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战魂师 十月清歌 著
95.66万字 | 36683总点击

睡的好好的却不曾想居然穿越了!还穿越到一个快饿死的乞丐身上?! 手中只有一把破剑和一个毒舌的剑魂,不过拜他所赐他也大概了解这个世界,于是她决定找一个高手对自己产生兴趣,来保护自己。谁知道这个所谓的高手的身份越来越扑朔迷离,他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保护自己?...

最新章节
315大结局
虫龙族最后一个幸存者死亡了。 灵漓站起来,咬紧牙齿,双拳死死捏着,“饕餮,我跟你没完!” 莫渊垂手在她身后,与她同样望着远处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死神见习师 十月清歌 | 完本

    从小双眼就能看到鬼怪的她,由于体制的特殊,居然是群鬼捕猎的目标。在她两次遇到危机的时候,都是一个自称死神的人挡在他面前,替她化解危机 而这黑袍血镰的死神居然是世界排名前四的富豪大财团的少爷,这个所谓的贵少爷到底对自己有着怎样的感情?

  • 妖王重生之王妃太嚣张 薄荷cat | 完本

    她被狮王带回妖界吃光抹净,却无处诉冤,谁让她有眼无珠,把狮王当成了小猫,想要贱卖掉。得罪了妖王的代价那就是被人家强掳走,成为他的专属女人,还要负责给他生下一堆不人不妖的小狮子?呜--她可不可以有后悔药吃?咦?谁说生了小狮子的女人没有魅力?你瞧,这不是还有位仙尊想要勾引她出墙吗?

  • 四宝联萌:战神娘亲要逆天 莳野 | 连载中

    她是翼族下一任族长,却被渣妹设计! 所幸因祸得福,封印解除,上古战神毕方觉醒! 四百年后,她携萌宝归来!纵横六界,无人能敌! 手打贱男,脚踹恶女,统统过来受死! 本文1v1,结局he,请各位小可爱放心食用。

  • 风雪银行 倦鸟偷欢 | 连载中

    [千年老妖女VS腹黑狼狗] 女主炸,男主帅,身份多重,套路多 主要人物:乔风音,申诉杰 简介:乔风音一心搞事业,申诉杰一心只想谈恋爱。 乔风音:“你是我前途上的绊脚石。” 申诉杰:“你前途似锦,可否带我一起飞黄腾达?” 乔风音:...... 身份揭穿后。 申诉杰:“抱歉,忘了告诉你,我也是一名大佬。” 乔风音:“抱歉,我只认识申诉杰,不认识你。” 他一哭二闹三上吊,试图挽留。岂料女人早已猜到他会来,还特意给他准备了很多整蛊人的惩罚,比如苦瓜汁,柠檬汁,盐水......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欺骗她。

  • 四维当铺 寒七 | 连载中

    一个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在一次失业以后应聘了一个当铺掌柜的职位,谁知这个当铺典当的并不止世间的金银,这里有超凡的天赋,绝世的剑术,可以变成满头金发的半人猿血统……一切应有尽有!

  • 都市寻龙 含叶 | 连载中

    五岳擎天,破入洪荒;天地之间,正气长存。 一场正与邪的较量,一份爱与恨的痴怨;一把天子剑,争夺了数千年,从古代到现代。 古画犹梦,画中的女子究竟为何方神圣。 看一个平凡的少年如何成为玄皇后人。 现代都市的明争暗斗,却牵扯出秦始皇几千年的秘密。 洪荒之门,是通往过去未来的大门……

  • 老弟,赶尸呢? 冬未雪 | 连载中

    我叫吴七冷,是赶尸世家最后一个继承人。 二十岁之前,我一直以普通人的身份活着,对自己的家族往事一无所知。 直到,发生了那件恐怖的事…… 此后,我的人生被彻底改写,再也回不去。

  • 我当阴阳先生那些年 官昊英 | 连载中

    世界上一直都有各种各样的灵异事件,我接下来要说的,便是真实发生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火城L市,一个叫林家坎的村子发生的诡异事件。

  • 银河哨兵 玉飞 | 连载中

    在一个充满诡异的星海时代,一个拥有超过全人类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的智力的哨兵诞生了…… 他叫楚河,一个刚被女友抛弃的废物。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绝色战魂师 十月清歌 | 完本

    睡的好好的却不曾想居然穿越了!还穿越到一个快饿死的乞丐身上?! 手中只有一把破剑和一个毒舌的剑魂,不过拜他所赐他也大概了解这个世界,于是她决定找一个高手对自己产生兴趣,来保护自己。谁知道这个所谓的高手的身份越来越扑朔迷离,他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保护自己?

  • 鬼面煞妃 十月清歌 | 完本

    从谈虎变色的黑客帝国到体弱多病的濒死王妃,她穿越了!在她重生有独有的计谋帮助自己国家天痕国战胜了强于数倍的魔烈国之后,魔烈国不甘心的回袭,天痕国交出她为囚徒。在魔烈国的百般折磨之后,她暗自发誓:“要么你现在杀了我,否则他日,我逃出去魔烈国必然亡!”

  • 爱你入骨:小妻别闹了 十月清歌 | 完本

    所有人都知道,唐大总裁对她的宠爱,简直到了骨子里。六年前就不惜使用卑劣的手段把她占有,六年后,更是纠纠纠缠缠缠,没完没了。“小妻,乖乖躺好,别闹了。再闹下去,受累的可就是你喽。”呜呜,你们都被骗了!他这哪里是宠她,明明就是让她生不如死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