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膳娘子御夫记 蓝白 著
51.76万字 | 402748总点击

穿越被迫嫁给傻子?
药膳在手,岂能任人摆布!
爹不疼娘没有,后娘千方百计想卖她?
统统让你们有来无回!
药膳食补,怎就对这个傻子无效?
“娘子带我玩游戏?”
“不玩!”某女瞪着踏上撩人的某傻夫。
“昨天你还要玩!前天也是!大前天也是!今天又不准,一会又要……”
“停!”某女无语问苍天。
长夜慢慢,余生唯此。...

最新章节
第二百五十五章 结局
木锦的药铺虽然开了一段时间,可到底是针对普通百姓的过多,真正的大户人家都是有府医坐诊的,因此这些京都权贵女眷见过木锦的还真是少之又少。 余志明心里惊讶,却是面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腹黑相公刁蛮妻 薄荷cat | 完本

    梅雪,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假小子,为了救暗恋的男孩,不慎跌入河中,本以为生命到此为止了,醒来才发现来到了阎王殿中,惹怒阎王,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变成了为老头子冲喜的十三姨太,OMG,不过,没关系,虽然相公是一个老头子,但是可以偶尔调戏一下大夫人的儿子,还有活春宫可以看,唉,这个演活春宫的男人为什么老是缠着我,不就是看了一次现场吗,呜~~~~救命啊!

  • 王爷,别乱来! 一炮而红 | 连载中

    白玉新,精通摸骨相术,擅长医毒暗杀,是二十一世纪令人闻风丧胆的黑道女王…… 一朝意外身亡,她穿越到一个废物身上! 家族?公会?一朝天翻地覆。看她一袭红衣,步步为营: “这样,可对得起我妖物之名?!” 被人下药?却惹上了一枚妖孽腹黑男!他黑衣白发,云谲波诡:“娘子,让为夫为你除掉这碍眼之人!”

  • 医妃嫁到:王爷束手就擒 喵小月 | 完本

    前世苏云芙是战地医院的军医,却意外一朝穿越成了苏家的废柴六小姐,这还不算是意外,嫡姐和嫡母暗中陷害,废柴的她被嫡姐带了一顶大绿帽,她不在意。可是当皇上的圣旨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才知道她居然还有个傲娇的未婚夫,还是个王爷但是传闻好像说他不举,她无奈,婚礼也择日完成了。但是某王爷却是一脸不满足的看着苏云芙:本王的王妃,你何时给本王生个小王爷呢?苏云芙看着某王爷的那儿笑了:王爷,不是臣妾不想生而是您那儿不举臣妾能怎样?闻言某王爷气炸了。

  • 天价王妃 寒敲白玉 | 完本

    他娶她为正妃,大婚当天却闹得鸡飞狗跳,夜里又让她独守空房。 “在你愿意之前,我绝不碰你!”那夜,她却成为他发泄的解药。 发现怀孕,她却是瞒着不说! 醉酒之后,“陈少轩,我助你夺回江山,你还我自由!” 诬陷、杀伐、一夜之间,王府化为火海,妾侍、美姬散了大半。 重返封地,一切我陪你东山再起…… 他却无赖,欢愉过后,迷糊中耳边悠悠传来:“苏媛,江山我要,你,我也要!”

  • 成为将军的白月光后 卫莞 | 完本

    世人皆知穆府的表小姐是将来穆府的女主人,但世人不知,这位表小姐在于穆府大少爷定亲前曾经有过一门亲事,只是那未婚夫战死沙场了。直到多年后,那位未婚夫找上门来。

  • 妃来横祸:王爷请保重 纳兰安心 | 完本

    她是澳门赌王的女儿,C市的夜店小野猫,男人是她的生活必需品。 莫名其妙穿了越,稀里糊涂嫁了人,她每天忙着跟自家王爷斗智斗勇。 赌坊不让进;青楼不让逛;军营不让闯;皇宫不让闹……那还活着干嘛! 她最大的乐趣就是给他纳妾行房,并且教他各种床笫之道,点评他的姿势。 夜夜缠绵,在他陷得最深之时,她毫不留情地在他胸口插上一把刀子…… 杜祈佑,当年,你娘就是用这柄匕首害死的我爹,血债就要血偿!

  • 弃妃侦探:翻身把歌唱 子归 | 完本

    乔府的二小姐突然诈尸了? 整个乔府登时掀起了腥风血雨……乔言曦活了过来,而且活得更加凶残!

  • 极品娘子要休夫 夏初浅 | 完本

    日日谣传不久将于人世病秧子却占了枫城四少的名额,不但娶了将军的女儿,还和皇帝做把兄弟,不过,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这场豪门风云的开始! 洞房花烛她穿越而来,莫名其妙成了他的妻子,日日想着怎么休夫,却无意中陷入这场豪门阴谋中……

  • 战神狂妃 白云卿卿 | 连载中

    她是现代第一传奇女特工,一朝穿越,穿成一个废材,被诬蔑和渣男有染,还被活活打死! 再睁眼,锋芒毕露,绝代风华,她已经不再是那个任人欺打辱骂的对象! 她王者归来,渣男未婚夫可以不要,家族也可以不回,没有灭不掉对手,只有不利落的手脚!岂料却惹上了邪魅嗜血的他。 新婚之夜,她翻身坐在他的身体上,“想洞房?打赢我再说!” 他邪魅的勾唇一笑,“那就试试看!”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2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药膳娘子御夫记 蓝白 | 连载中

    穿越被迫嫁给傻子? 药膳在手,岂能任人摆布! 爹不疼娘没有,后娘千方百计想卖她? 统统让你们有来无回! 药膳食补,怎就对这个傻子无效? “娘子带我玩游戏?” “不玩!”某女瞪着踏上撩人的某傻夫。 “昨天你还要玩!前天也是!大前天也是!今天又不准,一会又要……” “停!”某女无语问苍天。 长夜慢慢,余生唯此。