮,她前男友死了,他让她去散心,但她带回来的新男友是几个意思,是怪他太宠她了吗?“靳浅浅,你可真有本事,敢给我来这么一出,看我怎么惩罚你。”他深邃着眸凝视她,说完便欺身而上。两年后,她在店里忙做糕点,却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道拽入怀里,接着便是绵延不断的吻,此时一个小娃拿着铲子敲打着他,凶恶的说道:“坏蛋,放开我妈咪。”

  • 双顾倾城 周北北 | 完本

    当高冷失忆女遇上腹黑贵公子,“我何止是不怀好意。我这叫,图谋不轨。” 在一次绑架中,顾明月亲眼目睹了身为缉毒刑警的父亲顾植被毒贩残忍杀害,原本娇俏明朗的少女一夜之间成长,变得高冷淡然。顾明月被看似清雅出尘,实则一肚子坏水儿的顾家大公子顾西楼救走后,为了探明父亲死亡真相,她假意失忆,与顾西楼合作,走上为父亲洗刷冤屈之路。

  • 豪门盛宠:全世界都在找孩子他妈 磁力共振 | 连载中

    【萌宝+甜宠+霸道总裁】执掌数亿资产的商业帝国总裁,虽然一直单身,却有个聪明伶俐的孩子? “别让我抓到那个女人!该死!” 五年后,他终于找到孩子母亲:“怎么还有一个?” 结婚!马上结婚!

  • 束手就傅:千面娇妻惹不得 | 连载中

    同父异母的姐姐施梦瑶突患急性白血病,为救她,心爱之人伙同她的姐 姐,将她绑在手术台上,连麻药都未打,就抽取她的骨髓、开膛破腹取 出她的肝脏... 五年后,苏紫烟浴火重生回来,为她自己,也为了她那尚未见过世面便已逝去的孩子,化作厉鬼前来报仇。 只是,这仇报着报着,怎么走向有些不太对了呢? 她明明想要狠狠的报复,怎么料某人竟狠狠的咬她- -口,带着丝丝怒意道:“时而胆大妄为,时而胆小如鼠,时而火辣性感,时而温暖清纯,到 底哪个才是你? 她笑道:“哪个都是我,哪个都不是我!

  • 说学逗你 莫须莫虚 | 完本

    传统相声班子春时社的少班主朱提,因眼下相声行业不景气,被班主老爹威逼利诱,退学回家继承家业,并肩负起带领自家班子重振雄风的责任。 而钟意言的父亲曾是相声班子的创始人之一,也是朱春寒的搭档,后来被家族逼迫退出相声界改行做生意,但依旧是班子的股东,如今更是相声班子最大的金主。钟意言留学回来掌管家里生意,不仅被父亲点名照顾春时社,还被某厚颜无耻的少班主强行抱大腿,缠着他投资自己……最终在和她一起追梦的路上越走越远,还顺便谈了个恋爱。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萌宝攻略:妈咪在上,爹地在下 一条咸鱼 | 完本

    席睿渊完美诠释了什么叫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小包子公然售卖母亲。 某男人一个变形金刚塞过去。 小包子将钥匙递过上,“我已经给妈咪下了药,她正在房间睡觉。

  • 限时婚宠,总裁追妻路漫漫 一条咸鱼 | 完本

    顾宇珩:“遇上你,所有的人都成了将就。明明我感觉得到你爱我,可是,安昕,为什么,在你心底牺牲的那个人,永远会是我?” 慕与昂:“死亡从来不是我惧怕的东西,我惧怕的是你。安昕,我最怕的,是,我走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像我这么爱你。所以,这一次,请让我,孤单的,一个人走下去。” 安昕表示,“一三五顾某某捏肩,二四六慕某某捶腿。” 深爱与被爱,都是累人的苦力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