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他曾爱过我 丫丫 著
120.99万字 | 2016278总点击

丈夫心上人回归,她被逼远走他乡。

五年后,她携带着未婚夫回归,在他订婚当天,当场大婚。

洗手间内,男人将她堵在厕所。

叶宁巧笑如花,“阎总,这是什么意思?”

阎苑廷,“跟阎太太好好算算账。”



众所周知,叶宁在与阎先生结婚期间,婚内出轨,怀了别人的孩子。

离婚后,她更是处处沾花惹草,经常流返于各个权贵之间。

前夫阎苑廷却一如既往把她宠入心尖。

无人可知,她是他甘愿服饮的毒药,一经入骨,蚀骨腐心。

最新章节
第564章 他不会出事的
“不,他不会出事的。”叶宁落下这话,转身出了花店。 可当她出去的瞬间,却是一下子撞到了一人的胸膛中:“抱歉。” “叶宁?”阎苑廷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和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我用余生偿你情深至极 关思玟 | 完本

    “听说你从不出台?”男人轻蔑的声音在我身后冷冷响起。 我淡定自若,穿好衣服,高傲的像是女王。 “没错,所以这钱是我给你的嫖资。” 他右眼下的一颗泪痣支撑我凄苦人生。 再次相逢他是A市首富,而我却早已沦落成风尘女。 他是我记忆中难以磨灭的印记,而我却从来不知道我竟然是他爱情的信仰。 只是残酷的现实是否允许我实现卑微的愿望? 铅华洗尽,我还能不能重回过去? 如若此生不能相伴,那我便用余生在记忆中偿你情深至极……

  • 爱你在心口难开 凌晨小雨 | 完本

    丈夫误解,好友不信,所有人都当她是纵火行凶害死亲生父母的坏人。 她顶着爱慕他人的罪名被他折磨。 为了姐姐他夺她的肾,要她的眼。 她沉默高傲,独揽心碎,终究不及情深,黯然失踪。 真相浮出水面,他痛彻心扉,原来一切,都只是阴谋……

  • 久恨成婚:早安,顾先生 文刀木杉 | 完本

    他为复仇而来,她就眼睁睁的让他看着自己在逆境中如何挣扎生存,只等他看够了她的挣扎与绝望满意离开。没想到,还有一种复仇方法是在床上进行的。“顾秉谦,你不是恨我入骨吗?”“是,所以你要拿一辈子来偿还!”

  • 甜食恋人:冷面总裁萌宠妻 玫瑰宝宝 | 完本

    祁小碗上班没多久,就撞到了顶头大boss,还好死不死,将一杯卡布奇诺泼在了他的白衬衫上。 祁小碗:好可惜,我的卡布奇诺!〒_〒 大boss:嗯?@( ̄- ̄)@ 祁小碗:哈!您的衣服,我是说≧﹏≦ 祁小碗上班没多久,就不小心吃掉了大boss的下午茶,据说还是他的小姐姐送的。 祁小碗:〒_〒早知道是你的我就不伸手了! 大boss:哼╭(╯^╰)╮ 祁小碗:领导对不起!〒_〒 大boss:亲手做一份送过来= ̄ω ̄= 祁小碗:咦? 慢慢的,祁小碗发现,大boss居然和她有着共同的美食爱好哎! 再后来,祁小碗发现,大boss眼里的美食,额,其实是她!

  • 先婚后爱:总裁的契约甜妻 听风 | 完本

    “你给我站住!”顾初夏看着眼前如狼似虎的某人,“你别忘了,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 “那就坐实夫妻之实。”某男邪魅一笑,将顾初夏拦腰抱起,吃干抹净。

  • 腹黑宝宝萌爹地 晓夜轻风 | 完本

    为父还债,她厉小小被迫沦落成了夜场小姐,坐在VIP包厢内他噙着邪魅笑容,“真是个迷人小妖精!”迷情一夜后却发现身边哪里还有小妖精的身影,某男半眯眸子发誓,崛地三尺也要找到她!可三年后再见她为何身边还多了几个小萝卜头?天……这小妞儿竟然带着他的种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最糟糕的是几个小屁孩竟然对他这个老爹视若无睹,还帮着给她牵线搭桥!是可忍孰不可忍!

  • 辣妻热爱:总裁别太坏 壳壳 | 完本

    “小东西,你乖一点!今晚,我不会放过你……” 那一夜。 双手被领带捆住,牢牢绑在床头。无辜的她被他当做另外一个女人,而不知餍足的一次次侵占。 她哭成泪人。 他可知道,现在睡在他身下,被他肆意折磨的人,明天就要成为他的嫂子?

  • 开局:我在都市斩三尸! 北宸 | 完本

    没有成仙的命,先得了神仙的病!特警队长林理在执行任务时,意外被高等文明的三尸系统感染,获得了神奇的力量,世间已然无敌!但凡人之躯,岂能承受仙神之重?要想活命,先斩三尸,巨塔之上,超凡入圣!

  • 爱你无关风与月 流萤 | 完本

    再见时,她是风尘女子,他是高高在上的客,“不就是只给钱就能上的鸡么?”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假如他曾爱过我 丫丫 | 完本

    丈夫心上人回归,她被逼远走他乡。 五年后,她携带着未婚夫回归,在他订婚当天,当场大婚。 洗手间内,男人将她堵在厕所。 叶宁巧笑如花,“阎总,这是什么意思?” 阎苑廷,“跟阎太太好好算算账。” — 众所周知,叶宁在与阎先生结婚期间,婚内出轨,怀了别人的孩子。 离婚后,她更是处处沾花惹草,经常流返于各个权贵之间。 前夫阎苑廷却一如既往把她宠入心尖。 无人可知,她是他甘愿服饮的毒药,一经入骨,蚀骨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