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他曾爱过我 丫丫 著
120.99万字 | 1931142总点击

丈夫心上人回归,她被逼远走他乡。

五年后,她携带着未婚夫回归,在他订婚当天,当场大婚。

洗手间内,男人将她堵在厕所。

叶宁巧笑如花,“阎总,这是什么意思?”

阎苑廷,“跟阎太太好好算算账。”



众所周知,叶宁在与阎先生结婚期间,婚内出轨,怀了别人的孩子。

离婚后,她更是处处沾花惹草,经常流返于各个权贵之间。...

最新章节
第564章 他不会出事的
“不,他不会出事的。”叶宁落下这话,转身出了花店。 可当她出去的瞬间,却是一下子撞到了一人的胸膛中:“抱歉。” “叶宁?”阎苑廷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和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婚迷心窍,不良总裁 猜心 | 连载中

    宁城有两样人人艳羡的东西,席北琛的权,唐琼宓的宠,最好的金童玉女。 所以宋茉歌拒绝了席北琛提出的结婚邀请,“席先生,我想要嫁给爱情,而不是嫁给金钱。” 男人道,“你的爱情我买了,你想要的话我也可以给你,但可能不多,宋茉歌你可以这样想,嫁给我,我就是你手上最好的一张王牌。” 她把他当王牌护身,而他把她当工具利用,他步步为营处心积虑运筹帷幄,想要得到的也不过是她的一颗心脏…… 后来传言宋茉歌疯了,被关进精神病院,席北琛一步也没有涉足过那里,却将整个城市种满了茉莉花。 两年后,他看着女人手里抱着的小女孩,咀嚼着她的名字,“心心?茉歌,你心心念念的人是我么?” 她伸出纤纤细手描述出他英俊的轮廓,淡淡地笑了,“席北琛,你跟那些害死我妈的人没差别,只不过你戴了一个深爱我的面具而已。” 宋茉歌的孩子不是他的,席北琛仍是视若珍宝。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是你,

  • 婚外欢宠:前妻太撩人 喏喏兔 | 完本

    【疑似初见】 她跪在他面前:“我陪你睡满100万美金做手术费,求你救我父亲!” “怎么样才算睡够?” “睡到你腻了为止!” 【后来】 “米雨桐,我打算合法地睡你,我们结婚吧!” “只是一场交易,何必……” “我只是想在腻了的时候,让全世界都知道你被我睡过!” …… 这是一个睡和继续睡,要和谁一起睡一辈子的故事,大宠文,女主不白兔负责谈恋爱,男主不白痴负责高富帅兼包揽处理所有对女主的伤害,欢迎入坑!

  • 权少独宠:霸爱小甜妻 半米生花 | 连载中

    四年前,酒店了昏黄的灯光下,陆席城捏着宋槐的下巴,危险地问:“女人,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宋槐说:“我在上你啊!”一晌贪欢,获赠小奶包一枚。她宋槐表面柔美,实则是一只敢爱敢恨勇往直前的小辣椒。为了追上他的脚步,她将自己一双养花种草的手练成一双神枪手!她可以为他挡子弹,混进恐怖集团窃取情报,什么千金名媛的未婚妻,大明星的前女友,通通退散开!可是,再次被恐怖分子威胁时,他却为了孩子,放弃了她……

  • 报复,我的爱人 西橘 | 连载中

    我爱何子宸愿意付出我所有的一切,而何子宸回应我的是他跟妹妹的亲密,我苦苦哀求,何子宸递给我一张离婚协议书,几番周折,我决定报复那个曾经伤害过我的男人,到了最后,我不爱他,何子宸却在我的身边紧追不舍,他说,我是她的全世界,可是,这一次,我却不会相信!“何先生,不好意思,追我请排队!”

  • 宠爱成瘾 玖歌 | 完本

    他是富可敌国的集团总裁,她是落魄的富家千金,一场交易,她付出了贞洁,成为他的情人。从此以后,生活再也无法平淡……

  • 你若攻陷,我必沦陷 薄荷姐 | 完本

    一夜旖旎,席凉琛记住了水星辰。 “女人,你要知道,上了我的床,生生世世就是我的人。”席凉琛一脸玩味。 “别说话,吻我。”一双玉璧已经呢喃间勾上了他的颈。

  • 霸道总裁,在线撒娇 浪味先 | 连载中

    重生前安骄阳眼里的纪风雅清冷高贵,是屹立于世界顶端的王者。他对她爱到了骨子里,她却不知道珍惜…… 重生后安骄阳打算主动出击,狙击他!套路他! 可这个尝到半点甜头就开始舔着脸要亲亲要抱抱的男人到底是谁?

  • 团宠女配三岁半 | 连载中

  • 大佬每天都在换马甲 侧柒 | 连载中

    七岁的林初应父不疼,母不爱,就连下人都敢给她脸色看。十七岁的她,重新归来,被接回林家低调生活。 帝京金光闪闪的太子爷顾渝:“这是我老婆,胆子小,脸皮薄,你们有事没事别烦他。” 某天,小弟们看着小嫂子一拳一个,突然想起渝哥的那句,你们有事没事别烦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执行任务时,林初应看着桌子上摆着一排自己的马甲证据。 林初应:“我觉得我可以解释。” 众人:“我不听,我不听。” 只见林初应一拳捶在桌子上,桌子登时四分五裂。 众人:“……我听~” 林初应:“……”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假如他曾爱过我 丫丫 | 完本

    丈夫心上人回归,她被逼远走他乡。 五年后,她携带着未婚夫回归,在他订婚当天,当场大婚。 洗手间内,男人将她堵在厕所。 叶宁巧笑如花,“阎总,这是什么意思?” 阎苑廷,“跟阎太太好好算算账。” — 众所周知,叶宁在与阎先生结婚期间,婚内出轨,怀了别人的孩子。 离婚后,她更是处处沾花惹草,经常流返于各个权贵之间。 前夫阎苑廷却一如既往把她宠入心尖。 无人可知,她是他甘愿服饮的毒药,一经入骨,蚀骨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