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你走过山川河流 川流 著
6.68万字 | 14022总点击
连载 签约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沈棠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倒霉的事,就是遇见蒋纪年。
为了他,她亲手葬送了自己前半生。
当她从轮椅上站起来那一刻,美得多么惊人。
沈棠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蒋纪年。
她逃了,他又追。
“蒋纪年,我们断了!”
“不,儿子不允许。”
“……”
“蒋纪年,我们真的断了。”
“不,女儿也不允许。”
“……”
“蒋纪年!”
“还想生个龙凤胎?”
“……”
他有多傲娇,不堪一击好不好?

最新章节
第33章 多艰巨的任务
“名义上?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实际上并没有受到首席的待遇?”三人中看着最年轻意气风发的陈经理有些惊讶的问。 来的这几个都是在圈子里摸爬滚打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傲娇总裁放过我 化身孤岛的蓝鲸 | 完本

    她是九死一生的天涯孤女,失忆后莫名成为顾家大少的新婚妻子,被丈夫丢在伦敦五年不管不问。 回国后的第一天,她先被劫财,又遭陌生男人占有。 青梅竹马的老公,在外面拥女人无数,她不过是个挂名太太,活在他精心编造多年的谎言里。 昔日旧爱恨她入骨,处心积虑,步步紧逼。 被丈夫赶出来的那一刻,门外大雨倾盆,她跌倒在湿滑的青石板路上。 “你就是他们顾家的生子工具!养你五年都没有生个一儿半女,你还有什么脸再待下去?” ……

  • 名门宠婚:权少撩妻上瘾! 裳子惠 | 完本

    被军界、政界、商界争抢的宠儿欧远宸,如今却被一个丫头扑倒:“躺好,摆好姿势,不许乱动。”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可他还没来得及报复,这丫头却说:“大叔,结婚不,我怀孕了。” “你要是不跟我结婚,我就告你行为不检。”欧远宸皱眉闷声道:“当初你饥渴的把我扑倒,占我便宜,吃我豆腐,现在不会拍拍屁股走人吧?” 这丫头却说:“看你表现啦!“

  • 首席爹地饶了我 贺允 | 完本

    她才十七岁,本来是件高兴的事情,因为可以得到钱,可她却忍着难以启齿的羞辱成了一名代孕妈妈,世事无常,当她遇到自己真命天子的那刻,她眯着眼:“这位先生,你好眼熟?”

  • 老公,不约 桐桐桐 | 连载中

    原本以为嫁给了爱情的沈乐颜没想到在婚礼上竟然被劈腿,小三竟然还是自己的妹妹。她慌乱逃婚,却又碰到了历南璟,从此后与他纠缠不休,可终究只是他用钱买回来的女人。她告诫自己认清现实,却越陷越深,可直到多年后她才发现,原来一切不过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 落跑妈咪:大亨的小逃妻 大虾米 | 完本

      飞机,已在缓缓降落,落在这个他曾经很熟悉的国家。   很久,平稳的滑翔了半分钟,在机场稳稳停住。   男子的眼眸越加的深邃,看不出半点情绪。半晌,他收回目光,优雅的起身。   机舱适时打开,机舱外两旁,有序的排着两条黑衣人长龙。   “蓝少爷,欢迎回国!”蓝氏管家蓝龙恭谨的进舱来,看到男子,眼眸里流出些许欣慰。

  • 假戏成婚:总裁的暴力千金 似雪无痕 | 完本

    刚开始凌夏以为他是个徒有虚表的衣冠禽兽,在一次狠狠地教训之后,她丢了工作。凌夏拉着旅行箱两眼有些迷茫地走着,过了许久,凌夏感觉到自己眼前的一抹光影,她抬起头,看见他那张可恶的脸,正想绕道走开。 “如果你不跟我合作,我会让你在S城找不到工作!”洛夜一口带着威胁的口气说着。 凌夏抿着嘴,嘴角边露出一抹讥笑,像是在听一个笑话,似乎又有些哭笑不得。 她恨不得找个机会狠狠地报复她,想到报复,她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她抬起头,“好,我答应你。”

  • 你若攻陷,我必沦陷 薄荷姐 | 完本

    一夜旖旎,席凉琛记住了水星辰。 “女人,你要知道,上了我的床,生生世世就是我的人。”席凉琛一脸玩味。 “别说话,吻我。”一双玉璧已经呢喃间勾上了他的颈。

  • 你欠我天长地久 阿布 | 完本

    苏悦晴为了钱离开了最爱的男人,却在最狼狈的时候,又遇到了他。 为了一颗卵子,他将她亲手推向地狱……

  • 她来自地狱 茶茶 | 完本

    林晚青用三年都没能捂热顾霆琛的心,撞破那些不堪后,她毅然选择放手。 递上一纸离婚书:“既然不爱,就离婚吧。” 没想到离婚后肚子里多了块肉。 前夫撞见她产检后,直接长腿一跨,把人堵在洗手间。 “谁的?” “放心,肯定不是顾先生你的。”林晚青淡淡一笑。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背你走过山川河流 川流 | 连载中

    沈棠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倒霉的事,就是遇见蒋纪年。 为了他,她亲手葬送了自己前半生。 当她从轮椅上站起来那一刻,美得多么惊人。 沈棠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蒋纪年。 她逃了,他又追。 “蒋纪年,我们断了!” “不,儿子不允许。” “……” “蒋纪年,我们真的断了。” “不,女儿也不允许。” “……” “蒋纪年!” “还想生个龙凤胎?” “……” 他有多傲娇,不堪一击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