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当太子妃行不行 温泊雪 著
95.24万字 | 534482总点击

临原侯孟雲是整个泉州最富有的女人,这辈子她封官加爵,家财万贯,到最后却也是孑然一身。有人说她不喜男色,也有人说她一介商人重利薄情无人白头,殊不知,她只不过是在等一人罢了。春去秋来,花开花落,他说他会在城门口的梨花树下等她,可是这一等就是十多年,直到她闭上双眼也未曾见到他的身影。他是负了她吗?还是他已经不在了?一觉醒来,重生到当年落魄时,她势必要弄清楚。

最新章节
第四百四十五章 大结局
孟雲顿时回神,看向容成晔,又哭又笑道:“对,这辈子我还有你。” 她说着,侧身看向地上的玉如风,将自己身上的红色外袍缓缓给他盖上,说道:“玉如风,你我之间的恩怨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繁华落尽彼岸花 薄荷cat | 完本

    这个狠戾的皇上,到底是爱她,还是爱她的母亲?“嗤啦!”她的罗裙散去,雪白一片的肌肤映红了他嗜血的深眸。“知道怎么取悦一个帝王吗?还不快点过来!”他冷血地笑着,向她招手。明知道她的神色中,有着另一个人的身影,他却仍旧毫无迟疑地沉沦下去……

  • 冥婚王妃 乔真 | 完本

    陆云袖自小被寄宿在姑姑家中,备受煎熬。被自己姑姑设计要以冥婚的形式嫁入王爷府来还清姑姑一家人所欠下的债务,而她是不是从今以后以此芳华年,度了残余生?而就在入嫁当天,她作为一个未亡人,居然与“新郎”的长兄在圆房!这背后是有人指使还是另有其目的?

  • 医妃冲天:王爷轻点宠 纳兰安心 | 完本

    她,天小允,C市金牌医生,名流圈的第一情妇。 她,南宫允,相府低贱的庶女,大婚之日被悔婚,成为家族的耻辱。 穿越重生,她决定随心所欲地过活,再不让自己受委屈,挡我者死,害我者皆要付出代价! 前世从不相信什么爱情,男人对她来说,不过是生活的调味品,可偏偏遇上了他们…… 霸道王爷,权倾天下;冰兰公子,绝代风华;纨绔少爷,富甲一方。 一个有权,一个有才,一个有钱,究竟谁才是她的良人? 乱世红颜,以妾为媒。心绣江山,眸动天下。

  • 深宫娇宠:嫡枝为上 桑萝 | 完本

    楚如烟这一生过得软弱至极,夫君无情,姐姐进宫,全家命丧黄泉,被打入冷宫,最后还落得赐死的局面,她拿起御赐的毒药,一饮而尽。 重回豆蔻年华,她发誓,这一生,只为自己而活! 一盘无解棋局,一支惊鸿掌中舞,一封挚情家书...... 且看这将军府的小小庶女,谋天下,谋权力,谋命运! “九哥,你说我这一生有何意义?” “别人我不知,我......只为了遇见你。” 她只愿和他,生生世世都相随。他,就是她谋的这繁华盛世!

  • 重生之山河为媒 灰仓鼠 | 完本

    她,出身帝王家,是名满江湖的女暗卫,却因所谓“爱情”甘愿成为他人替身,被陷害,被打断手臂,失去孩子……终落得自尽的下场。 她,以美妙的声音为代价换得重生,凤凰涅槃…… “以此江山为媒,当娶白一珂为后。” “便是不嫁,这江山也终是我白一珂的。上辈子欠的,这辈子你早该奉还!”

  • 穿越王妃带球跑 桑梓 | 连载中

    一朝穿越,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要作为和亲公主出嫁?逃,必须得逃!可是谁能告诉她这位面冷心更冷的誉王大大是不是派来天生克她的?逢逃必被抓啊!“誉王大大,你就放过我好吗?我还得去找我孩子他爸……”男人露出一抹邪笑,“王妃,带着我的种,你要跑到哪里去?”

  • 十里红妆 一袖清风 | 完本

    将军他说要娶我,予我凤冠霞帔。 不曾想到头来,食了言。 「公主,是微臣食言,怀英死不足惜。」 「惟愿公主岁岁安康。」 后来城墙上他看我的最后一眼,似乎耗尽了毕生气力,我仿佛看见他翩然跌落,从此消失在天幕之中。

  • 邪帝缠宠:肥婆皇后要翻天 纸醉笔迷 | 完本

    穿越就穿越吧,为什么穿成一个大胖子!   这肥硕的身材到底是要闹哪样?   好在还有一个皇后的头衔,就算是胖,也不会有人嘲讽吧……...

  • 毒医狂妃狠嚣张 西风可可 | 完本

    她是21世纪的毒医圣手,名声赫赫,功绩累累,一穿越却惨遭退婚。退!染血退婚书已经写好了。 他是朝歌王朝的战神王爷,冷酷狠辣,对自己这桩婚事不满意很久了……狗屁!他恨不得立即将她娶回家生猴子。 她女扮男装,悬壶救世,桃花开了一朵又一朵。 好不容易娶回去了,来找她的人快把王府门槛踩烂了。 被晾晒的某王大怒:“来人,关门藏王妃,今日始王府谢绝迎客。” 华幽浅无语:“殿下,你脑子有病啊!” 玄九宸:“爱妃我是病了,快给本王瞧瞧什么时候有儿子…”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不当太子妃行不行 温泊雪 | 完本

    临原侯孟雲是整个泉州最富有的女人,这辈子她封官加爵,家财万贯,到最后却也是孑然一身。有人说她不喜男色,也有人说她一介商人重利薄情无人白头,殊不知,她只不过是在等一人罢了。春去秋来,花开花落,他说他会在城门口的梨花树下等她,可是这一等就是十多年,直到她闭上双眼也未曾见到他的身影。他是负了她吗?还是他已经不在了?一觉醒来,重生到当年落魄时,她势必要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