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台坠 好运来 著
1.09万字 | 272总点击

皇帝为贵妃建了一座高台,只为博美人一笑,两人恩爱成为一段佳话。
我非贵妃,也和皇帝素不相识。
我的哥哥是当地有名的匠师,被朝廷征用,却死于高台下。
只因贵妃与皇帝置气,看到哥哥那张脸随后赌气夸赞了一句。
次年,高台建成,我上前献舞,从此宫里多了一位嫔妃。

最新章节
第2章第二章
7. 两日后,我到了太后口中的梅林. 正值寒冬,花影绰绰,这里的梅树虽然不像御花园内的精心修剪。但别有一股野蛮生长的自由。 四周荒芜。并不像皇帝会来的地方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邪王嗜宠:萌妃太嚣张 佳人笑 | 连载中

    前世,她含恨死在脏乞丐的身下,侮辱,绝望,含恨而终!在世,她把所有恶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贱人,得用开水烫,渣男,得拉去做太监,恶鬼,得喂狗!美男,得好好宠幸!

  • 绝世宠妃:王爷请自重 暗夜 | 完本

    天呐,她竟然……穿越了! 这简直是林语冰遇到最狗血的事情!不仅穿越,还穿越成不受宠的王妃,任人欺压。 她林语冰可不是吃素的,且看她如何收服王爷,翻身农奴把歌唱!

  • 种田之后皇上咸鱼了 四月 | 完本

    她本是金枝玉叶,因信物被偷,最后落得个被软禁郁郁而终的下场。 她本是21世纪的大学生,穿书而来,只为女主讨回公道,没事虐虐极品婆家人,挤兑挤兑道貌岸然的秀才公,顺便训训那个一味愚孝的便宜相公。 某帝王:愿以江山为聘,换你一世深情。 林子月:要你江山何用,不如种田发家来得自由自在。 这是一个不爱江山爱美人,极品帝后只爱种田奔小康的爱情故事......

  • 纤纤玉指画君心 亦姎卿卿 | 完本

    一个现代的女厨子一枚,被亲生父亲推下楼,一朝穿越成村姑。人家穿越有金手指,有美男,而她顾云柔,什么都没有,穷得饭都吃不上,有爹没娘就算了,女子为尊男生子又是什么鬼? 家徒四壁,小妹年幼,无人敢嫁她顾云柔,只因她穷,养家的责任全都扛在顾云柔一个人的身上。 无所畏惧,且看顾云柔如何逆袭人生,改变命运。 【本文乃女尊种田文】

  • 极品娘子要休夫 夏初浅 | 完本

    日日谣传不久将于人世病秧子却占了枫城四少的名额,不但娶了将军的女儿,还和皇帝做把兄弟,不过,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这场豪门风云的开始! 洞房花烛她穿越而来,莫名其妙成了他的妻子,日日想着怎么休夫,却无意中陷入这场豪门阴谋中……

  • 农家福宝三岁半 糯米团 | 完本

    小福宝被亲爹丢弃在冰天雪地里,后娘大骂她是克星。 何老太心疼孙女,顶着压力带回家养。 自打何老太带回小福宝后,何家就开始走好远了,福气满满,成为了村子里人人羡慕的有福人家,小福宝也成了老何家的团宠。 司徒家的秀才儿子是怎么回事?天天送好东西给她。 女主男主女配穿越重生,任凭女配百般诡计,我凭自身好运,气死你没商量。

  • 农门悍妇,皇妃又去种田 普多 | 连载中

    21世纪的私人保镖李玉锦穿越了,从此开启一段打脸虐渣的彪悍人生。 尖酸刻薄的奶奶?泼辣狠毒的婶婶?贪图便宜的小姑?那都不在话下! 面对这些极品亲戚,她的解决方法就是以暴制暴。 当然,最重要的自然是那发家致富,从此吃吃喝喝,玩玩乐乐,走上人生巅峰! 只是,当时为了逃脱魔爪,借此救下的假夫君,您咋还蹭鼻子上脸了呢? 啊啊啊!放开那个皇子让我来!我可以! ! !

  • 他从宋朝来 但为君故 | 连载中

    宣统二年,长兴街上新搬来的赵家出了大风头,京城的达官贵人争相结交,一则是为了赵老太爷做过咸丰帝师,二则则是赵家泼天的富贵家业。 如今的赵家落在了留过洋的赵明章手中,世人溜须拍马,可只有与赵老太爷打过交道的白家心中颤栗,为着那与赵老太爷如出一辙的容貌,为着传闻中小赵少爷四处收集美人图然后烧了的怪癖,还为着作为小赵少爷同学的白家嫡孙女白采薇,发现了赵明章不能触碰活物,和书房藏着的与他神似的宋代亲王画像—— 他,赵明章,到底是人是鬼?

  • 六皇子为了娶我,篡位了 濯水清浅 | 完本

    【甜宠+青梅竹马+偏执+虐渣】 为了娶到爹不疼娘不爱的小陆离, 六皇子费了好大的心思。 陆离被欺负?他英雄救美! 陆离被惦记?他削了情敌! 直到,准丈母娘跑来棒打鸳鸯:陆离不可能嫁给你,我家女儿只嫁太子! 直到,父皇也冷酷无情:皇位重要还是陆离重要?想要陆离,那就别想要皇位。 六皇子冷笑:陆离是我的,皇位也是我的。 你不赐婚,我就干掉太子,抢了皇位,娶陆离!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高台坠 好运来 | 完本

    皇帝为贵妃建了一座高台,只为博美人一笑,两人恩爱成为一段佳话。 我非贵妃,也和皇帝素不相识。 我的哥哥是当地有名的匠师,被朝廷征用,却死于高台下。 只因贵妃与皇帝置气,看到哥哥那张脸随后赌气夸赞了一句。 次年,高台建成,我上前献舞,从此宫里多了一位嫔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