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当太子妃行不行 温泊雪 著
95.24万字 | 486811总点击

临原侯孟雲是整个泉州最富有的女人,这辈子她封官加爵,家财万贯,到最后却也是孑然一身。有人说她不喜男色,也有人说她一介商人重利薄情无人白头,殊不知,她只不过是在等一人罢了。春去秋来,花开花落,他说他会在城门口的梨花树下等她,可是这一等就是十多年,直到她闭上双眼也未曾见到他的身影。他是负了她吗?还是他已经不在了?一觉醒来,重生到当年落魄时,她势必要弄清楚。

最新章节
第四百四十五章 大结局
孟雲顿时回神,看向容成晔,又哭又笑道:“对,这辈子我还有你。” 她说着,侧身看向地上的玉如风,将自己身上的红色外袍缓缓给他盖上,说道:“玉如风,你我之间的恩怨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裙下君王:虐妃要小心 今溪 | 完本

    只因长相酷似他的皇后,她便被这大越王朝的皇帝囚禁宫中,日夜索取,甚至强迫她爱上他,因为他的宠幸,给她带来了一系列的灾难,后宫嫔妃发难,连王爷都要来索取她的身体,最后证明她只不过是他的棋子……恶魔皇帝,总有一天要你拜倒在裙下。

  • 八岁小妖后 瑟瑟的 | 完本

    八岁的她重生成为妖后,十八岁的身体,住着一个八岁的小孩,一心想要嫁给别人,可是别人跟她说你不能再结婚了,有个男人却对她说,我娶你,呜,爸爸他对我好好,我要嫁给他……

  • 冷王御宠霸道王妃太流氓 果果苏 | 完本

    于漾不仅穿越了,还不小心穿越到了一只蛇王身边……

  • 人鱼传说:邪魅殿下不纳妃 另一只鞋子呢 | 完本

    一段孽情,把她从倾国倾城的人鱼公主,变成半脸鱼鳞的半妖丑女; 一个错吻,让她重拾天姿国色,却丢了初心; 爱上他,是上一辈的孽缘恶果,还是命运跟他们开的玩笑? 被他爱上,是在生死情仇的折磨中,被他圈宠为牢? 邪魅殿下不纳妃,弱水三千搂入怀,独缺一瓢饮……

  • 嫡女二嫁后想开了 红茶娘子 | 完本

    罗秋容的一生都是一个笑话。 她从小就被才貌双全嫡女姐姐的光环压得抬不起头。 就连嫁人,起因也是姐姐对夫婿的一句玩笑话—— “既然我嫁过一次,那么你想娶我,就必须也娶一回才行!” 于是,她成了这对才子佳人结合的踏脚石,连死都不能入夫家祖坟。 重活一世,她决心远离一切! 然而,凭空杀过来一个混世魔王小侯爷。 他搅乱她的布局、败坏她的名声,生生把她拖入一个更大的深渊。 最终他还死死攥着她的手不放—— 落在我手里,你这辈子就别想走!我下十八层地狱也得拉着你!

  • 我与丞相共枕眠 山溪清 | 完本

    前世,她原是尊贵的长公主,嫁给徐亦洲后,又成为了京城里的贵女名媛都顶顶羡慕的丞相夫人。宋嫣就这样在徐亦洲给她编织的美梦里乐不思蜀。山河换代之际,他投奔新主,为表忠心,一尺白绫赐予她。 这一世,她宁愿违抗皇命也不愿再嫁他,孰知他竟步步紧逼,不惜代价将她娶回家。 “娘子,为夫替你更衣啊~”他步步紧逼。 宋嫣身着喜服,面如雪,点绛唇,绝艳芳华,“你滚开!” 那人却仍是嬉皮笑脸不为所动:“娘子别生气,为夫这就来伺候你。”

  • 萌妃当道:邪王轻点宠 木萧萧 | 连载中

    原本正在追踪嫌疑犯,醒过来之后却变成了一个陌生时代的庶女,面对嫡姐和嫡母的欺压,她的运气好到爆表,先是帅的惨绝人寰的王爷上门来提亲,嫁了皇城人人羡慕的少年将军,也是太后的幼子,享受了一把这泼天的荣华富贵,这还不算,直到跟着这帅气的夫君执掌天下,才真正体会到了原来人跟人就是这么不同啊,本姑娘的运气是与生俱来的。

  • 六皇子为了娶我,篡位了 濯水清浅 | 连载中

    【甜宠+青梅竹马+偏执+虐渣】 为了娶到爹不疼娘不爱的小陆离, 六皇子费了好大的心思。 陆离被欺负?他英雄救美! 陆离被惦记?他削了情敌! 直到,准丈母娘跑来棒打鸳鸯:陆离不可能嫁给你,我家女儿只嫁太子! 直到,父皇也冷酷无情:皇位重要还是陆离重要?想要陆离,那就别想要皇位。 六皇子冷笑:陆离是我的,皇位也是我的。 你不赐婚,我就干掉太子,抢了皇位,娶陆离!

  • 我和我的面首大人 享幽珥 | 完本

    我穿进了一本古言强制爱虐文里。 从一个身强体健的女保镖,变成了一个病娇公主。 这位公主,府宅里豢养众多面首,却独宠一人。 她是真宠啊!又是囚禁又是侮辱,最后惨死那人之手。 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不当太子妃行不行 温泊雪 | 完本

    临原侯孟雲是整个泉州最富有的女人,这辈子她封官加爵,家财万贯,到最后却也是孑然一身。有人说她不喜男色,也有人说她一介商人重利薄情无人白头,殊不知,她只不过是在等一人罢了。春去秋来,花开花落,他说他会在城门口的梨花树下等她,可是这一等就是十多年,直到她闭上双眼也未曾见到他的身影。他是负了她吗?还是他已经不在了?一觉醒来,重生到当年落魄时,她势必要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