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当太子妃行不行 温泊雪 著
95.24万字 | 388287总点击

临原侯孟雲是整个泉州最富有的女人,这辈子她封官加爵,家财万贯,到最后却也是孑然一身。有人说她不喜男色,也有人说她一介商人重利薄情无人白头,殊不知,她只不过是在等一人罢了。春去秋来,花开花落,他说他会在城门口的梨花树下等她,可是这一等就是十多年,直到她闭上双眼也未曾见到他的身影。他是负了她吗?还是他已经不在了?一觉醒来,重生到当年落魄时,她势必要弄清楚。...

最新章节
第四百四十五章 大结局
孟雲顿时回神,看向容成晔,又哭又笑道:“对,这辈子我还有你。” 她说着,侧身看向地上的玉如风,将自己身上的红色外袍缓缓给他盖上,说道:“玉如风,你我之间的恩怨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繁华落尽彼岸花 薄荷cat | 完本

    这个狠戾的皇上,到底是爱她,还是爱她的母亲?“嗤啦!”她的罗裙散去,雪白一片的肌肤映红了他嗜血的深眸。“知道怎么取悦一个帝王吗?还不快点过来!”他冷血地笑着,向她招手。明知道她的神色中,有着另一个人的身影,他却仍旧毫无迟疑地沉沦下去……

  • 为妃做歹:王爷又被坑了 鹤顶红 | 连载中

    她是玄风大陆顶级世家绝无仅有的废物,她是二十一世纪古武世家百年一遇的天才。 当她变成她,一切都没有悬念。 渣姐狂妹狠毒公主外加白莲花男,谁和她过不去,通通玩死! 泡美男,收奇徒,御神兽,一切都风生水起,荣宠无限。 但是—— 老天似乎从未打算过眷顾她。 她以天才之魂重塑废物之身,但突然有一天,她的好运天赋通通喂了狗,她再次成为废物,而此时,她猛然发现身边的敌人比牛毛还多…… 他冷血无情,独闯修罗炼狱,残忍将未婚妻做成人彘…… 可这样的他竟然被她吸引,两情相悦间猛然发现她比他还要薄情……

  • 步步惊心:魔君大人请饶命 叶贝壳 | 连载中

    腊月天的春城虽然没有下雪,天还是很冷,学堂里的司马煊正在写功课,一个面生的小太监急匆匆的跑来:“四王爷,大王爷请你去趟后花园,”

  • 拐个小偷当王妃 七月的雨 | 连载中

    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害姑奶奶!? 就不怕回去把对方的家底摸出来? 胆儿肥了?

  • 王爷好坏:爆宠渣妃 晴笑 | 完本

    有事虐别人,无事欺负她。 这是乖张邪肆、狂妄无比的睿亲王的日常! 陆笙以为重活一世,是要虐爆渣男,然后保护亲人平稳余生的。 殊不知,自从遇上自家未婚夫,画风就开始不对劲了。 她就想问问,这个嘴贱无比,恶劣程度举世无双的男人, 到底能不能要。 丝毫不怜香惜玉不说, 闲来无事就带她学习技能,美曰其名增加夫妻情趣。 三番两次表示她陆府伙食不好,嫌弃她胸小后, 还恬不知耻表示,“爱妃别自卑,你胸小所以你潜力大!” 她呵了个呵,可以退婚吗?

  • 鬼手毒妃:腹黑邪王偏要宠 炙火 | 完本

    渣男渣女设下阴谋,莫汐染错付一生,落得满门抄斩的结局,她含恨而死,重活一世,定要掀翻了这天,搅翻了这地,叫一干人渣统统灰飞烟灭! 医?她圣手天下! 毒?她无人睥睨! 家人由她守护,至于牛鬼蛇神,见一个杀一个,见一双灭一双。 回眸,竟发现某谦谦公子在看她,可为何这般腹黑霸道,手段超高? 他霸气的睥睨她,“小毒妇,从今往后,你的未来我负责.”

  • 宠妃当道:鬼王靠边站 舒华 | 完本

    苏小沫,现代首席外科医生,意外穿越,成了青岚国太医世家,爹不疼,娘不爱的嫡女 天资愚钝? 哼,她偏偏要成为家族首席医女! 姨娘庶妹谁都能欺负她? 好啊!她不介意用手术刀给她们上上课! 不过,这个男人是…… “本王受伤了……” “王爷,请问,您伤到了哪里?” “本王伤到了心,”号称鬼王的某王爷脸皮比城墙都厚,“请医女做本王王妃,方便日日夜夜,为本王疗伤!”

  • 妃你不渴:太子宠上瘾 九门大夫人 | 连载中

    她是新世纪的王者炼器师,炼就世上最坚韧的盾,却没能防住背后的小人。 一朝穿越,魂落废物私生女身上,灵脉损毁,武脉堵塞。 她最好的是运气,收集圣器不费吹灰之力。 他,朝阳国的病弱太子,为能升仙,借她圣器灵力。两人从此纠缠不清,误会不断。 鑫海国的监国王子,异族小王爷,上神,魔鬼,桃花纷纷,表白不断。她都视若无睹,想娶她?先得问过孩儿他爹同意不! 文艺版: 血药灵,断情长,不如远走见他乡。 圣器全,谁人怜,身负傲气爱未央。 ------------------------------------------------ 离离散散三年半,谁苦相思仙难炼。

  • 丑妃翻身:王爷慢点走 竹笙小哥哥 | 完本

    丑又怎样,照样活的恣意快活。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不当太子妃行不行 温泊雪 | 完本

    临原侯孟雲是整个泉州最富有的女人,这辈子她封官加爵,家财万贯,到最后却也是孑然一身。有人说她不喜男色,也有人说她一介商人重利薄情无人白头,殊不知,她只不过是在等一人罢了。春去秋来,花开花落,他说他会在城门口的梨花树下等她,可是这一等就是十多年,直到她闭上双眼也未曾见到他的身影。他是负了她吗?还是他已经不在了?一觉醒来,重生到当年落魄时,她势必要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