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无余生也无你 陌陌酱 著
69.12万字 | 804859总点击

裴恒这个人,长得俊美无双,一副翩翩君子的斯文温润,却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狠人;
这么多年了,被他外貌迷惑的女人不计其数,可敢动想法的,没一个有好下场;
然而最近,听说裴恒身后跟了个叫姜如蜜的女人;
姜如蜜被裴恒捧着含着,走哪哪让道,指谁谁让座;
人人都说姜如蜜恃宠而骄,裴恒还纵容宠溺,看来裴恒这雪山是要融在姜如蜜的身上了;
只有姜如蜜知道,裴恒这个斯文败类、表里不一,她有苦难言。

...

最新章节
320 你只要相信我(结局)
裴恒背脊一寒,微弱的月光下,姜如蜜的脸缓缓清晰。 “妈妈!” 姜让因为裴恒出现好不容易才缓和下来的情绪,因为姜如蜜的出现再次崩塌,他伸手朝着空气胡乱抓,若不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傲娇男神:宠妻上瘾 薄荷cat | 完本

    哼,长得帅就可以把人家摁到墙上暴风骤雨地烈吻吗?!“我还没有长大,求你不要对我咔嚓咔嚓,好不好?” “不好,我等不及了。” 找不到男人会惶恐,可是带回去一个过分优秀的男人,更加惶恐!

  • 天才萌宝:爹地轻点妈咪疼 喜格格 | 完本

    五年前,她偷心爱男人的种子,萌宝出生,一次酒后乱性,她失身于很帅的陌生男银……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成了她的顶头上司。他日夜变着法的强迫她,却不想萌宝小手指着男人:“你最好离她远一点,这是本宝宝的女人!”男人心惊,只因这小萌宝的五官,竟与他如出一辙……真相?

  • 蜜宠甜婚:高富帅,别乱来 顾佳佳 | 完本

    为了解救破产后锒铛入狱的父亲,她不惜牺牲自己的名声去冤枉他,结果,却被他假戏真做…… 再次巧遇,她终于开始解开家族破产阴谋的冰山一角,原来这一切都是有人背后指使。

  • 军婚萌妻:上将,轻点宠 白十九 | 连载中

    少尉苏浅在完成A级任务时,不小心惹火了慕容上将,稀里糊涂成了上将的夫人。 “慕容上将,你不能这样做,好痛!”苏浅红肿着眼,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是很抗拒的。 “那你教教我,该怎么做,你才舒服?”慕容谦冷峻着脸,淡漠地望着她。 “我,我觉得不合适,你还是放过我吧。”她一脸清纯无害的样子。 “快点,坐上来,动起来!”他没有丝毫耐心。 “你的马连个马鞍都没有,怎么坐都不舒服!” 【这是一只披着绵羊皮的狼,和一只禁欲老虎,斗智斗勇的故事,全程爆笑宠甜。】

  • 婚然天成:总裁追妻36计 秋千飞 | 完本

    霍瑾年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王者,不愿做人,却愿当狗,因为狗的特性是忠诚……而他今生唯一的使命就是对余静好尽忠。 她被家人轻视,他秒秒钟打包带走。 她被同学欺负,他分分钟火速救驾。 她被异性告白,他直接亮出结婚证,宣示主权。 “我要离婚。” “汪汪汪。” 她要离婚,他假装听不懂人话。于是乎,她为了能够跟他沟通,怀了他的孩子,可惜,孩子也是汪星人。 爷俩有事没事盯着她,她欲哭无泪:恋爱那么美,我想尝尝鲜。

  • 越难越爱 摘星月 | 完本

    程雨溪小时候眼睁睁看着父亲被方凝带走,母亲抑郁而死。 后来父亲和方凝生了一个女儿,程雨溪前去报仇,勾引同父异母妹妹的未婚夫。 程雨溪利用医生的身份去勾引沈思哲,但没想到从第一次接触后……

  • 情难自控:总裁请自重 安歌 | 连载中

    婚姻的世界里,三个人太拥挤。杨飞雪决定全身而退,还契约丈夫慕容风以自由。更何况,身边从来就不缺倾慕她的男人。……当她潇潇洒洒和新任未婚夫手挽手出现在订婚宴会上时,某人瞪着眼、咬着唇、握着拳头,死乞白赖地登门了。“杨飞雪,你只能是我的!”当着满屋子的人的面,他竟然玩起了“壁咚……”

  • 限时爱情,霸道总裁轻轻爱 东厂厂花 | 完本

    一场意外,她和他协议结婚。 她以为,他所谓的合格妻子,就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 可是,他每每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一副恨不得撕碎她的表情。 “苏问心,你到底是真蠢还是假蠢!”终于,某人忍无可忍的咆哮。

  • 大佬每天都在换马甲 侧柒 | 完本

    七岁的林初应父不疼,母不爱,就连下人都敢给她脸色看。十八岁的她,重新归来,被接回家低调生活。 帝京金光闪闪的太子爷顾渝:“这是我老婆,胆子小,脸皮薄,你们别烦他。” 某天,小弟们看着小嫂子一拳一个,突然想顾爷的那句,你们别烦她…… 执行任务时,林初应看着桌子上一排她的马甲证据。 林初应:“我觉得我可以解释。” 众人:“我不听,我不听。” 林初应:……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4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愿无余生也无你 陌陌酱 | 连载中

    裴恒这个人,长得俊美无双,一副翩翩君子的斯文温润,却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狠人; 这么多年了,被他外貌迷惑的女人不计其数,可敢动想法的,没一个有好下场; 然而最近,听说裴恒身后跟了个叫姜如蜜的女人; 姜如蜜被裴恒捧着含着,走哪哪让道,指谁谁让座; 人人都说姜如蜜恃宠而骄,裴恒还纵容宠溺,看来裴恒这雪山是要融在姜如蜜的身上了; 只有姜如蜜知道,裴恒这个斯文败类、表里不一,她有苦难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