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腹黑王爷轻点宠 花生肉丸 著
92.69万字 | 16448总点击

丈夫绝情,庶妹背叛,因一腔情意错付,落得家破人亡,谁料一睁眼她竟又回到所有事情发生之前,她发誓,这一次,一定要成为所有人的噩梦!
可这个腹黑王爷却不在她的预料之中,她满头黑线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谁能料到重生一世,她竟落到他的手里。
...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鬼面煞妃 十月清歌 | 完本

    从谈虎变色的黑客帝国到体弱多病的濒死王妃,她穿越了!在她重生有独有的计谋帮助自己国家天痕国战胜了强于数倍的魔烈国之后,魔烈国不甘心的回袭,天痕国交出她为囚徒。在魔烈国的百般折磨之后,她暗自发誓:“要么你现在杀了我,否则他日,我逃出去魔烈国必然亡!”

  • 妃不守色:王爷不服来战 小七 | 连载中

    漆黑的夜,雷雨交加,狂风呼啸的声音听来着实有几分诡异。这样的夜晚本该不会有人在外头乱晃才是,可此刻将军府附近的小巷里却不合时宜的传来阵阵打斗声。 头戴斗笠身穿黑衣的那一方人数虽然人数众多,但此刻却已经明显处在下风。

  • 嫡女有喜:王爷喜当爹 他舅 | 完本

    相府嫡女,因长相丑陋,胎记在面而备受侮辱,欺凌!重生后,她乃是一介佣兵,女佣兵!战沙场,虐武陵,她所向披靡!当她遇到他,再次目光灼灼,心生情愫,“这位佣兵,为什么你的胸如此的柔软?”

  • 暴君独宠:凤后狠绝色 凄凄 | 连载中

    红盖头下,白未晞长长的睫毛微微一动,绝色的脸蛋染着绯色红晕。她费力地睁开双眼,眼中却露出一抹淫光。 “是媚药!我怎么会......”白未晞还未过多思考,来自身体深处的渴望,以及眼前的一片殷红却打断了她的思路。 “这是哪里?怎么不是在医学院?我怎么会喝下媚药?唔......”白未晞闭上眼睛紧咬双唇,又一阵灼热感从深处袭来,她只好艰难地反手摸了摸自己的脊柱。 片刻后,灼热感逐渐消散,白未晞用娴熟的摸骨手法暂时控制住了身体的欲望。 冷静下来后,白未晞开始回忆。 她本是现代一名著名的摸骨专家,此时应该是在最顶级的医学大楼演讲最NB的新型物种调研报告。 白未晞越是想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脑子就越是混乱,此时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却不断涌现。

  • 不当太子妃行不行 温泊雪 | 完本

    临原侯孟雲是整个泉州最富有的女人,这辈子她封官加爵,家财万贯,到最后却也是孑然一身。有人说她不喜男色,也有人说她一介商人重利薄情无人白头,殊不知,她只不过是在等一人罢了。春去秋来,花开花落,他说他会在城门口的梨花树下等她,可是这一等就是十多年,直到她闭上双眼也未曾见到他的身影。他是负了她吗?还是他已经不在了?一觉醒来,重生到当年落魄时,她势必要弄清楚。

  • 听说国师暗恋我 柚橙橙 | 连载中

    苏沐悠原本以为,撞大运穿越了,有禁欲养眼的美男宠着,有个暴躁未婚夫逗着,还有老祖宗撑腰……结果却发现,这些全都是假象!真相却是……

  • 深宫娇宠:嫡枝为上 桑萝 | 完本

    楚如烟这一生过得软弱至极,夫君无情,姐姐进宫,全家命丧黄泉,被打入冷宫,最后还落得赐死的局面,她拿起御赐的毒药,一饮而尽。 重回豆蔻年华,她发誓,这一生,只为自己而活! 一盘无解棋局,一支惊鸿掌中舞,一封挚情家书...... 且看这将军府的小小庶女,谋天下,谋权力,谋命运! “九哥,你说我这一生有何意义?” “别人我不知,我......只为了遇见你。” 她只愿和他,生生世世都相随。他,就是她谋的这繁华盛世!

  • 榻上欢:腹黑邪王轻点宠 金元子 | 连载中

    坐拥万人瞩目的青苹剑,身怀绝世玲珑宝塔,培灵草,植灵树,建万人势力,她不在是人人都能欺之的废物。 拥有契兽术,天下魔兽求契约,阵法现,天下阵法大师求拜师。 逆天回归,遇神杀神,遇魔封魔,可是,这魔咋回事,怎么封也封不住呢! 他,魔之子,从小被送往人间历练,成为人类之子,人前,冷血嗜杀,在她面前,温柔似水。 “娘子,爱是什么。”某男一脸单蠢的问道; “滚。”某女一脸羞红,怒吼一声。 “这我会,走,滚地毯去。”说完,某男把某女一扑,然后之~~~。

  • 嫡女重生:腹黑王爷轻点宠 花生肉丸 | 连载中

    丈夫绝情,庶妹背叛,因一腔情意错付,落得家破人亡,谁料一睁眼她竟又回到所有事情发生之前,她发誓,这一次,一定要成为所有人的噩梦! 可这个腹黑王爷却不在她的预料之中,她满头黑线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谁能料到重生一世,她竟落到他的手里。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嫡女重生:腹黑王爷轻点宠 花生肉丸 | 连载中

    丈夫绝情,庶妹背叛,因一腔情意错付,落得家破人亡,谁料一睁眼她竟又回到所有事情发生之前,她发誓,这一次,一定要成为所有人的噩梦! 可这个腹黑王爷却不在她的预料之中,她满头黑线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谁能料到重生一世,她竟落到他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