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大佬宠坏了 苏洛洛 著
22.25万字 | 33458总点击

渣男友为了钱和便宜姐姐订婚了,怎么办?

那就睡了他的叔叔,让渣男贱女跪地喊婶婶!

为此,她对渣男年轻帅气又多金的叔叔狂撩不止,势要坐稳婶婶的位置。

直到某一天,渣男对着【叔叔】的下属喊了声:叔叔……

程灿灿的世界裂开了!她撩!错!人!了

“老娘要离婚!必须离!”

陆辰野:“晚了,撩了就要负责的,夫人。”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穿书后恶毒女配从良了 三斤 | 完本

    她穿书而来变成了第一恶毒女配赵情深,生来就是为了衬托女主的圣洁高雅。后来,一怒之下,赵情深不干了,你们爱谁谁,老子要为自己而活! 原女主对女配说:“我们以后和平相处吧!” 女配:……“老子有钱有势,就偏要和你对着干!” 女配对男配说:“以后跟着我一起为非作歹吧!”

  • 天才萌宝:爹地轻点妈咪疼 喜格格 | 完本

    五年前,她偷心爱男人的种子,萌宝出生,一次酒后乱性,她失身于很帅的陌生男银……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成了她的顶头上司。他日夜变着法的强迫她,却不想萌宝小手指着男人:“你最好离她远一点,这是本宝宝的女人!”男人心惊,只因这小萌宝的五官,竟与他如出一辙……真相?

  • 总裁在上,女佣在下 猫咪不舍 | 完本

    无比奢侈豪华的五星级高级酒店,专属于总裁冷凌傲的VIP贵宾房间里。一张散发着欧式风格的豪华大床上,两具裸的身体,紧紧的纠缠在一起,激烈的来回翻滚着。时不时的,还会听到女人那愉悦的呻吟声,与男人那发泄的低吼声。

  • 代孕迷情:总裁诱爱小娇妻 舞涩 | 连载中

    在豆蔻一样的年华里,她选择给陌生人做了代孕妈妈,一夜涟漪。 神秘男人把她抵在墙角,欺身而上“你在紧张?” “疼吗?” what?她只是答应做代孕,为什么还要负责回答这么多的问题?! 数月后,她才苦逼得知居然一炮三响?抱了三! 我策,大金主,你猛! 多年后,她抱着当年私自带走的两个天才萌宝归来,不为别的,她要把三宝凑到一块打麻将! 谁知落单的萌宝找来了,顺带还招来了当年神秘的恶魔,要把她跟三个萌宝都收了! 从此卧室两人么么哒,外面萌宝喳喳喳!!!

  • 我用余生偿你情深至极 关思玟 | 完本

    “听说你从不出台?”男人轻蔑的声音在我身后冷冷响起。 我淡定自若,穿好衣服,高傲的像是女王。 “没错,所以这钱是我给你的嫖资。” 他右眼下的一颗泪痣支撑我凄苦人生。 再次相逢他是A市首富,而我却早已沦落成风尘女。 他是我记忆中难以磨灭的印记,而我却从来不知道我竟然是他爱情的信仰。 只是残酷的现实是否允许我实现卑微的愿望? 铅华洗尽,我还能不能重回过去? 如若此生不能相伴,那我便用余生在记忆中偿你情深至极……

  • 步步惊婚:娇妻请上位 胖头鲶 | 连载中

    “如果我是禽兽,你是被禽兽上的,那你又是什么?”顾亦珩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禽兽不如吗?” “你……”靳墨讥笑一声,“顾总还真的是好精力,我累了,我想睡了。” “上次去医院做检查,你排卵期就在这几天,所以,这几天你都别再沾酒了,尽快怀孕,给我生个儿子。”顾亦珩想到了今天顾天涯说的话,“我们再来一回。” 泥媒的…… 靳墨在心里吐槽一句,“不是……唔……” 剩下的话,都被顾亦珩堵在了吻里。 她想要问的是,是谁跟他说,排卵期多做几次可能性就大的,她还记得以前好像是在电脑上面看到,说是为了确保精、子的质量都不能这么频繁的进行房事,可是,他现在可不止是频繁了,他现在都差不多算是晚上几乎都躺在床上做这一档子事了。

  • 老公,不约 桐桐桐 | 连载中

    原本以为嫁给了爱情的沈乐颜没想到在婚礼上竟然被劈腿,小三竟然还是自己的妹妹。她慌乱逃婚,却又碰到了历南璟,从此后与他纠缠不休,可终究只是他用钱买回来的女人。她告诫自己认清现实,却越陷越深,可直到多年后她才发现,原来一切不过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 娇妻难驯:总裁请坚持 小优秀 | 连载中

    被人英雄救美,她鬼使神差地说:“我嫁给你来感谢你!” 然后就被某商圈大佬拉到了民政局…… 当晚,沐倾歌苦着脸,怒道:“老公,你够了!” 他黑眸微闪,一脸不餍足:“一次哪里够……”

  • 爱你所以守护你 无敌小豆丁 | 完本

    被囚禁在两个世界的连接处。这里除了无边无尽的黑暗就只有那些悬浮在空中的魂魄。我不记得来这里有多久了,似乎是很久很久了,可不管如何挣扎我始终无法走出这里,杀生丸,你在哪里?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情殇不知深 青鸾公子 | 完本

    “我从哪里来?” “我为什么在这里?” “我是谁?“ “你又是谁?” “为什么你看上去那么熟悉?” “告诉我一切。”

  • 你是人间惊鸿客 晴晓柒 | 完本

    她做了二十六年的女人,有些做够了做厌了。 她这二十六年女人做得非常不舒畅, 所以她心里始终含着一种怨,但就是不知道该怨谁。

  • 王妃又跑了 追月喵仙 | 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